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这位士力架广告里走出的男孩,成了电影里的“野马”

这位士力架广告里走出的男孩,成了电影里的“野马”

时间:2020-10-28 09:00 来源:时尚芭莎

和周游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他给出的回答直接、真诚,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像老朋友一样,说说近况,聊聊有的没的,探讨一些话题。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昨天中午,周游发文告别自己饰演《风犬少年的天空》中最让人们意难平的刘闻钦“钦哥”的角色:“虽然刘闻钦没有得到一个‘运气好一点’的结局,但在现实世界里,仍有一部分人,在默默努力着,从阴影中挣扎长成了郁郁挺拔的大树。”

前不久,周游凭借由他主演的电影《野马分鬃》获得刚刚结束的2020年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影片今年同时入选戛纳、釜山、伦敦三大电影节。

令人惊讶,总是扮演学生年龄段的周游,其实马上要30岁了。

《野马分鬃》新闻发布会上,周游穿一袭风衣亮相。他很爱笑,时不时地嘴角上扬;眼神干净,没什么艺人的架子。在现场,他调侃自己脸比较长,再配上这个头,真的像一匹马一样。

这便是周游留下的第一印象。

“每个人在不同阶段看到的不同”

《野马鬃》是周游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他扮演的是即将大学毕业的学生阿坤。那是一个“学校里最社会,社会里最学校”的青年,梳着一个前边是寸头,后边长发飘飘的发型,像马鬃毛一样。

阿坤是个怎样的人?

周游的回答出其不意:“要看每个人在不同阶段会看到什么。”

第一次看到剧本的周游觉得阿坤是一个被困在过去,又想在当下改变的一个少年。在改变的过程当中,阿坤一直被周围的事情所困住,但又极力地想要挣脱和打破。

“为什么说他被困在过去呢?”周游说道,“家庭给他的教育,就是从小希望他按照父母所想要的生活,按部就班地,去学习啊,长大了做一个录音师啊,包括他女朋友父母,希望他可以是个公务员。”

周游形容阿坤像一个黑洞一样,不断地被拖着往下走。“他刚大学毕业,很多事情还在一个很迷茫、很无助的阶段,用了一些错误的方法去面对这些。”

对于结局,导演有些遗憾:“阿坤对那个角色来说是有冲击的。”首映结束后,周游的一些朋友觉得:“这个过程到最后就是阿坤这匹野马剃鬃的一个故事。”

但周游认为那可能是一个思考。

“我觉得他不是完全地悬崖勒马了,停在那一刻戛然而止了,而是经过这一系列事情他让自己停下来了,他想要去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他不一定会完全地改变,也不一定会在这些事情发生得这么快之后,有一个彻头彻尾的、崭新的自己。他只是停下,在这一刻回想着、体会着、思考着这个阶段所发生的好跟不好。”

周游觉得阿坤完完全全是他性格某一面的展现。“我妈在平遥看完电影,她会说看到很多我生活中的样子。”

最开始在选角色时,导演魏书钧看了周游的照片,觉得他“太偶像”。后来,和魏书钧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那段时间就几乎是天天我们黏在一块儿。”

阿坤的人物形象有魏书钧的影子,周游很感谢他的信任。“导演非常有包容性,他不拒绝任何一些表演未知的可能性。我觉得特别舒服。”《野马分鬃》里,周游可以天马行空,把魏书钧和自己的想法不断地结合。

周游会观察导演的举动、爱好。有时会让魏书钧笑一下,去模仿笑容。后来觉得:“害!两人又长得不一样,怎么能模仿出来呢。”周游意识到,应该“不断地去观察,不断地去尝试,不断地去探索,找到他跟那个人物的连接,我跟他(魏书钧)的连接,还有我和阿坤的连接”。

“我想做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演员”

在遇见电影之前,周游是个普通少年。从南京来到北京,做过很多工作,但没有一种和电影相关。

17岁的周游参加饶雪漫的书模选拔脱颖而出,之后他开始担任饶雪漫一系列小说作品的插画男主角,他先后为《左耳》《沙漏》等小说担任书模并拍摄封面。

与此同时,周游还尝试拍摄一些MV。“那会儿我发现拍照片也可以有想象空间和情绪,这些是要通过你的眼神、状态去表达出来的。”从那个时候,表演早就在周游心里面埋下了一颗种子。

在一次广告试镜时,周游发现试镜的其他人都没有戴眼镜,恰巧自己出门拿了眼镜。那次试镜他通过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只有他戴了那副被他一直认为是幸运物的眼镜。原来,那是一条士力架广告,是那一年很火爆的广告。

之后,周游发现广告是一个相对来说门槛会低一点,可以争取工作的机会。他开始留意广告,逐渐成为“广告小王子”。

和所有演员一样,周游也有过自我怀疑和焦虑的阶段,尝到过失落。“我已经见了导演,定完妆,一切都聊得不错,后来这个角色就没了。”

今年,周游终于崭露头角。凭《野马分鬃》获得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他上台表示:“没有电影我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我非常非常喜欢演员这个职业,希望能一辈子做下去。”

“我就像做梦一样,完全懵掉了。我在台上的获奖感言语无伦次,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像孩子一样,分享着获奖的喜悦心情,“太刺激了,我怎么会有这么刺激的一个事情。”

对于他而言,做演员真的是一份治愈自己的职业。“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追梦人。我想去尝试一些离我很遥远的事情,想要去做,想要去奔跑,就跟一匹马一样。”

很多人眼里,周游就是“痞帅”本帅。青春校园剧《风犬少年的天空》的热播,周游出现在人们视野。他饰演的刘闻钦带着地道的重庆话,演技更是暴击观众。“河里的虾和海里的虾能不能在一起”也成为热议话题。

“我觉得可以在一起,因为怎么吃都好吃。”周游开了个玩笑,沉默了一下,认真地说:“阶段不同,这件事情的判断就会不同吧,这是我真实的感觉。每个人不同的阶段所承受的东西不一样。”

“你觉得它们能不能在一起呢?”周游反问道,接着和芭姐开始了探讨。

阶段不同,看到的东西就不一样。类似这样的表达在这次采访中,周游思考过很多次。事实上,正如他所说:“这些答案,全在平行时空的你的手里。”

“对我来说,表演是一个很安全的通道,我可以尽情地去展现和表达。而且每一个角色都吸引我,都给我本人带来了一些不错的人生体验。那些‘经历’我学会了以后,在我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可以很好地用到。两者相辅相成,是一个不断生长的过程。”

周游的表演欲望很大,野心也很大。“我洗澡时拿着淋浴头假装发表获奖感言,或者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期待自己有一天拿这样一个奖。” 

谈到他的表演野心,他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努力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演员!

“彩虹阶梯”

如果用一个生动的说法形容周游的北漂生活,“彩虹阶梯”最为恰当。它是五颜六色的,每一个台阶不断地往上走,就会遇到一个更好的自己。“都说北漂是个痛苦的事情,我觉得有点单一,它是酸甜苦辣结合在一起。”

他被一句“比如说”打开话匣子,毫不迟疑地讲起故事:

“北漂那会儿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没事情的时候,我看一下做菜节目,拿个几块钱到菜场买菜,豆腐啊、土豆啊……钱多一点时,我就买条鱼自己做饭,自己吃得还挺丰盛的。”

“我挺会做饭的,也爱做饭。我原来想做厨师,这是我第一个梦想。”

有了一个“比如”,紧接着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有时没事儿坐在楼下看看大爷大妈,看看当时还有一些租碟片的店,DVD店当时已经很少了,但偶尔有一两家我会进去看。”

那会儿的周游还会找一些力气活谋生,举灯、打灯、挪灯都是常有的活儿,“两千瓦的灯,可能要扛好几个”。累的时候,他就站着睡觉。

“你知道站着怎么睡觉吗?”周游饶有兴趣,电话那头一定一脸骄傲。“你重心不能往前,得往后伸,上半身得往后仰,腿得分开来叉着,这样可以稍微眯个一两分钟。”


一场绘声绘色的教学讲完了,周游说起租房。

“有次睡觉,不知道怎么触到床头漏电插座,给我电得‘呲呲呲’的,直接坐起来了,整个手从手指到手掌全部都是紫的。”

当时20岁的他,最大的迷茫就是将来要做什么。“现在暂时没有迷茫的事,都算比较清晰。好好演戏,其他能想的东西比较少。”

聊天最后,问他:有过想留《野马分鬃》鬃毛发型的冲动吗?

“想过,有时间我可能真的会留!”

有时,分不清他是周游、是钦哥,还是阿坤。说到底,可能都是他的某一面吧。

责编:Timmy

撰文、采访:宇婷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