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从作曲系毕业到拿最佳男主,他挺“意外”的!

从作曲系毕业到拿最佳男主,他挺“意外”的!

时间:2020-12-02 11:48 来源:时尚芭莎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周末,除了金鸡红毯上的星光熠熠,大银幕带给我们的精彩也毫不暗淡。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有“国师”张艺谋的最新回归力作《一秒钟》,也有合家欢的冒险续作《疯狂原始人2》。

除了新片和电影圈大事之外,由梁鸣执导,吕星辰、吴晓亮、王佳佳主演的电影《日光之下》也在上个周末于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上映。

于普通观众而言,影片的主创和片名可能不那么熟悉。但在过去的一年当中,电影《日光之下》已经在国内外30多个重要的影展中留下了足迹,并斩获包括平遥国际电影展上的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和罗贝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大奖、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最佳男主角、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华语)”单元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等。因此,于大部分影迷和圈内同行来讲,作为处女作的《日光之下》可以说是一鸣惊人。

《日光之下》法国版正式海报

《日光之下》是梁鸣的导演处女作,曾担任演员和副导演的他,从创作剧本到影片杀青,历经了7年时间打磨。而本片的女主角吕星辰与梁鸣同在一个剧组期间的时候便已经看完剧本,当时她就下决心:没钱也要接。

男主角吴晓亮和王佳佳也是导演梁鸣多年的好朋友,在电影正式公映前一天她在微博上回忆三人曾经“扯淡醉酒”的旧时光,感谢导演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日光之下》在导演梁鸣的故乡黑龙江伊春取景拍摄,东北雪天的旷野、森林,肃穆冬日里的萧瑟和清冷为这个三角恋青春故事蒙上了一层粗粝的滤镜。让20世纪90年代的这段东北往事变得柔情又刻骨。

芭姐早在去年澳门国际影展落幕之后就第一时间对话了《日光之下》的男主角吴晓亮。2019年是他成绩颇丰的一年,不仅因为《日光之下》拿下了他演员生涯的第一个最佳男主角奖项,还凭借《长安十二时辰》中铮铮铁骨的“狼卫”曹破延一角在微博上收获了一票“小星星”。

中央民族学院作曲专业毕业的吴晓亮是蒙古族人,2004年,还在上大一的他抱着吉他在酒吧唱歌时被某副导演相中,并让他带着吉他去试戏,影片曾获2005年中国电影华表奖儿童片奖。

在路阳执导的电影《绣春刀Ⅱ:修罗战场》中,吴晓亮饰演的丁泰虽然戏份不多,但包括芭姐在内的很多观众都记住了那场他跟沈炼(张震饰)在竹林里的打戏,记住了这位边军的好战、自负、玩世不恭。

正如澳门国际影展的颁奖语所说:“吴晓亮善于通过细微的表情、肢体语言等,展现角色不同层次的情感,将人物演绎得不着痕迹。”一起透过他的讲述,去回味那段20世纪90年代北方小城的炙热情事。

BAZAAR对话演员吴晓亮

自己舒服了观众才会去相信这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

《日光之下》中导演把东北的生活感记录得特别真实,你作为一个内蒙古人是不是适应起来也毫不费力?这其中发生过哪些有趣的故事?

因为我家是在内蒙古的东北地区,挨东北很近,挨辽宁很近。其实我是蒙古族的,我们那儿的汉族也说东北话,生活上比较接近。但蒙古族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要不我现在说普通话呢,也不怎么说东北话,不是太会。所以到了伊春那个地方,他们的口音还跟辽宁不太一样,所以有些时候真的挺难的。后期是处理成了不那么太东北的东北话,有一些特定的名词会带一些东北口音,但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按自己最舒服的一个状态在说话。我觉得这样可能比去模仿要更真实一点。比如说剧本里写的“狗熊”我就会说成东北话,东北男孩的性格可能跟北方男孩差不多吧。

《日光之下》其实从广义上来讲更靠近青春片,谷亮身上如父如兄的状态和少年感你都拿捏得很好,在表演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把握的?和导演、和其他两位演员又有怎样的交流?

其实这个东西一方面是剧本给你、或者是整个片子给你的,然后你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按自己的理解把这个人物更立体化地去呈现出来。所以,我没有办法说我要用什么方式、什么方法,还是自己舒服为主吧,自己舒服了观众才会去相信这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

电影的故事更多的是围绕谷溪的视角展开,看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对哪一个情节特别不理解?还真没有。我就算遇到这种问题也会把它理解成这是我能干出来的事,或者这是谷亮能做出来的事情,就OK了。

聊聊你在《日光之下》剧组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比如说突然下雪了,下得特别大,我们就要把所有的戏都改成雪景,那最后雪化了怎么办呢?就去买那种假雪,但本来剧组也没多少钱(笑),尽可能在镜头带到的地方局限地铺雪。

戏中有一天早上谷亮和谷溪起床下大雪了,但其实本来剧本的安排是没有雪的,而且下了雪之后只要拍了雪,之后的戏都要接戏的,所以只能是“靠天吃饭”。

我觉得演戏的时候真不要去想太多。要抓住一个点然后要把这个点做到极致。而且要掌握好这个度,不会从整个戏里跳出来。

拍《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你和雷佳音的对手戏很多,聊聊拍摄打戏的时候被“虐”的故事?我刚开始是不知道他们有这么“猛”,而且几乎不用什么替身。佳音的累跟苦我当然体会不到,因为他的打戏要比我多很多。我打戏也不少,但是现在想想也挺爽的吧。如果让我再来一回的话我可能还会去做,可能比那次更有经验,可能那次胆子小了一点。

我觉得演戏的时候真不要去想太多。要抓住一个点然后要把这个点做到极致。而且要掌握好这个度,不会从整个戏里跳出来。他(曹破延)是融入到这样一个大的剧作当中的一个人物,他是为整个戏去服务、为呈现出来的最终的效果去服务的。所以你要做好你角色的定位,把握你的节奏。曹破延就是雷厉风行,或者是他没有时间吃饭休息,都是在讲话在跑在动在打,就可以了。

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么多人会喜欢曹破延这个“反派”?

挺意外的。因为当时我们在拍戏,我们拍到一半的时候,你知道元载(余皑磊),我们俩住得比较近,所以我们俩老在一起聊。他说:“晓亮,你要真演完了,估计能有一点妈粉,或者一些有孩子的人的关注。”我说:“那就可以了可以了。”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大家会喜欢这样一个“反派”。也不能说反派,我一直没觉得曹破延是个反派。

你觉得私底下的晓亮是更像谷亮还是更像曹破延?都有点像,都有点不像。其实,我每次都在想这个问题。我每次接到一个新角色的时候都会琢磨,是让角色靠近我本人,还是我更接近这个角色?但这个问题是想不明白的,反正我是想不明白。所以我现在就是顺其自然。这就是一个剧本中的人物,我要相信我就是这个人。那至于这个人是要像我,还是我要靠近他,没有办法去有一个结论。

采访、撰文/Timmy

文字整理/NaomiLian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