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李梦:我一直是个小孩儿

李梦:我一直是个小孩儿

时间:2020-07-15 01:21 来源:时尚芭莎

和李梦的聊天总是那么的让人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上一次我们像这样的对话,刚好在不远不近的一个月前。那是场关于电影《茜茜公主》的线上直播对谈。

李梦在芭莎电影线上观影团直播


对着屏幕里的熟悉又陌生的脸,我们从电影聊到女性的婚姻话题,甚至是护肤心得。


还在贵州的小镇上拍戏的李梦,带着刚刚下班的浅浅疲态,聊到自己专业上的话题时,敏感而笃定,又时不时露出小女孩儿般的天真。

 

而李梦在我眼里也如她所说的一般:“一直是个小孩儿”。

 

这次电话那头的她身在湿热的重庆,伴着之前参演的热播剧爆红,她在剧组里的下班节奏也被打乱。追求完美的她对蜂拥而至的拍摄和采访依然保持谨慎。会读完每一篇采访稿,也会拒绝一些冗杂的“没必要”。

一切也都快节奏到刚刚好。


“我一定不能够让大家的选择是错误的”

 

有关网剧《隐秘的角落》自然不需要再过多赘述。

 

李梦在里面饰演一位意外痛失幼女的年轻妈妈王瑶。网上对于王瑶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有人提炼种种细节怀疑她是第三者,有人在她失去理智去找朱朝阳报仇的时候恨到咬牙切齿。

 

作为王瑶人生的“亲历者”,李梦能够触碰到她身上跟自己一样的没有安全感,以及那股子“轴”劲儿。对待丈夫与前妻儿子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冷漠,到后来的因为怀疑、痛苦到丧失心智、起杀心。


这一切其实都是源于这个再婚女人的没有安全感、害怕失去。

 

演一位4岁孩子的妈妈,特别是这其中大多数戏份都要沉浸在痛失孩子的绝望和崩溃中,这对92年的李梦是个不小的挑战。


但她与王瑶之间的“果”,其实早在她第一次在飞机上看完原著《坏小孩》时就结下了。

 

三年后,她看到《隐秘的角落》组讯,主动去面试出演。最后她“成为”王瑶,而王瑶也同时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李梦。

 

《隐秘的角落》是李梦和她10年前的表演老师张颂文的第三次合作,这次上来拍的第一场戏,就是和他饰演的朱永平一起开车去救被王瑶弟弟绑走的朱朝阳。

 

这里的王瑶与其说是对朱朝阳性命的担心,不如说是恐惧。恐惧一向在自己面前温和又包容的丈夫的失控、恐惧电话那头弟弟的失控。

 

地下通道里的车灯透过挡风玻璃洒在两人焦躁的脸上,李梦与张颂文完整展现了夫妻之间情绪失衡下的一种内在默契,简单讲,这即是真实。

 

“我一定不能够让大家的选择是错误的”,在开拍前,她这么对自己说。但好在最终这个“选择题”答案的呈现,不一定是最标准的,但至少是最为契合的。

 

“角色给了我人生三倍的体验”

 

在进组《隐秘的角落》试戏之前,李梦一直在台北为出演张作骥导演的《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体验生活。


这段后来在她的记忆里被称作最快乐的三个月,其实就是在菜市场体验卖鱼卖菜。

 

也许张作骥导演透过李梦的外形早就看到了她身上的那份不识人间烟火气,在菜市场的工作为的是让她的由内而外浸染到生活中普通人的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

 

事实证明这位“内地过来的”单亲妈妈确实给电影里的四口之家增添了几笔特别。浓厚的波浪卷,清透的双眼刻在清瘦的脸上。



不得不说,眼前这份生长着的故事感是与生俱来的 ,她就是天生要吃这碗饭的人。


 

从18岁出演的《白鹿原》到大学时期的《天注定》,再到真正成为职业演员之后的《少年巴比伦》,“厂医”、风尘女到单亲妈妈…… 这些滚滚红尘中漂泊着的鲜活又炙热的女性角色,“都见证着我的成长,给了我人生三倍的体验。”


“电影是我的一个记录,等到我老去满脸皱纹的时候,再回首去看(拍过的戏),就感觉自己好像没有老过、自己一直活着。”

 

“我想有个家”


生在湖南、长在深圳,很小就留学加拿大的李梦对家乡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这次因为《隐秘的角落》在湛江拍戏,吃到了她看来“最正宗”的芝麻糊和娃娃菜。


“很多人说我在剧里面头发特别好,我觉得可能跟那个时候吃芝麻糊有关系。”

 

“我是一个活得挺简单的人,现在我连对吃饭都没什么要求。” 而现在在山城花样众多的美食她甚至都没时间去光顾,吹吹夜风、发呆、睡饱,这才是她在剧组里的快乐源泉。

 

李梦是目前为数不多的亲自更新豆瓣账号的演员。有的时候是一篇影评、一组记录甚至是一句有关天气和拍摄的牢骚,我们会不自觉好奇和珍视这种无距离感,她也把发豆瓣视作一种宣泄和出口。 


观众是见证者、是“打分人”,有的时候,他们对于艺术工作者而言,更是一种陪伴。

 

在聊天的过程当中,其实可以很明显感受到她对于演戏这份职业的热爱与坚定。


像是胸中的那团火从点着到盛放已经不徐不疾地燃过了10年的时间,我们却也依然能感受到火苗如初始般炙热。

 

但当问起如果当年没有选择演戏,现在在做什么?她云淡风轻地说可能只是深圳的一个普通白领,上班的地点可能是写字楼、可能是银行柜台。

 

骨子里的冒险灵魂与求稳的个性并不冲突,重要的是,能够清晰自己每时每刻的“想要”。

 

“如果我老了以后演不动的时候,我想有一个家。”

 

能具体描述下这个“家”吗?

 

“希望能够有一天在一个地方稳定的生活着,然后没有人知道我,也没有人记得我。”

 

Q&A

 

芭莎电影:能讲讲和荣梓杉那段”打戏”的背后吗?


李梦:当时拍那场戏之前,其实荣梓杉他本来就受伤了。等于他这场戏就安排在他受伤以后要拍,然后他也坚持要去演,虽然他已经非常疲惫了。当时其实是有动作指导去为演员做保护、来引导我们怎么样打,会呈现出很好的一个视觉效果,另外还能够帮助到我们不伤害彼此。

 


芭莎电影:对自己五官或长相最满意的地方是哪里?


李梦:其实我挺满意我脸上的痣,最喜欢左嘴角边上的那颗,我曾经一度想要把那颗痣纹的大一点。


 

芭莎电影:如何理解家的定义?


李梦:家就是有一个被依靠、被牵挂的地方,或者是人、或者是一个城市,或者是一段风景、或者是一段往事。做演员这个行业挺漂泊的。


 

芭莎电影:如何理解婚姻?


李梦:我觉得婚姻是一种情绪。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的话,可能不结婚也没关系,但我觉得有一个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他会一辈子都不离开你。

 

芭莎电影:感觉自己离30岁前拿最佳女演员的“小目标”更近了吗?


李梦:我觉得它也不是目标,这是我人生的一个理想。然后我最近的变化是觉得我好像越来越知道自己该要什么、该不要什么。人生就是一个取舍的过程,真的要学会舍去。


采访、撰文:Timmy

微信编辑:Greedy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