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事件话题 > 被攻击长相的Yamy们

被攻击长相的Yamy们

时间:2020-07-25 00:53 来源:时尚芭莎

Yamy被经纪公司老板羞辱事件的第三天,各种后续内容依旧在持续发酵占领微博热搜,愤怒情绪全网蔓延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很难想象,在2020还会有所谓的经纪公司老板,以一种及其粗鄙的方式与狭隘的认知,去用长相攻击旗下女员工

从外貌到衣品,三分钟的音频里,充斥着满满的羞辱与降维打击,甚至到后来,越说越起劲儿的徐先生已经上升到对自己选拔出来的艺人专业能力与个人性格的全面否定

自以为是的语气口吻与令人作呕的羞辱陈词,连芭姐写稿整理物料时都只开静音截画面,不愿再重新听一遍音频

很难想象,作为事件当事人的主人公Yamy,在知道自己被曾经信任的公司老板这样公开点名侮辱打击,内心有多么愤怒与崩溃

事件发酵后不久,Yamy的朋友@兔小暖yoyo 也主动站出来支持声援

她在微博写道,因为工作特殊性她本不想发声,实在没忍住的原因是,“事件中的Yamy代表的已经不止是她自己,她代表的是每一个被羞辱被损害的灵魂”

Yamy事件掀起全网热议、引爆大众愤怒情绪,但就像这位朋友所说,最无奈的是,Yamy并不是个例,像她一样因为片面审美就被抹掉所有价值的、被羞辱被损害的灵魂还有很多

就算在美女帅哥如云的娱乐圈,这样的灵魂依旧不是少数

YG女团2NE1,BLACKPINK同公司师姐,韩国娱乐圈中最早走girl crush风的女团,出过《Fire》《我最红》等多首人气单曲,贡献过许多经典舞台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现在被誉为是girl crush鼻祖、带给许多人力量的神级女团,在出道初期,也曾被老板杨贤硕对着镜头当面指责“长得丑”

团综《2NE1 TV》里有一集,四个小姑娘带着自己做的饼干去送给老板,结果成员按了门铃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唉长得真的不好看啊”,完全不避讳镜头,直接公开讲了出来

然而当时的2NE1,作为出道没多久的四个小姑娘,面对老板赤裸裸的外貌打击不敢反抗,只能尴尬地一笑了之

当初看团综时,原本以为是姐姐们内心强大,或者和老板关系好打趣不在意,可直到后来看了成员Minzy退团后的采访才明白,不是不在意,而是非常难过却不知该如何面对

尽管2NE1歌曲大受欢迎,当很多观众还是不断地用外表去批评她们,甚至连社长杨贤硕都不分公开与私下直言说她们真的很丑


“大家都说我们不是个漂亮的女团,而是个丑团,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这种批评,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努力去忘记,但根本就做不到,那段时间非常痛苦”

敏智韩网采访


2NE1曾出过一首歌,歌名就是《ugly》,尽管单曲音源被封神,可现在回看,歌词真的让人百感交集

UGLY
2NE1 - 2014 2NE1 World Tour Live 'All or Nothing in Seoul'

“试着唱首歌曲

却没有一个听众

我算不上漂亮更称不上美丽

我为何如此毫无作为

该如何做才能像你那样笑得灿烂

对自己生气怎么总是达不到完美

只能责怪这破碎的镜子中我丑陋的模样

I think I’m ugly

And nobody wants to love me

Just like her I wanna be pretty / I wanna be pretty

Don’t lie to my face telling me I’m pretty”

作为许多人心中女生也可以很帅的启蒙,本以为2NE1姐姐们唱着《UGLY》内心依旧Slay全场

可不曾想象,坚强外表下同样是一颗脆弱的心,多年来承受外表或多或少的质疑与恶意中伤,甚至让年少出道的成员Minzy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一度崩溃找不到自己


上了台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但是下了台却不知道怎么爱自己

韩国女歌手华莎,最近新单曲《Maria》在国内大火,很多人都用这首歌做短视频bgm,但却很少有人关注到歌词到底写了什么

其实这首单曲,是华莎写给在黑夜中饱受恶评折磨的自己,在歌曲中她用高调回怼网络恶评

마리아
华莎 - María


“遭受太多辱骂 真是撑得难受”

“如此固执是为了什么 你已经足够美丽”

“我的路 方向由自己决定”

“即使将仇恨刺向我 我会狠狠吞咽下去”

曾被单一审美绑架的华莎,在随女团MAMAMOO出道初期,遭受过许多关于她外表的负面评价,说她长得丑、指责她颜值不应该存在于女团

不过好在坚强的华莎没有被恶评打趴下,不仅踩着恶评建立了独树一帜的黑金风格,还对恶评放话说:“如果我不符合大众审美标准,我就来成为那个新的标准”,好一个slay的黑金

前年,蔡依林推出了新专辑《怪美的》,英文名《ugly beauty》,专辑概念掀起全网热议


新专辑中,她将“整容”、“香肠嘴”、“体操怪”、“海鲜礼服”、“地才蓝”一一呈现在mv里,把所有大众心中的所谓黑历史,全部摊开来正面回击

在早期那段以“黑蔡依林”为乐的黑暗时期,蔡依林曾被网友铺天盖地吐槽身材比例差、衣品造型丑,被媒体讽为“海产天后”

早期的蔡依林,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在意外界的负面评价,面对外在的降维打击,她曾做了一系列努力

26岁开始学习舞蹈,每天14小时,什么难学什么,逼自己每张专辑的舞种都要完全不同,彩带舞、艺术体操、芭蕾、钢管舞、空中旋转、彩带舞和演唱会上的鞍马、720度重力拉环……这样拼了命证明自己的她得到的评价依然是——“体操选手拿了歌手奖”


一路在打击中成长的她,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学会与恶意负评和谐共处的方法,在芭莎采访中讲,“你必须学着要勇敢做自己,如果还是太在意别人,就永远只能停在原地”

今年年初第77届“金球奖”,亚裔Awkwafina奥卡菲娜,凭借电影《别告诉她》上了微博热搜

可令人难以无奈的是,奥卡菲娜上热搜,却是因为被网友嘲讽丑

去年b站中有一部她受邀参演漫威电影《上气》的采访视频,本以为是件好事,没想到点开视频却迎来了许多网友满屏铺天盖地的吐槽与嘲讽

“丑”、“滚”、“恶心”、“凤姐”、“大妈”……诸如此类的恶俗言语铺满整个屏幕,扑面而来的恶意让人气愤费解却又无可奈何

一年前,网友嘲讽奥卡菲娜长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一年后,Yamy被老板公开羞辱长相事件卷土重来

“为什么会对一个女生的长相恶意大到如此地步?又是什么纵容了这些恶意的肆意泛滥?”这些答案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熟悉的情形与事件,换了不同的对象,年复一年在持续上演

今天我们为这些“Yamy们”发声,不是为了要去批评打破“白幼瘦”的主流审美,而是希望通过一次次站出来,为某一天可能被主流隔离在外的自己做点什么

在这个潜意识常常会“以貌取人”的行为准则下,对于外表并非主流审美的人们来说,没来由的恶意已经够大了

人人瞩目的女明星Yamy,拍过许多时尚杂志,接过不少时尚品牌的合作邀约,却还要因为细长眼单眼皮不符合片面单一审美,被老板在会议中恶狠狠地骂“丑,很丑,非常丑”

明明长相是天生的事,可像奥卡菲娜一样外貌不符合大众审美的姑娘,却要拼了命地站到金球奖喜剧女主角的位置,才能被大家稍稍看到,更何况成就可能不如奥卡菲娜的我们,又该如何消解负评与自我和谐相处

Yamy事件中,有一位网友的评论非常戳中我,在微博中她写道,“在我通过向‘即使不符合主流审美也足够自信’的女明星们学习,从而开始学会自信、学会欣赏自己后,那段音频瞬间把我打得愣了一下。”

女孩子们看着台上一个一个与众不同的star,经过许多年心理建设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不应该因为某位所谓领导的人的恶意羞辱而被打回谷底

就像Yamy微博长文中最后说得那句一样,“我是什么不重要。我最重要。”

编辑:萌萌

助理:糖果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