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饶晓志:《无名之辈》后,我要讲一个属于都市成人的童话

饶晓志:《无名之辈》后,我要讲一个属于都市成人的童话

时间:2020-07-31 01:51 来源:时尚芭莎

饶晓志导演很难被一些充满荣光、高大上的词语定义,但他完成了电影圈“无名之辈”们的理想,因为电影《无名之辈》的成功,他不再是无名之辈。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黑色西服Ermenegildo Zegna

黑色镜框私物

《无名之辈》令很多普通观众发现自己这个无名之辈的可贵之处,对身边的无名之辈生出友善的目光。


“无名之辈”四个字仿佛因此被加持了些许精神力量,为我们在漫漫人生中使劲折腾的辛酸解读出尊严和骄傲,令普通人的热血与坚持多了道信仰的光辉。

 

 两战成名  

 “个性这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长进你身体里。”


饶晓志第一部长片《你好,疯子》于2016年完成,当时,“新人导演”头衔放他身上,没错,但不尴不尬。


因为他已经是中国话剧金狮奖最佳导演、绅士喜剧流派创始人,是一个有五六部流行剧目在手、十年资历的话剧圈顶层人物。《你好,疯子》受投资方点名改编自他创作的同名话剧,这部剧时至今日仍在全国巡演。

 

彼时,饶晓志没有电影“新人”的自觉。他有成熟的年纪,有戏剧圈的底气,电影监制郭帆与他一拍即合,《你好,疯子》基本完成了导演饶晓志的想法。电影留有明显的舞台风格,成为受争议甚至诟病之所在。


饶晓志对此一直保留自己的创作态度:“镜头的舞台感是我追求的,作为舞台剧过渡电影的作品,它带着惯性思维对镜头的理解,并不那么让人讨厌吧。表演也是,除了万茜,其他人我要求他们(的表演方式)不要那么实,因为他们是不存在的人。叙事上我并不想探讨如何治疗病人的过程,我仅仅想通过故事构建人跟社会、跟他人的关系,(探讨)社会构成的问题等。”

 

尽管饶晓志对处女作富有雄心,但《你好,疯子》没有获得好票房和好口碑。世俗意义上这片子“败”了。


饶晓志心里的火却烧得更猛:“怎么会呢?准备那么多年,打这么多年仗,怎么会呢?”他形容为“一腔孤勇”地要马上再做个片子来证明自己有理由不服气。

不到一年,饶晓志写好新剧本,起名叫《无名之辈》,还把手机名称改成电影片名,那段时间他发的微博都显示“来自无名之辈的客户端”。无名之辈要打一场自己为自己正名的战斗。

 

2018年《无名之辈》上映,档期在11月和春节档前哨,是业界默认留给当年度进口片的最后窗口,有野心的国产片一般不选这档期。从题材、投资、制作到导演、演员、话题等等,可谓毫无商业亮点的《无名之辈》会被片名一语成谶。


结果它赫然成为当年度最耀眼的票房黑马:上映第五天《无名之辈》逆袭成为单日票房冠军,胜过同档期其他影片包括进口大片,一路高歌猛进,接连16天位居单日榜首位,最终斩获近8亿元票房。


公媒体自媒体对它都不吝赞美之词,不少业界人物成为自来水在朋友圈力荐此片,同类影片中《无名之辈》的表现可谓光彩照人。

 

此时,饶晓志也没有“成功”导演的自觉。从外地休假回北京收到电影票房4亿元,远远超出他的2亿元期许,当时他和搭档、影片另一编剧雷志龙在一起,两人反应都意外的平静,下飞机找了个路边摊吃饭。


“成绩不错啊。”

“嗯,挺不错的。”


像是日常里遇了件好事却不是最值得关心的大事,高兴但不至于兴奋。11月底北京的路边摊不冷吗?饶晓志唯一记得准的是平时酒友的两人那天却没喝一口,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吐槽自己“可能是装相吧”。


黑色西服Ermenegildo Zegna

黑色镜框 私物


不久后《无名之辈》庆功宴上他喝多了,一直求着院线经理给好哥们郭帆的《流浪地球》排片。


大概率是兴奋过劲了,当票房开始逆袭,饶晓志已经可以对自己说“赢了”。他有更充分的自信来坚持“饶晓志作品”风格,包括一直被质疑的舞台形式感:“我并不觉得《你好,疯子》是一个错误示范,而《无名之辈》想要拧过来。”

 

《无名之辈》和《你好,疯子》更像是共生关系,某种意义上是饶晓志的珍藏,像是他注入一段生命来验证自我的少年热爱,带着忐忑、充满勇气、饱含情感。


外界如何定义电影的成功饶晓志不太关心,他认定《无名之辈》的成功是它让自己第一次沉静下来,开始梳理自己与电影的关系。

 

半生少年

   “真诚比真实重要。”


饶晓志投身电影的志向早在高中就已确立,他的艺术天赋萌发得更早。父母是教师,他在学校宿舍长大,从小有大量课外读物相伴,对故事的喜爱也逐渐养成,他会认真完成父母布置的中外名著阅读,期待每一本《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的到来。


从小学到高中,饶晓志的作文一直是赫赫有名的范文,能被老师当堂阅读的那种。创作热情高涨的初一年级,饶晓志写了本“封神榜”,给全班50多个同学每人编了个封神的故事,饶晓志至今惋惜这部手稿的不知所踪。


黑色西服、裤子Ermenegildo Zegna 

黑色皮鞋Christian Louboutin

黑色镜框 私物

写完故事讲故事,他讲的故事小伙伴最爱听,因为他还能演,据说当时那些观众对“故事会”导演、演员饶晓志都是频竖大拇指:“你可以!”饶晓志跟我们说这段时,就演了观众捧场的表情,一下子把大家带进他的少年生活、他最怀念的高中时代。


高中少年的部分气息一直留在饶晓志身上,偶尔像《无名之辈》结尾突然一群学生冲出来,让人猝不及防愣了一下。但他很满意:“老有人说我作品里有‘中二’气。”


灰色上衣AMI Alexandre Mattiussi

黑色裤子Prada

黑色皮鞋dunhill

太阳镜 Ray-Ban

学习表演一年后,饶晓志调整方向,找准当电影导演的目标,准备考试,当年错过了北京电影学院的报名,但顺利考上中央戏剧学院。


2007年电影梦等来实现的机会,饶晓志把剧本《爆胎》递给了李亚鹏经纪人,剧本结尾留着自己的博客地址,突然有一天,博客下多了条留言,昵称是“90师哥”,李亚鹏。饶晓志兴奋地与师哥互动,项目正式启动。


《爆胎》拟定演员李亚鹏、高圆圆,当年都是顶流,搞定了演员的饶晓志以为万事俱备,谁知投资方不慌不忙给他兜头泼了盆冰水:干得不错,那咱开始找钱吧!“你现在还可以在李亚鹏的博客里找到这事。”饶晓志笑眯眯推荐道。这一停顿,就停顿了十年。

 

今天的饶晓志似乎很难摆脱外界对他从戏剧导演转型而来的观点,当然所有定义对他影响不大,他始终保持着开放的思路。


大家随意聊着,他似乎也在总结,突然说道:“我喜欢刚才说的‘流动’这词,我(梦想)一直都在流动当中,像水一样。我有(当电影导演的)目标,但没有设计,也没法设计。我一定不是可以提前把人生规划弄好的人,只能在流动过程中完善自己的计划。戏剧给了我很多的滋养,完善自己讲故事的能力,我做舞台剧很开心也很享受,它不功利,但电影梦依然是电影梦。”


蓝色内搭、上衣、裤子均为Ermenegildo Zegna

黄色运动鞋Church’s

太阳镜Burberry


当年的饶晓志没能总结得这么通透,与电影梦想失之交臂,谈好的电视剧也临时被换,失败好像多了点。我很喜欢饶晓志2006~2008年间记录的博客日记,恰好他最近自己也翻起,哈哈地嘲笑一番当时的矫情:“矫情也是真实的,是那时候的真诚。”


大部分文艺青年的矫情只记录在博客里,但饶晓志的“矫情”成为他创作的基底:“《无名之辈》充满了那个时期的挫败感,在几年的时间内煎熬你,但你仍是虎虎生风的,晚上喝顿大酒就能‘沧海一声笑’,再一天又唉声叹气喊倒霉啊什么时候遇到伯乐啊。这种挫败感跟尊严有关系,尊严说浅薄点就是个面子问题。”

一生所爱   

“我对人的兴趣,其实是相信人。”


面子是只有自己清楚真假薄厚的东西,却需要别人来给。胡广生想当悍匪,马嘉祺想寻死,马先勇想当好爸爸好哥哥好协警,李海根想娶真真,高明想还债,刘五想要债……“无名之辈”最大的无奈是没人把你我的认真当真,而为人的尊严不允许自己混沌度日漂浮一生。

由此,生活产生大大小小充满荒诞意味的戏剧性,像黑洞般吸引着求真的提问者,饶晓志也在其中。他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对荒诞感产生了强烈的认同。

 

为了商业宣传,饶晓志作品都被打上喜剧类标签,但几乎没有一场戏他想过用大家常见的喜剧“抖包袱”方式去拍。饶晓志一直在故事里进行寓言般的意义探索,他热爱哲思,也不放弃把文学、艺术、哲学的严肃性放进电影里。

 

《无名之辈》人物的文艺源头来自于契诃夫式“一无是处的人”:“这种一无是处的人,才是身边大部分人的形象,有时候你自己也会有这种感觉。”电影拍摄过程“演员感受都是痛苦的”,饶晓志说:“不存在憋住不笑场的问题,因为角色内心一定要悲凉才行。”


他钟爱的戏剧家作品充满荒诞与悲凉,他们在讲生活中比比皆是的小人物故事,饶晓志从这个基础上积累对生活的感受,又加入自己的温柔:“刚才你说《无名之辈》幽默的劲儿,那只是我们站在旁边。小人物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饶晓志洞穿人与人的隔阂与误读,却选择不提防,他相信人在底层逻辑上的善良。他的小人物常会让我们照见自己生活中一点狼狈、笨拙、憨稚、精明、凶悍、辛酸、局促、混沌……的真实,但也总有一束远光来照亮他们。

而大多数时候人性呈现功利的一面。《无名之辈》一夜成名后,饶晓志被扑面而来的媒体采访,他基本是来者不拒:“既然人家有兴趣我就尽力配合,真不是说为了曝光。”


他的性格必然是真诚回应知无不言,问题差不多,作答要点肯定是一样的,比如从尧十三的歌到电影缘起,饶晓志现在一听到就皱眉头:说太多次了。但有提问者就生了疑窦,要么质疑饶晓志套路,要么套路饶晓志获取自认为真实的答案,胡乱写一通。


饶晓志是认真的人,弄完文章就有点受不了。这事也挺富荒诞感,他的真诚被预设的真实证伪了。哪怕饶晓志不再是电影圈的无名之辈,《无名之辈》式故事也一样在个人身上发生。

 

我们简短探讨了“真实”,人能被别人看见的真实有几面呢?饶晓志说,他愿意相信人,起码当下的真实他能保证。没有假面,人物也许能多圈光环,但肯定会少层保护。身体似乎自动生成了保护系统。

 

饶晓志去年秋天莫名地在人多场合、见陌生人就起生理反应,坐着呼吸不畅站着有眩晕感,最严重的是在新片《人潮汹涌》的开机宴上,轮到他发言却失语了。集导演、编剧、演员多重身份的他第一次遇到表达障碍,他意识到自己出问题,但越想纠正状况越严重。


饶晓志说这事的状态像在分享他最近感兴趣的一个新故事,没有一个病人关心病因、担心病情的态度。总感觉他有点珍惜这次病情带来的陌生情绪,情绪、感受能推着他不停地思考、向生活提问。

 

现在饶晓志爱给自己贴的唯一标签是“讲故事的人”:“我喜欢有一定假定性的故事,有高概念在里头。”饶晓志说,新片《人潮汹涌》讲一对人物互换身份后的奇遇。“

 

对我来说是个都市成人童话,简单说,一只大灰狼碰到一只小白兔,双方去对方世界里成长了一遍。”聊着天饶晓志发现,自己夭折的《爆胎》也是这个创意,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他爱好在作品里夹带“私货”——个人表达——把荒诞感装在一个个故事的小口袋,形容“像是小礼物”。饶晓志希望自己的故事是好看的、观众爱看的,至于夹带的个人表达和感受,也可以只成为他自己爱不释手的私藏。

 

令人忍不住好奇《人潮汹涌》有什么?


饶晓志显得兴奋又谨慎,忍不住聊开,又感慨不好说啊、得观影。我们替观众问到了:饶导这次想探讨的意义是“表演”,他觉得其实每个人对表演都不陌生,但角色和真实自己之间会产生何种化学反应?饶晓志为此争取到主演刘德华,因为华哥在大众认知中是全中国一个“努力”的标杆。


什么意思?观影时你就会有奇妙的感受。剧透到此为止。


摄影/ZZ

监制/任博Renee Yam

统筹/OXY

采访、文字/李娴

服装统筹/张夏晴

妆发/窦凯

服装助理/王德夫、周晗逸、张骞文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