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这是送给中国电影的一封情书

这是送给中国电影的一封情书

时间:2020-08-15 03:19 来源:时尚芭莎

备受关注的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在欢呼声中落下帷幕,电影院逐渐苏醒的同时,我们也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到了电影上。但是,你知道电影的幕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吗?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电影,是光与影的绘画,刻在胶片之上,影像与艺术交相辉映。除却人前光鲜的导演和演员,一部电影的成功,离不开剧组中所有工种的共同努力。

有这样一部纪录片,它把平时我们注意不到的人从幕后拉到了台前,这部纪录片叫作——《我在中国做电影》。

前段时间,一部由时光网出品的5集电影人物纪实节目《我在中国做电影》,从摄影、声音、特效、美术和配音这五大幕后核心领域,揭开了影视制作的神秘面纱。在满足普通观众好奇心的同时,也引发了电影从业者关于电影工业化的思考。

他们中既有行业的执牛耳者,屡获殊荣的行业大咖,在他们的成就中,可以窥见中国电影的发展历程;同时,也有撼动行业的新生代力量,在他们的突破中涌动着电影行业新的趋势变化。



他们,催生着一部部优秀的中国电影的诞生。

光影匠人

第一集对焦的是当年金马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摄影师,也被媒体评价为“最有艺术家气息的摄影师”曹郁。

摄影一词源于希腊语,意为“以光线绘图”。这与曹郁所说的“绘画是摄影师最直接的修养基础,是我的视觉参考,给我启迪”不谋而合。

关于摄影的重要性,就像陈凯歌导演的那句:“一个剧组里,有两个角色可以被称为导演,一个是导演,另外一个就是摄影指导。”

曹郁说“摄像与摄影”是不一样的两个概念,摄影比摄像要更加复杂、更加有难度,因为摄影注重的不仅是拍摄,更重要的是需要融合进整个电影的环境,把控整个镜头下光影与气氛的效果。

想必看过《妖猫传》的观众都被片中“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玉环给惊艳到了。

曹郁作为该片的摄影指导,塑造这一角色时运用了四层灯光:灯笼的光、蜡烛的光、LED的光、Dedolight(特图利)的光。这还不够,他还在电子调光台上手动调光,控制光影在演员脸部的变化,由此才完成了“回眸一笑百媚生”。


要“百媚生”必须还要“流光溢彩”,光要流动起来,于是曹郁亲自动手控制电子调光台,让光动起来。

一个不到10秒的镜头竟需要付出如此多的思虑和努力,如此,才能拍摄出最完美的效果,成就我们看到的经典一幕。

美术匠人

视觉语言中除了摄影,另一个重要的掌控部门就是美术。电影的美术指导做的不仅是一帧帧画面,更是演员的魅力,是电影与观众的情感连接。

美术指导叶锦添在业内享誉盛名,《卧虎藏龙》《大明宫词》《夜宴》《赤壁》都出自他手。

他不仅求真,还无比细心。一件古代服饰的细节、一个灯具如何摆放,要反反复复讨论与推敲。

拍摄《赤壁》时,林志玲穿的衣服都是打籽绣,转圈的,绣了大半年的时间。拍摄《夜宴》时,因为布料不平整,已经开拍的导演被叶锦添叫停,重新烫布。也因为宫女走路姿势不对,便亲自教她们走路。

其实,美术指导懂的东西要非常多,对历史的认识,对人情世故的认识,对所有的生活细节的认识,都是美术指导所需要具备的。

特效匠人

有了美术的铺垫,就要有特效的加成。

你能想象一部没有特效的电影是什么样的吗?在电影中,我们看到的各种宇宙星辰,各种惊人的战斗场面,这其实都要归功于特效师们。

因为一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中国电影仍然背负着“五角钱特效”的骂名,一直没有机会证明自己是可以的,直到郭帆导演想做一部类型片的典范——《流浪地球》。

“如果我们所有的风雪跟人都没有交互,后期加再真实的雪,观众也会觉得它假。”

丁燕来(视觉特效总监/《流浪地球》视觉总监)在《流浪地球》的制作期间,一遍遍地在观片室研究每一帧画面中的冰是否真实,怎样做上面的碎屑才能让特效看起来不至于太假,一待就是几个整天不能回家。

《邪不压正》中的北平城,特效团队为了打造出古城楼的全景景象,总共收集了大约12000多张老照片,做了6000多栋老北京四合院,并且在电影里栽了12000多棵树。

声音匠人

除却视觉,视听语言中的另一端则是声音,这里可能有更意想不到的角度为我们拆解电影这个造梦机器的秘密——声音。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音效制作是一项轻松的工作,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中国著名电影录音师、声音指导,曾获得过多项声效类奖项的赵楠对此深有体会。


她拿曾获得过“2019年第13届亚洲电影最佳音响奖”的《影》来举例,她说在制作《影》的音效时自己就经历过近乎崩溃的状态。

因为电影《影》涉及了大量的下雨戏,为了呈现出独特的风格,她的团队几乎收集了全世界所有的“雨声”。

但她还是觉得不够,最后只能自己拿上设备去录下雨声。

不仅如此,《影》的最后有一场刺杀戏,想要真实模拟“兵刃刺穿身体的声音”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赵楠和团队尝试了各种道具,效果都不理想。

最终,他们模仿鱼鳔做了一个肺,在刺破的瞬间能发出相当逼真的声音,才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配音匠人

在纪录片的最后一集中,角色背后的声音——配音演员,终于姗姗来迟了。

曾经配过多部知名影视动画作品的阿杰,是《魔道祖师》里风光恣意的魏无羡,也是《名侦探柯南》里的工藤新一和基德,《全职高手》里的叶修,甚至我们常看的许多电视剧和电影里,都离不开他的声音。


配音里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比如即便是同一个人说话,不同的景别镜头切换,配音的人也要调整相应的音量以配合镜头语言所传达的情绪。


他们常常一进棚就是十几个小时,往往是早上才拿到剧本,利用很短的时间就要了解角色和人物关系,进入角色。

在阿杰看来,他认为配音的核心是“表演”。配音演员必须懂表演,才能抓住台词里的真情实感,才能将角色生动透彻地演绎出来。



阿杰提到,他在配《全职高手》的叶修时大概花了两天半的时间,在配音的过程中一闭眼就想象自己是叶修,边拿着烟边体会叶修的感情,这样才能把话给说出来。


配音是一种情绪的表现,喜怒哀乐,每一种情绪下对白的拿捏,每一种内心旁白的解读,都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和对电影人物的解读,不得不说这些幕后“英雄”也是艺术创作的关键部分。

这部纪录片看下来,我们看到了这群默默无闻的人身上有着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对电影的热爱。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到底;因为热爱,所以甘之如饴;因为热爱,所以富有责任。

电影是集大成的艺术,是所有工种的共同付出。《我在中国做电影》这部纪录片,是给电影的一封“情书”,献给为电影默默付出的所有幕后工作者。



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我们首先想到的都是演员或者是导演。但是一部真正优秀的作品,是离不开屏幕后面这些“默默无闻”的工作者。


因为他们,中国电影才会越来越好,越来越优秀,感谢每一个为中国电影付出的人。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