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一片荒漠变林海,《最美的青春》才是最燃的年少轻狂!

一片荒漠变林海,《最美的青春》才是最燃的年少轻狂!

时间:2018-09-09 15:32 来源:时尚芭莎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爱追剧的芭姐最近发现了一部与众不同的好剧——《最美的青春》,名字听上去是一部青春片,但剧中这群少男少女的青春可和一般人有点儿不一样~


《最美的青春》在央视一套播出,这搭配组合,大家就懂这剧应该就是主旋律正能量的产出了。



在众多宫廷仙侠权谋冒险题材剧的夹击下,芭姐原先对这部剧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最美的青春》每集的收视率都稳中有升,收视还破2,倒是引起了芭姐巨大的好奇心。


豆瓣评分8.1的表现也不俗,于是芭姐尝试着在这部剧更完后去追看了一两集,万万没想到,这一看就把这部36集的连续剧一口气看完了。



种树造林让人看得热血沸腾?

最热血的青春也不过如此!

冯程(刘智扬饰)是一名有故土情怀的大学生,放弃了林业大学留校任教的机会,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塞罕坝,想要为家乡做贡献。


历史上的塞罕坝曾经是一处水草丰沛、森林茂密、禽兽繁集皇家围猎场,在同治二年(1863年)时开围放垦,后来又遭遇了日本侵略者的掠夺采伐和连年山火,森林植被被严重破坏,退化成了一片荒漠。



冯程刚到塞罕坝时,塞罕坝的风沙大得能吹跑人。只有一颗独苗的百年老树,孤独的矗立在漫天黄沙当中。


塞罕坝林场老一辈的林业员,研究了大半辈子,埋下的树种,培育的树苗,都没能成活。



初来乍到的冯程一开始也带着知识分子纸上谈兵的自信,忽略了现实情况的困难度,塞罕坝上一批批死掉的树苗差点就要浇灭冯程的冲劲。

而本来约定好一起在塞罕坝上奋斗的女朋友因为受不了艰苦的环境离开了冯程。事业情场的双重打击一下子让冯程心灰意冷。

但冯程一直都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年轻人,他立下“我要是种不活树,我就死在坝上。”的誓言。

和大队长退伍军人赵天山、张福林、魏富贵组成了先遣队,在塞罕坝上一心钻研种树这件事。

原先还是拉着手风琴的读书青年,好几年的风沙洗礼也变成了一个不修边幅的“大叔”形象…

除了率先上坝的冯程,之后一批城里来的大学生也陆陆续续响应国家的号召,来到塞罕坝林场支援。

专业知识过硬,肯钻研技术肯吃苦覃雪梅,东北林业大学毕业、温柔文静的孟月。

操着一口天津话,张嘴就能说相声的隋志超,同样是病虫害专业、有小姐脾气其实却不娇气的沈梦茵。

敢爱敢恨、目标明确的承德农校第一批上坝中专生季秀荣、有些大男子主义却心地善良的那大奎。

就是这样一群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选择在塞罕坝奉献自己的青春,都一腔热血觉得一定能很快把树种起来,却没想到一种就种了一辈子,每个人的成长与感情都深深扎根在塞罕坝这片土地上。

根据塞罕坝的土质情况,对症下药地培育出适合生长的优质苗。

讲究育苗的时机,总结失败的经验,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创新方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土地就是他们挥洒青春汗水的画布,大家都攒着一股劲儿,仿佛不管要吃多少苦,花费多少时间,一定要把种树这件事给做成!

就在这一代年轻人的努力下,塞罕坝不再是一片黄色的沙海,取而代之是的水草丰沛的绿色林海。

讲真,放在当下这个年代,已经很难得见到年轻人会择一事,终一生了。青春时年少轻狂说出的梦想,热血沸腾了一阵,很容易都会偃旗息鼓,不了了之。

有些口号喊起来气势蓬勃,听起来振奋人心,但最终都是要回归到坚持不懈地与不同的艰难困苦斗争的现实中。

而这群立志种出一片绿林的年轻人,用他们的青春甚至一生的时间践行梦想。光这一点,就足够热血足够燃!

一代人的信仰与奉献真实感人

有大情怀的梦想才最燃!

《最美的青春》的故事背景发生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冯程算是英雄之后,父亲因为抗战而英勇牺牲,而覃雪梅则和林业部部长的父亲心有隔阂。

不同家庭背景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处事方式,在同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中,学会了适应,也磨出了最真实的情感、最坚韧的品质。

冯程一个人在坝上研究的三年,虽然专业不对口(他学的是伐木…),却自学摸索出一套方法,尽管还是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他每一次努力都是进步。

芭姐对剧中几个情节印象很深刻。冯程因为好奇新来的大学生研究苗种的实验室,进实验室“学习”时不小心被关在了里面。

他看到桌面上摆着的好几本英文材料,为了转移自己饥饿感,就“顺手”将材料全部翻译成了中文,还暗自高兴:幸好有精神食粮。

冬日里的塞罕坝风雪不止,在坝上值守的这群年轻人,围坐在一起一人一句的背诵了一首自己喜欢的诗。

打过仗的大队长赵天山背的是《沁园春·雪》——“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有着理想抱负的覃雪梅,字字铿锵地背诵了一首穆旦的《赞美》:“我踟蹰着为了多年耻辱的历史,仍在这广大的山河中等待,等待着,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而最让芭姐眼眶湿润动容的,就是冯程背诵的艾青《我爱这土地》里的那句:“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以前在课本上学到这首诗,都还没有什么具象的实感,而当我们一天天长大,经历了更多的相遇与离别,对我们生养以及生活的这片土地,这句诗的情感也越来越沉。

当冯程真挚地念出“爱得深沉”四个字时,芭姐在那一刻感受的不是文青书生气的卖弄,更不是什么口号式的虚情假意。他用行动在实践这份对土地深沉的爱。

60年代年轻人的青春和梦想是什么?他们其实都想得非常简单而直接。那个年代的人仿佛都有一种匠人精神,就算嘴上有抱怨,但该坚持的一直都在坚持,没有人轻易地想要当逃兵。

就连为了追求覃雪梅的爱情,追随她而来,为了面子会各种撒谎耍心机的干部子弟武延生,也在塞罕坝林场干了很多年。

《最美的青春》没有我们特别熟悉的流量小生小花,围绕的还是植树造林这样一个年轻人可能都没有什么实际概念的题材。

但真的用心看进去后,这部如此朴实接地气的主旋律青春剧,老少皆宜还特别燃。年轻人的热血挥洒在荒漠,这样的青春确实很不一般。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