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专访导演张大磊:《蓝色列车》是我的另一个故乡|第四届平遥国际影展

专访导演张大磊:《蓝色列车》是我的另一个故乡|第四届平遥国际影展

时间:2020-10-25 02:07 来源:时尚芭莎

四年前,张大磊凭借处女作《八月》获得了2016年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一鸣惊人。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创作着电影,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细枝末节,生活化的长镜头表现出他对过往的回忆,电影里富有年代感的音乐也是他影片中的一个亮点。

《蓝色列车》是张大磊的第二部长篇作品,由梁景东、海清主演。影片从2018年杀青到入围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主竞赛单元“藏龙”单元,有人称“这列蓝色列车终于要开出来了”。

自开票以来,《蓝色列车》是最先售罄的影片,许多影迷朋友一票难求。

这次,依旧描述张大磊心中的“故乡”,讲述了20世纪末在虚构小城“库村”的一段往事。

影片没有背景交代地就这样“突然”闯入观众眼前的人物行为,以及大量的长镜头以至于信息量太少。在平遥首映后,观众的评价不一。

对此,芭姐与导演张大磊对谈,听他讲述故事中的人物、细节,以及对于这次影片褒贬不一的思考。

“想想他们每个人是什么样?”

《蓝色列车》的缘起是同做导演的同学郭家梁给张大磊最早提供思路的。“最早是他(郭家梁)想拍一个关于黑帮有恩怨但很干脆、篇幅不是太长的一个类型片,不想做得太复杂。”张大磊说。

最开始片名不是《蓝色列车》,叫《单行道》。“《单行道》里边就有马彪这个人物,主要说他如何回到了他的故乡,中俄边境的一个城市,之后如何重新进入社会、找工作等问题,但最后也是跟仇家又相遇。”

《蓝色列车》对张大磊来说,完全是对人物感兴趣和热爱。半个多小时的谈话,探讨“人物”基本占用了全部时间。

“这是我一直以来感兴趣的人,我喜欢这种人。有些笨,有些太偏执,有些很像孩子,属于心里都会有非常金色的那一部分,但是很容易失去的那种人。

“想想他们每个人是什么样?”

老马是个有故事的男人。20年前,与黑帮结下梁子并且入狱。出狱的他想要找回以前的女友和感觉。但真空了20年,他更像寒冬一样。张大磊谈到老马角色的一个标准,是“像一块冬天里风干的腊肉”,或者“像一个冷库里拿出来的冻肉”。

在主人公马彪的基础上,张大磊给老马找了很多朋友,建立起卖面包的女人、懦弱的警察小苏、孩子一般的小伟、小伟女朋友茜茜的形象。他们是和老马相似的人,把他们一起放到了一个叫“库村”的城市。

后来,张大磊又谈起海清饰演的卖面包的女人。她是一个受过伤害,缺乏信任感和安全感,比较封闭的女人。

小苏就不一样,生活在不真实的幻想里面。“我自己本人是不希望人与人之间有冲突的。我希望大家都是像《蓝色列车》的动画片里面,不管是老鼠还是狐狸,或者是鳄鱼,最后其实都能找到一个共同点。”

但小苏其实是一个失败的、不称职的警察。“警察是维持秩序的呀,甚至于可能要用极端的方式去制止违法行为,但他没有。”他和老马的身份其实是对立的,他俩却成了朋友,很有意思。”

如果不是时间原因,张大磊会挨个把每个人物都细细地回味一遍。

“关于苏联,是我童年的记忆”

1991年苏联解体,张大磊9岁。关于苏联,留在他童年的记忆里。“我所有所谓的情节其实都是之前我身边人带给我的,这也是我生活的空间带给我的。”

张大磊在内蒙古电影厂大院里长大,从小就离电影很近,很容易听到苏联的歌曲,听到大人们在聊苏联电影、文学。

“我们离苏联其实也不远。蒙古又受苏联影响,很相似。我们当地还会看到苏联的动画片,种种这些信息都在我的印象里面。”

“苏联的文化,它有一个吸引我的地方,它很伤感,不像北欧,是浪漫的伤感。”

小时候这种氛围经常会让张大磊感受到,但当时他说不清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随着逐渐成长了,他一点点地看清了这个原因。

“像俄罗斯音乐基本都是小调的音乐嘛,听起来就很忧伤,但是它们的节奏和歌词又充满了一些希望,或者是一些昂扬的东西。这个直到我上学到了俄罗斯的时候才体会到。”

 

《蓝色列车》中,张大磊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故乡”库村:关于宇航员的巨幅喷绘,孩子可以在路边玩火箭模型,以及工业化留下的钢筋水泥。

哈巴罗夫斯克就是这个样子。

“城市其实也在建设,但是它有这个区域,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变化,也就是落后区域,有过去苏联以及东欧国家的风格,又有很本土化的东西。”

改名的《蓝色列车》正是来源于苏联动画片《切布拉什卡》,它代表着一种相处的符号。

正如张大磊在发布会上讲道:“这首歌是我创作本片很重要的原因。《蓝色列车》的相处感是属于过去的,列车已经走了。英文片名‘Stars Await Us’星星在等我们,是一种希望的感觉。两个片名,一个是冰雪,一个是希望。

“如果把《蓝色列车》和之前的《八月》放在一起讲的话,《八月》可能是我真实的故乡吧。它发生在一个特别具体的地点,可能就是内蒙古或者西北部的一个小城。《蓝色列车》的空间,我认为它是叫‘库村’,并不是苏联,也不是中国,它存在于一个特有的空间。我觉得也是我的故乡,那这个故乡可能就不是真实的国家,是心里的形象。”

在《蓝色列车》拍摄过程中,正好赶上俄罗斯进行总统大选,很多场景不允许进入,更别提拍摄了。

这段描述中,张大磊前后说了两次遗憾。讲完故事后,形容“遗憾”的词从“有些”变成了“很”。

“现在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老马居住的空间,还有几个特定空间。我们本来是要有城市的一个全貌的空间,很遗憾。”

“我会按照自己的韵律,继续创作”

对于今年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映后褒贬不一的评价,张大磊真诚地说自己反思过:“从创作上说话,其实我也一直在考虑这次拍摄包括整个制作完成影片出现的问题。”

他认为,不足之处在于中间有些地方没处理好节奏。从创作角度上来说,没有处理好节奏,或者是可以换一种另外的方式去表现它,这是他后来想到的。

谈及信息量或者长镜头带来的滞后感和疲惫感,张大磊觉得这不是它的问题。他解释道:

“我刚才讲过这个电影,我始终是按照人物的脉络去走的,甚至里面都省掉了大多数人物之间的关系的缘由,因果是没有讲的。当然剧本我们是清楚的,但是呈现出来的并没有因果,所以它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完整的叙事。所以人在某一个状态的时候,比如雪地里走啊,有些时候女人静止的状态啊,可能会让大家觉得这是缺乏信息量的。因为我们在观看的时候并没有解释因果关系。”

“同样也会有另外的一种感受,也是我个人的感受。有观众看完之后,和我一样的感受,他进入到了“库村”,是能够感受到人物和起因经过的,所以就会很享受他所看到的人物。这个可能是我的初衷,也是我在做剪辑调整的时候最后保留下来的呈现方式。

张大磊最后总结说:“当然也有问题,有些地方确实完成得不太好,但这个想法我觉得是不确定的。”

尽管在金马奖最佳影片《八月》之后,张大磊又坦言:“创作压力确实是没有。”

目前为止,张大磊写了很多剧本,有《蓝色列车》里小伟和茜茜单独的故事。对于创作风格,他说:“实际上是比较混,归到《八月》的那种风格或者是呈现方式,但是里边又要比《八月》轻松。”

未来,张大磊还是会针对具体的想法和创作考虑,主要还是围绕这部影片或这部影片之后的一个发展方向。

“我只能说我继续想拍什么,按照自己的韵律,按照自己喜好的东西来,不会特别在意别人的判断。”


张大磊这次来平遥电影展是拄着拐的。他说起自己意外把腿摔到的事情:“我和儿子玩的时候,碰到了,就这样了。”


谈话末,他说儿子让他感动,也感触,发现孩子特别爱表演,很戏精。

责编:Timmy

采访、撰文:罗宇婷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