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你们等了快两年的《长安十二时辰》,我四个月前就看了

你们等了快两年的《长安十二时辰》,我四个月前就看了

时间:2019-07-01 16:28 来源:时锟叫帮拷莎

作为近期倍受期待的国剧之一,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的关注度显然位列Top级,但开播却是最为低调的。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不仅优酷上线的消息全靠一众原著粉和演员粉奔走相告,更是一下就上线了12集,占到了25集的将近一半……

而以上不按套路出牌,非但没有为剧集的热度减分,还因为第一集开篇的一镜到底冲上了热搜: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唐代诗人祖咏笔下雪后的长安城,被用来描摹画面中天宝三年上元节的清晨最为合适不过。

 

即便还没到暮时,透着演员呼吸出的白气也依稀能感受到正月里清冷的空气。

伴着朱楼之上盛妆弹奏着的李白新诗《清平乐》的琵琶声,一幅浓艳又市井的盛唐图卷徐徐揭开。

光画面“好看”就完事儿了?

 

一口气追完12集的芭姐的回答是:确实“好看”又经看。

 

目前光豆瓣就有近5万名观众给《长安十二时辰》打出了8.7分的高分。

甚至有自媒体说看这部剧,需要把播放器调到0.5倍速…… 这让看国产剧一向习惯1.5倍速、两倍速的观听起来有些故作夸张的意味。

 

但看过的观众,则不难理解:

 

从外在的置景、服化道和唐风礼仪上,大到高度还原了长安城的108坊:

 

靖安司所在的光德坊、圣人所在的兴庆宫以及被称作妓女和侠士聚集地的平康坊,都能通过台词以及张小敬的“捕狼”足迹在坊图上能够精确的对应位置;

随手截一张图,便是明信片质感。

小到男人的胡须、头饰,街头花车斗彩女艺人的发型,皆有其对应唐时期的古画和泥塑版本。

《牧马图)唐·韩干

更不必说,这几天引起了广泛讨论度的叉手礼

 

还有网友整理出了已更新剧集的武器图鉴,那些弹幕中一直嚷嚷着“崔旅帅”手持的两个铁锤到底是个啥的,应该可以找到答案啦~

《长安》便这样肉眼可见地把普遍灌水的国剧上升到了一个层次。

 

除了唐文化和国风美学,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的另一个关键词是悬疑,这也是为什么它需要0.5倍速去看的主要原因

一群来历不明的狼卫和他们被袭后在逃的首领、一位朝廷暗桩和年迈官员的惨死、一场十二时辰内即将降临的末世火劫;

让这个看似“熙攘繁盛、光耀万年”的伟大城市长安也露出了它藏污纳秽的一面。

 

而在山雨欲来的盛世倾覆之前,在上元节这个全民狂欢、聚众作乱的良机,高度浓缩的12时辰内,《长安》也将各方的矛盾和冲突进行了高度集中。

一边是易烊千玺饰演的六世高门贵族子李必,7岁与张九龄称友、9岁与太子交,23岁掌管靖安司;

 

他待人坦诚、待师恭敬;

 

一心修学道法的他本该做闲云野鹤,却为何坚持选择执掌一城情报中心这样的官场权利漩涡?

 

真的是为了将来和朋友圈一样闪闪发光的仕途吗?

 

而另一边是让长安百姓听名字就闻风丧胆的“五尊阎罗”张小敬(雷佳音饰)。他出身行伍,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

黑白两道处处都有他的暗桩。

 

为了给昔日战友出头,张小敬身负34条人命,从张帅变成了过一天少一天的死囚犯。

而这位弑杀长官的“活阎王”又是靠什么被“大案椟术”选中、成为救长安于倾覆之间的靖安都尉呢?

 

望楼的鼓点在起到传递消息的作用的同时,也让加重了时间流逝对于观众的感官刺激。

即便是那场美到让人心颤的许鹤子街头斗彩,皆因旅贲军故意拖延支援张小敬的时间,让人气到无心欣赏。

 

上到庙堂下到市井、外有狼卫的阙勒霍多之患,内有君王不理朝政、外戚专权和各派党羽斡旋;

一切即将颠覆的、想销毁的、要守护的都将在上元节的这一天顷刻爆发。这你都能快进?算我输!

 

从官宣主演到正式开播,《长安》吊了大家近两年的胃口。

而早在4个月前,《时尚芭莎》电影组就与李必的扮演者易烊千玺创作了一套国风电子刊。

看完剧之后再回头看这期电子刊,从封面到内部格调和配乐,再到采访和视频,说是彩蛋齐飞一点都不为过。

 

少年眉头轻蹙,像是在思考,也像是在目视着远方的某种危机;

以长安108坊为原型的沙盘,是剧中李司丞指点、破局的重要道具,也间接可以代表靖安司这个机构;

 

——它是三省六部一台九寺五监的机密档案汇聚之地,也相当于整个长安的情报中枢。

 

眼高于它即代表将长安尽收眼底;

 

而迷雾氤氲则暗示着当时庙堂与江湖、内患与外忧层叠环绕的盛景下的不堪。

 

一张图将李必的个性、职权和当时波云诡谲的社会环境纳入其中。

 

贯穿全刊的配乐则是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前五集片尾曲《清平乐》的伴奏;

没错,就是那首歌词被李必称作“后宫野游助兴的轻浮之词”的李白的《清平乐》。

 

还记得那段三个平行时空交错的采访吗?

 

由芭姐特邀柏邦妮老师设想的发生在开元24年少年李必的一天:

 

他和父亲李承修因为爱穿道袍不穿官袍的暗自较劲、在棋局上的分庭抗礼;

 

筹备着还未成形的光德坊靖安司的他

 

被婢女檀棋在蹴鞠场上窥见淡淡一笑的他

 

让那位最终呈现在屏幕中的少年老成、习惯了说“交给我”、“我来扛”的世家公子李必,变得更加鲜活、也更让心疼。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而这场华丽而庞大的梦境、这部有关盛世倾颓的寓言尚未谱完。各位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