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信仰与现实如何抉择?《气球》给出了无解的答案

信仰与现实如何抉择?《气球》给出了无解的答案

时间:2020-11-22 16:40 来源:时尚芭莎

入围过2019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多伦多电影节“当代世界单元”等数十个国际电影节,由万玛才旦执导的最新电影《气球》已于本周五正式登陆大银幕。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从今年上影节期间的一票难求,到上映期间一众来自艺人、导演的“自来水”打call,《气球》注定是本月最值得期待的电影之一。

除了跑遍各大电影展,影片上映前于普通观众而言最直观的信息源当属电影的海报。从海报中便不难看出:女性、生命、信仰与现实之间的相互捆绑和映照是故事中绕不开的元素。而《气球》的故事缘起一次简单到不能再日常的偶然。

大约在五六年前,万玛才旦走在北京的街头,抬头看见一只红色的气球在空中飘扬。这让他突然在车水马龙的城市场景中抽离,一个关于这个红气球的故事雏形在他脑海中慢慢浮现。后来他很快完成了剧本,直至改编成小说,最终完成了电影。

如同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执导的前作《撞死了一只羊》,以及万玛才旦的早期作品《塔洛》都是改编自短篇小说,作为“电影作家”,万玛才旦用充满自己风格的视听语言,完成了从文字到影像的自如转换。

此次《气球》的主创阵容除了万玛才旦电影里的常见脸孔——索朗旺姆、金巴、杨秀措,摄影师吕松野,剪辑指导廖庆松、金镝,声音指导杜笃之,以及曾与娄烨多次合作、伊朗电影配乐大师裴曼·雅茨达尼安组成了电影的主要幕后班底。

裴曼·雅茨达尼安

               信仰与现实如何抉择?

《气球》的故事线并不复杂。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藏区,一个普通的牧民6口之家。两个调皮的小儿子误把父母的避孕套吹成了气球带出去玩,因为一起孩童之间的“交易”被另家父母发现并斥为奇耻大辱,两家的男人甚至因为此事大打出手。

一面是避孕、一面则是新生命的诞生。也和绝大多数藏语电影一样,信仰是贯穿其中绕不开的话题。

屋外有羊群的育种,屋内在高龄的爷爷去世之后,这家的女主人卓嘎意外怀孕。因此肚子里的孩子被视作爷爷转世,在这之前家中的大儿子早就因为和奶奶有着一样位置的痣而被当作奶奶的转世。

从丈夫到大儿子都对此深信不疑,但面对高龄的身体和生育政策之下的巨额罚款,卓嘎退缩了。信仰与现实交错之下,母性乃至人性到底该何去何从?《气球》在故事的结尾留给了观众一个开放性的答案。

除了少见的将题材聚焦在女性,《气球》也延续着如同万玛才旦小说的叙事方法:现实与梦境交融。如水中倒映着天边的云影,如小男孩儿们在沙漠之中一同奔向一望无际的蔚蓝湖畔……(后来被导演证明是青海湖)

在时代变迁的边际,在传统和现代的撕扯中,不管是于电影中的小家庭还是于观众,在不断变化的现实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是我们一直都在追索的生活奥义。

        “是慈悲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人生”

万玛才旦作为一名集文学家、编剧、导演、监制和制片人身份于一体的藏族母语电影开创者,一直以来他也在不遗余力地提携松太加、拉华加等年轻藏族导演及其他幕后人员。

万玛才旦监制作品

在今年的第四届平遥国际影展上,格德才让执导,贾樟柯、万玛才旦监制的电影《他与罗耶戴尔》提名了影展藏龙单元最受欢迎影片。

万玛才旦的汉语小说集和藏语小说集也逐渐被搬上大银幕,他对故乡深入、细腻、深情的描绘,也让观众对藏族文化及其生存状况有了新的体会和认知。

就在上周四,芭姐参加了一场特别的映前点映活动。导演万玛才旦、谢飞,艺术家、作家、文艺评论家陈丹青在映后展开了一场有趣的对谈。

谢飞是万玛才旦导演在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一路见证了万玛才旦导演的成长。在谢飞看来,要拍好藏族电影,一定要有藏族的编导。而万玛才旦导演是很不容易才出现的“电影作家”。

“他是藏族出身,有独立作家的能力,作品基本都是自己写自己拍,就像欧洲的伯格曼到费里尼,台湾的杨德昌或者王家卫。电影作家的作品一定有他自己的特色,不是纯娱乐化的,我们应该爱护它、支持它。”

而陈丹青表示自己在去年通过《撞死了一只羊》认识导演后,就看完了其全部作品。

“这个家伙有点本事,我看过他所有的电影,每一部都非常动人。《气球》里,他更老练了,永远有分寸感。”陈丹青更表示,他之所以格外喜欢导演的作品,就是因为万玛才旦每部电影都让他感受到背后的东西是慈悲,所有戏都非常善良。

除了两位嘉宾,主持人奇爱博士对万玛才旦导演也不吝赞赏,称赞其作品“是这两年中国电影当中非常重要的杰出的影片”。

可以说,《气球》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是一部藏语小众文艺电影,而是具有文化意义及普世价值的大师人文佳作,值得拥有更多观众。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