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戏红人不红很尴尬?用作品说话的他们才最酷!

戏红人不红很尴尬?用作品说话的他们才最酷!

时间:2020-08-30 18:35 来源:时尚芭莎

说起现在很火的电视剧,《以家人之名》肯定榜上有名!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该剧自开播以来热度一直居高不下,除了在剧情设定上所具备的高讨论度外,也与剧中的实力派演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说剧中每位演员对角色设定以及人物关系的把握都有着值得认可的完成度。

而在这些被称为神仙选角的演员里,除了三位年轻演员贡献了不错的演技之外,李爸爸的饰演者涂松岩更是凭借精湛的演技将这个角色带到了观众心里,让网友纷纷喊话:“明年白玉兰提名没有你我不服!”

剧中,涂松岩饰演的李海潮作为一个单亲父亲,他事无巨细地照顾女儿李尖尖,包容尖尖的倔脾气,不过分要求女儿学习,当爹又当妈。

他为人和善,热诚真挚,尽管开着面馆并不富裕,却还是借钱给相亲对象,甚至领养了她的孩子,并照顾着楼上家的孩子,治愈着两个可怜的孩子。

李海潮会注意到贺子秋的小心翼翼,安抚贺子秋不安的心,让他成长为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李海潮会比凌霄的亲爸更注意到凌霄的情绪,心疼凌霄一直被母亲三代“骚扰”。

我们可以看到李海潮诠释的父爱,藏在买给尖尖的那根雪糕里,藏在夹给子秋的那块糖醋排骨里,藏在关心凌霄的那几句话里,演技精湛的涂松岩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孩子们的用心全部浇灌到角色身上,演哭了无数观众。

尤其那三场哭戏,涂松岩凭借入木三分有血有肉的演技直戳观众内心。

第一场是在子秋生日当天,李海潮听到了二姨在门背后对子秋说“你在家里得懂事,你不能跟人家凌霄比,人家凌霄爸爸给了钱的,你不是人家的亲儿子,现在寄人篱下,要懂得感恩,要孝顺人家......”李海潮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借着酒劲把心中憋了太久的话说了出来。

他说起养两个儿子的这些年时,他将情绪从永远不被外人理解的难受转变成质问凌和平与二姨的气愤。

就连发泄情绪也不忘紧紧握住两个儿子的手,来回抚摸孩子的背安慰。

从开始眼泪噙在眼眶里,到最后崩溃大哭,李海潮的情绪里满含着对两个儿子的心疼。

谁说爸爸的形象永远要像山一样高大沉稳,见到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儿子受了委屈他们也会像孩子一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段戏涂松岩上演了教科书般的演技赚足了无数人的眼泪。

 

第二场是李海潮本来打算和凌和平一起劝子秋接受条件出国留学,但当子秋自己决定出国并反过来劝李海潮的时候,李海潮却舍不得了,餐桌上也是强颜欢笑。

当听到贺子秋说“可是我不想让您这么辛苦,也不想让您这么累”,李海潮从眼睛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到最后实在绷不住了、想控制又忍不住,只得用一个扭头躲过孩子的目光。

再往后,李海潮听到子秋说:“您就让我去吧。”李海潮心疼和不舍的情绪全都涌上心头,但又因为担心自己的情绪会让孩子也跟着崩溃,他慢慢走向窗边,在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不停地眨眼想忍住。

当自己的情绪实在绷不住时,他用一只手扶住了墙,偷偷用手抹了抹眼泪,然后用看似轻松实则沉重的声音说了句:“去吧。”

不论是背影还是“去吧”这两个字,涂松岩将这一系列的细节动作演绎得自然又真实,尽管话语不多,但是从李爸不断转换的眼神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他身为父亲的爱与不舍。

 

第三场是贺子秋回国给李海潮磕头,子秋在国外待了9年后回家,李海潮认出了他的声音,从厨房走了出来。

当子秋把服务员的玩笑话当真,立即给李海潮磕了一个头时,李海潮连忙把子秋扶起来,抱住了他,满眼热泪。

从后面的剧情我们知道,李海潮其实早就知道子秋3个月前已经回国,但当9年未见的儿子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李海潮还是有些手足无措又难掩内心的高兴与激动。(手指都是戏啊)

整个过程涂松岩处理得非常自然,他先是打量孩子的变化,用手比画子秋长高的个头,一时间有些语塞,只说出了两个字“真好”。

当他立刻扶起跪下的子秋时,还不忘顺手用帽子掸去了孩子膝盖上的灰。

 

满屏都是细节,不愧是老戏骨,演技全在细节里,简直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十分自然,带我们入戏那是分分钟的事!

其实,在“李海潮”这个角色之前,提起演员涂松岩,相信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13年前《双面胶》里的李亚平一角。

涂松岩在剧中饰演唯唯诺诺的妈宝男李亚平,这个角色看上去老实忠厚,在谁看来都像是“别人家的老公”,实则心眼小还窝囊。

剧中,婆婆的到来让两人还算和谐的家庭生活变得翻天覆地。

他被夹在老妈和老婆之间受窝囊气,既要讨好妈妈又要哄得老婆开心,一开始他还从中调解,哄完妈妈:

再哄媳妇:

哄个一次两次亚平得心应手,次数多了以后,加上亚平妈妈明里暗里的施压,妈宝男亚平对丽娟也抱怨起来。

慢慢地,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如胶似漆到后来出现多次家暴。

李亚平濒临情绪崩溃,在父亲癌症晚期的节骨眼上,李亚平掐着胡丽娟的脖子,像一个魔鬼。

再后来,李亚平的眼神从宠溺变得凶神恶煞,怒火中烧、挑眉瞪眼打老婆的渣男形象更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不得不说,涂松岩不仅把表面上是夹在妻子和母亲中左右为难的“双面胶”、实际上是以爱来算计着妻子的资深大男子主义者诠释得恰到好处,也把这个家暴渣男的形象演得淋漓尽致,让人恨之入骨。

到了《双城生活》里,涂松岩再次将双面胶男人继续到底。

但这一次,涂松岩以一种完全不同的表演方式塑造了一个新好男人徐嘉惠。他在夹板中以苦为乐,以其独有的“涂式喜感”创造出双面胶男人的快乐;他温顺、细腻,他精致、体贴,他用上海男人的柔软将矛盾一一化解。

在他身上,我们再也看不到李亚平式的悲催。

再一转身,涂松岩从夹着尾巴做人的上海小女婿到《惊天阴谋》里阴险冷酷的日本特工,涂松岩的转变让人耳目一新。

在这部谍战剧中,涂松岩出演一正一邪的两个角色,用涂松岩自己的话形容就是很“拧巴”。每天要从一个角色中快速地跳出来投入到下一个角色的情绪中,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剧中的涂松岩时而情绪纠结泪流满面、时而冷酷忧郁面露杀机,淋漓尽致地表达着人物的情绪。

2018年,涂松岩登上《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与齐溪同演《岁月神偷》片段。

随着舞台大幕拉起,涂松岩便把握住表演的节奏,将观众代入情景。从一开始,为妻子穿上自己做的皮鞋时的温馨,到向妻子坦白进一真实病情时的哽咽,再到台风到来与妻子齐心挺过风雨时的扣人心弦,直到进一悄然离去后含泪安抚妻子时情感的转换,最后隐瞒哥哥的死讯与进二做起游戏后,与妻子的深情对视再相拥。

涂松岩将这多幕情感戏演绎得淋漓尽致,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以稳健的表演,用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呼吸,刻画了一个很细腻的父亲的情感,给我们传达着这个角色的真情实感,催人泪下。

徐峥导演评价其教科书般的演技:“好的表演,像呼吸一样自然。”没错,这就是涂松岩的表演,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表演,他才有实力被大家认可。

你看,在《以家人之名》之前,涂松岩就出演过如此多深入人心的角色,但始终戏红人不红。

而说到“戏红人不红”这句调侃,演员张颂文也已经习惯了。作为娄烨导演的“御用演员”,张颂文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前段时间火出圈的《隐秘的角落》,让他成为了聚光灯下的焦点。

他在剧中饰演朱朝阳的爸爸朱永平,戏份虽然不算多,但场出彩。

出场时的打牌戏,如行云流水,生动自然,几个动作、眼神、语气,就把一个喜欢玩牌的老板形象真实还原,丝毫看不出表演痕迹。

比如在女儿过世后去买馄饨那场戏,痛失爱女的朱永平重回曾经的馄饨店,一个人点了三人份,吃下去的每一口都悲痛欲绝,那每一口中都是历历往事,都是被噩梦击垮的情绪。

还有和朝阳一起吃糖水的那段戏,在朝阳说“希望和晶晶换一下”的时候,他把头深深地埋着,忍着不哭,用吃糖水来掩盖自己的失态,说着糖水好吃,实际也是为自己找补,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哭腔。

不得不说在这部剧里,张颂文奉献了教科书式的演技:细腻、真实、不做作。

芭姐还记得上一次张颂文闯入大众的视野是在2018年娄烨导演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他在那部片子里的角色和《隐秘的角落》中的角色一对比,你就知道他是彻头彻尾的“剧抛脸”。

张颂文在电影中所扮演的唐奕杰,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官员,让人记忆深刻,他的表演“会过去,却不会被忘记”。

 

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准确无误地击中你的心,让你久久无法平复。

 

 

比如张颂文在拆迁现场的那段粤语演讲,从体态神情到语言动作,他把一个广东官员还原得出神入化。体制内官员的语言与体态、眉宇间的神情、字正腔圆的怯懦、头上的汗滴,都被他在电影里完整地复刻了出来,这也被无数人称为“纪录片式的表演”。

如今张颂文被大家称为“演技炸裂”“张颂文的演技值一套房”!其实,对于已经入行二十几年的演员张颂文而言,他的今天,更贴切地说,不是爆发式的,而是生活慢火“熬”出来的。

同样地,戏比人红的女演员也不少,比如宝藏女演员刘琳。

这次在《隐秘的角落》里,刘琳饰演的单身母亲周春红,是一个外形平淡无奇、工作普普通通,在中年遭遇丈夫出轨的离异女子。

也许是生活的不幸,让她的控制欲特别强,对儿子非常苛刻,每每出场时哀怨而犀利的眼神,失控时暴怒的胁迫,将一个内心充满冲突与痛苦的单亲母亲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出来,让观众爱恨交加、五味杂陈。

其实,出道几十年,刘琳出演的作品不胜枚举。

在《父母爱情》里,她饰演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江德华,这个角色被看似粗糙与粗俗包裹的内核,却是十足的柔软和善良,她不会巧言令色,却以无私的付出润泽人心,因质朴无华,显得格外动人。

刘琳抓住了人物的精髓后,将江德华刀子嘴豆腐心的一面表现得极其细腻真诚和富于层次感,因为刘琳出色的演绎,剧中的江德华被称为“中国好姑姑。”

尽管因为演活了德华,刘琳受到了不少的赞美,但在电视剧播出后网上却没有太多关于她的新闻,以至于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出后,观众才发现,这个承担了全剧笑点的盛家主母竟然就是刘琳。

剧中,她通过对角色的精准把握,活灵活现地演出了外在强悍却满腹辛酸的大娘子:表面上喊打喊杀,实际上本分仁厚,心甘情愿为孩子付出。

刘琳演的大娘子非但没被骂,还成了大家的快乐之源:一个可爱又迷人的角色,解构了观众对“反派”的印象。

或许对于女演员来说,年龄和戏份都十分重要,一个决定你接戏的范围,而另一个则决定你是否能得到大家的关注,但在46岁的刘琳身上似乎根本看不到这样的烦恼,绝对的实力永远是她最强硬的后盾,谁说配角就注定与C位无缘,如此优秀的她值得站上最耀眼的C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