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这部迷你剧,才算得上真正的“大女主”剧

这部迷你剧,才算得上真正的“大女主”剧

时间:2020-11-09 23:46 来源:时尚芭莎

今年真是好剧不断的一年。网飞前不久上线的7集迷你剧《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又名《女王的棋局》),开播两周后评分便居高不下直飙9.2,一口气刷完后像是看了一部剧情流畅的超长电影,酣畅淋漓。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特别是看着天才女主贝丝·哈蒙(Beth Harmon)一路过关斩将,斩获无数比赛冠军。观众跟随着剧中贝丝那超乎常人的头脑“厮杀”时,国际象棋这一如此烧脑的背景设置也似乎变得简单易懂起来。

即使不了解国际象棋的规则,也丝毫不会为剧中的大量术语和象棋比赛感到枯燥,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爽剧”了。

饰演成年时期贝丝的安雅·泰勒-乔伊,面庞精致,眼神笃定,线条分明的双唇中总有一番难以言传的魅惑和韵味。

在恐怖电影《女巫》中,乔伊化身与黑山羊签订契约的大女儿托马辛,将托马辛长期受家庭宗教压抑的痛苦和最终黑化时获得自由的欢欣演绎得惟妙惟肖。

2017年的《分裂》中,乔伊出演了长期受到排挤的高中生凯西。童年的悲剧造就的敏感性格被乔伊自如地展现出来,让人相信她就是那个曾遭受性侵的凯西本人。

而这一次,乔伊饰演的贝丝是一名天赋异禀的国际象棋天才,乔伊通过其纯熟的演技,极其细腻地刻画了贝丝不同时期人物状态的变化,能够在不知所措的慌张与坚毅笃定中自由切换。

这部剧改编自沃尔特·特维斯的同名小说,由电影《金刚狼2》编剧斯科特·弗兰克操刀撰写剧本,讲述了天才女主贝丝·哈蒙是如何在国际象棋这一领域成名、成才,并在最终获得个人成长的故事。

天才少年的设定并不新鲜。1997年的《心灵捕手》就已经成功塑造了一个经典的数学天才形象:年轻的清洁工威尔轻而易举地解出了那道麻省理工数学教授的难题。

 

在2002年的《猫鼠游戏》中,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扮演的小弗兰克,则为我们呈现了天才可能的另一面——犯罪天才。

 

电影中的小弗兰克作为FBI史上年龄最小的通缉犯,拥有着极强的伪装能力和学习能力,短短两个星期,就能凭借自学看书考取上岸率极低的律师资格证。


而这些“天才”似乎都不约而同的乖张、叛逆,在误入歧途时等待一种“救赎”,然后歌颂胜利。

 

同样讲述天才的故事,《后翼弃兵》没有讨论天才的救赎,没有着眼于天才如何胜利,而是聚焦于失败和失去。

对于贝丝来说,成为天才的代价似乎便是不断地失去,周而复始地恢复一个人的状态,因为一路相伴的人总会相继离开。

9岁时,贝丝的天才博士母亲在被贝丝父亲拒之门外后,选择携女儿一起,用一场车祸离开这令人痛苦绝望的生活,最终却留下了毫发无损的贝丝一人。

来到孤儿院后,贝丝在地下室遇到了使得她与国际象棋结下不解情缘的管理员萨贝先生。

从旁观自学到被亲自教授,再到获得接触高中象棋社的机会,萨贝先生为贝丝的启蒙之路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帮助和支持,当之无愧成为贝丝国际象棋道路上引路的明灯。


除萨贝先生外,贝丝在孤儿院还结识了人生中重要的朋友,黑人女孩乔琳。

 

乔琳教给贝丝把每天“维他命”中的绿色药丸(镇静剂)留到晚上再吃;在比贝丝晚来孤儿院的女孩被收养后,乔琳会为贝丝不平;政府不允许孤儿院给孩子们提供镇静剂后,乔琳把自己之前留下的绿色药丸分给贝丝以应对戒断反应,希望她在高中象棋社的交流会上有出色的表现。


被收养后,即将结束孤儿院生活,贝丝只能透过车窗示意,说一句“我很抱歉”,两人就此别过。

进入新的家庭后不久,常年出差的养父在丹佛组建了新的家庭。贝丝和养母一个孤儿、一个被抛弃的妻子,两人成为了彼此的寄托。

 

随后,归因于贝丝对国际象棋的热爱,关注各地的国际象棋比赛,飞往各地参赛,获得名次,赢取奖金。母女二人不断重复着旅居的日子,两个孤独的人开始有力地奔赴一种积极的生活。

 

直到某次对阵世界排名第一的俄罗斯棋手博戈夫,贝丝被杀得溃不成军。而那场比赛为养母预留的观战位也没能等到熟悉的身影。养母去世,贝丝又回到孤身一人。

 

从墨西哥返程的途中,贝丝向旁边空无一人的座位敬上一杯养母生前最喜欢的Gibson,面颊的泪水展露出一种令人心疼的孤独。

 

所有昔日的陪伴都不约而同地离去,似乎正应了贝丝儿时母亲所说的:“只有坚强的女人才能够一个人生活。”

然而当面临最后一场关键比赛时,这种“孤独胜利论”却被打破。乔琳用自己读法学院的钱帮助贝丝前往俄罗斯;昔日赛场上的伙伴纷纷彻夜帮助贝丝复盘棋局。

故事的结局中,贝丝最终战胜博戈夫,成为世界冠军。而这些来自朋友同僚的帮助,使得贝丝的胜利不再孤独,而她一路的成长和成功,也本就无法全部归功于自己“一个人”。

 

再次回顾以往讲述天才成长的故事,主人公似乎无一例外都是外强中干的男性,而《后翼弃兵》作为一部女性天才剧,它展现了另一种不单独属于男性的天才存在方式。

 

当贝丝第一次失败,她没有像过去刻板印象中塑造的女性角色那样,堕落、酗酒过活。

 

当她因为比赛结识一众示好的异性,她没有选择与其展开撕心裂肺的爱情。她的存在告诉所有人,或许女性不都囿于情情爱爱之中。

贝丝埋头于国际象棋的竞技中时,或许在某一瞬间或多或少地忘记了自己是谁。贝丝的母亲曾说:“你过你的人生,永远不要忘自己是谁。”养母曾说:“生活中不只有下棋一件事。”

 

于是当贝丝来到巴黎,终于抽出时间去逛了当地的博物馆,下棋,真的只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而所有人,也都应当照料好自己灵魂的每个部分,活出自己的丰富多彩。

剧中,贝丝得知苏联一名13岁男孩的理想是三年后成为世界冠军时,她问道:“如果你16岁就成为世界冠军,接下来的人生要做什么?”

或许这句话不只在问男孩,更是贝丝对自己的诘问。“后翼弃兵”,即是要舍弃一些东西,才能获得真正的成长;舍弃一些曾经看似重要的,才能遵循内心,寻找真正的自我。

希望看过这部剧的观众,也能找到自己应当舍弃的,放下看似重要的,而只为了成为自己,去追寻内心深处的声音。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