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娱乐新闻 > 一起爬山吗?《隐秘的角落》终极大BOSS们邀你加入群聊|《时尚芭莎》电影组独家对话《隐秘的角落》12位核心主创

一起爬山吗?《隐秘的角落》终极大BOSS们邀你加入群聊|《时尚芭莎》电影组独家对话《隐秘的角落》12位核心主创

时间:2020-07-05 13:52 来源:时尚芭莎

一部影视剧,若脱离团队合作,几乎是难以成形的;但若在过程中过分讲求艺术上的“民主”,又实在难以趋向杰作。艺术之独立与协作的边界在何处一直以来都是微妙谐趣的课题。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但毋庸置疑的事情是,如果你发现一部作品很好看,背后必然是由一群各异又相似的人合力加持而成的。

《隐秘的角落》便如是。

在大结局揭晓后的第五天,我们排除万难地策划了这样一次对谈,参与其中的人一共有12位,他们是这部剧的核心主创。这是自去年初秋在湛江拍摄结束之后,他们第一次整整齐齐凑在一起,漫谈这一遭辽阔激昂的精神与才力的碰撞。

导演辛爽用Joyside乐队的一首新歌的歌名来描述《隐秘的角落》这个创作团队——《Not My Time To Die》,官方翻译是“命不该绝”,但他更喜欢的一种译法是:“生正逢时”。

黄色衬衫、领带、灰色马甲、灰色套西 均为Gucci

墨镜 Montblanc form Kering

12位受访的《隐秘的角落》核心主创(排名不分先后):

制片人卢静/执行制片人宋存松/导演辛爽/摄影指导晁明/造型指导田壮壮/剪辑指导路迪/选角导演李俊霆/录音指导张楠/第一编剧潘依然/第二编剧孙浩洋/作曲丁可/美术指导李佳宁


一屏幕小框框里,每个人都呆得很舒服,龇牙咧嘴很开心的样子,一时间都在说话、打招呼,简直听不出谁在对谁讲,折叠了的时空里尽是来来往往嘶嘶拉拉的电流。


从左到右分别是导演辛爽、第一编剧潘依然、造型执导田壮壮、制片人卢静、选角导演李俊霆

除了作曲丁可人在巴黎与大家有数个小时的时差外,其余所有人都在东八区内,只不过分散在北京、上海、重庆等各地。

选角导演李俊霆连线时的位置较为奇特,是在“高速公路休息区”的车里。

 

此外,摄影指导晁明和剪辑指导路迪还凑在了一处,两个人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应该不断在交流,即使是在别人讲话他们闭麦时,依旧能通过口型判断他们一直在说对口相声。

图中为摄影指导晁明和剪辑指导路迪

 

多亏了有制片人卢静坐镇,连线伊始的喧嚣才稍稍平复。

制片人卢静

在接下来的连线里,我们提出了6个问题,请12位主创依次回答,你会发现,他们是个性如此不同但底色又那么相似的一群人,他们的专业、丰富、执拗、有趣,甚或一点点拧巴,都是这次创作得以“成事”的基石。

从左到右分别是造型指导田壮壮、剪辑指导路迪、声音指导张楠、导演辛爽、摄影指导晁明、美术指导李佳宁

我们无意高调渲染某种成功的必然,只想自然呈现一群磊落的伙伴们的午后畅谈。我们的所见所闻势必不能全面,但他们将来的交情与可能,却是无限的。

 

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以下所有采访实录的顺序,都是由他们内部自动生成的,一个人回答完问题,会挑选下一个人来回答,所以我们在呈现中也遵循了他们当时的意愿。



在童年美好的时期里,他们隐藏太多秘密,还有各种挣扎,想一想,很令人难过。

——造型指导 田壮壮

1

若在《隐秘的角落》所有角色中挑出一个人,最能让你产生共情,是谁,为什么?

辛爽

导演

肯定张东升啊,因为我也到了该担心发际线的年龄了。

田壮壮

造型指导

我比较共情三个小朋友吧,因为自己也有女儿。在童年美好的时期里,他们隐藏太多秘密,还有各种挣扎,想一想,很令人难过。

《隐秘的角落》剧照

丁可

作曲

我比较共情朱朝阳,因为我从小父母也是离异,所以比较理解他那样一个小孩,会经历什么样的伤痛,他跟他父母经历的,包括跟父亲的那种情感,我都能够get到。

张楠

声音指导

我觉得最共情的是张颂文老师饰演的朱永平。他没做错什么,但是怎么觉得这些事儿都挤在他身上?失去朱晶晶,对朱朝阳的爱,在两个家庭之间平衡又无力……

白色衬衫COS


李俊霆

选角导演

我最共情的就是王立,因为我演了王立。发际线我想我不用担心,我头发很茂盛,我也没孩子,但是我很爱我姐家的孩子,是特别不理性的溺爱。家里不让干啥的时候,他只要找到舅舅我了,我就带他干,然后家里也没人敢说啥。

芭姐:原来被张东升三刀秒杀的人就是你!

李佳宁

美术指导

我共情的是乐乐——老陈的孙女。因为那是我女儿哈哈哈哈哈。


晁明

摄影指导

我最有共情的就是周春红。因为这个角色是很多母亲的提炼,包括我的母亲。可能因为她是一位教师的缘故,所以生活中也总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或者判断都是对的,甚至有一些倔强。有共情当然也离不开刘琳老师对人物的塑造。这个角色演得太好了。

路迪

剪辑指导

我共情的也是朱朝阳,因为跟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系。我小时候父母关系也不是很好,我妈妈总问我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假如妈妈和爸爸有一天不在一起,你跟妈妈还是跟爸爸?”很难回答。

剪辑执导路迪

潘依然

第一编剧

朱永平。人到中年,万事不易。我比较能够感受能理解他的生活,无意识里希望给这些人尊严。

孙浩洋

第二编剧

我是对严良有共情。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本身对这个角色的喜爱,因为《无证之罪》,我写之前相信严良是真实存在的角色。第二个,我觉得我跟他有一点点相似,写他的时候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情绪。小严良真的很好,我真的经常在微博上说我是「妈妈粉」,真的很喜欢他。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应该是朱朝阳吧。虽然我小时候没有经历他那样的经历,也没有跟他一样的家庭遭遇,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某一些时刻就会觉得他的那种感受是你的小时候也会有的。

卢静

制片人

我觉得只有一个人不够,普普、王瑶和周春红。我很喜欢编剧和导演塑造的女性角色,我在她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能找到共鸣、找到自己的影子。一个剧里的人物写得很好,并不是说让观众只能代入一个人,而是能在每一个人身上都能找到自己。

我后来会跟没有选中的孩子说,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输给了别人,你没有,这个行业对于角色来说只有合不合适。

——选角导演 李俊霆

2

请讲述你在《隐秘的角落》整个创作过程里,最艰难的一次抉择。

辛爽

导演

最艰难的一次选择,我觉得是戒槟榔。因为现场需要体力和精力,需要用大量的咖啡、烟、槟榔这种东西。有一天在现场嚼槟榔的时候,颂文老师说你嚼槟榔看起来特别油腻,然后我说我要把这个看起来很油腻的事情戒掉,那是比较艰难的一个抉择。我会比较介意演员现场对导演的看法,如果说你油腻的话,这个有可能意味着他对你不信任。但是我又需要很多东西给我一些刺激,所以槟榔这个事儿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戒掉。我在尽量少吃,因为那个东西对身体不太好。

李俊霆

选角导演

我最艰难的是最后选小孩子角色的阶段。那天是特残酷的一天,一共有6个孩子,两组的严良,两组的普普,两组的朱朝阳,最后每个人搭配起来试了两段戏,我们再把这些人搭起来看看哪个好哪个不好,最后选出来这三个孩子。我见了有好多孩子,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对孩子其实挺残酷。我后来会跟没有选中的孩子说,并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输给了别人,你没有,这个行业对于角色来说只有合不合适。

《隐秘的角落》剧照

田壮壮

造型指导

如果非得说到一个特别难的抉择就是定妆,给普普剪头发。当时她来的时候是一头很乌黑的长发,大家一起讨论,说还是剪了吧。但我看到演员的时候,又不忍心给她剪。她当时是有抵触,后来我承诺,以后你的造型我都包了,她说好吧。在剪的时候她还拿iPad看着动画片,还好剪了之后她特别满意,她还挺喜欢那个短发的。

图中分别是导演辛爽、第一编剧潘依然、造型指导田壮壮


晁明

摄影指导

我觉得最难抉择的是选景。我们10天时间一共去了5个城市:武汉、长沙、湛江、佛山还有柳州。当时到了湛江,海边就是那个废弃的大白船,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其实就是普普和严良藏身的地方,是这三个孩子的秘密基地。但是剧本里面这个秘密基地的夜戏非常多,从技术层面来说其实难度非常大,而且在湛江的拍戏资源相当有限。但是考虑到湛江总体的气氛或者气质,最后我们觉得即使面对困难,也要在这里拍摄。

路迪

剪辑指导

老陈退休吃火锅那场戏 考虑了挺久的,一开始挺想拿走的。

李佳宁

美术指导

我应该和晁明差不多。我记得湛江还是在我地图上瞎说的一个地儿,结果后来看完一圈大家喜欢这个地儿,我就有点后悔,因为确实是道具太难找了。后来我觉得大家既然这么喜欢,就在湛江了吧。

张楠

声音指导

后期刘琳老师配一场戏的音,是和马主任在宾馆吃橘子。当时拍的时候窗外有好多汽车的声音,噪音特别大,我觉得不太好,想让他们重配一下,但是重配完的情绪没有同期好,我想了很久。后来跟导演商量,觉得还是要以同期为主,因为他们演的时候情绪代入是最对的。

(事实证明大家的关注点都被橙子酸不酸带偏了)

丁可

作曲

我本身创作的时候一般是不纠结的,我纠结的时候一般都是我跟导演有些分歧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这样。就拿这个片子举例子说,我做第一批音乐的时候,有些我特别特别喜欢,但导演有时会有不同意见。我是坚持我自己还是去根据他的意见修改?我就问自己,你真觉得你的东西是无可挑剔的吗?如果是,就坚持,如果你觉得导演说的有道理,那就修改。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最纠结的阶段应该就是拍摄阶段,我觉得我每天都在睁眼说瞎话。为啥呢?因为我们拍摄周期其实也不算短了,75天,超期变成77天,但是我们每天的工作时长非常长,十几个小时,导演每天要面临很大压力,如果我要是站在导演的角度,确实会觉得某一些时刻没法干了。但处在我这个角色上,就得每天睁眼说瞎话地告诉导演:没事,咱还能拍,咱再拍拍。

执行制片人宋存松

潘依然

第一编剧

对结尾意味的把握,到底让观众带着什么样的情绪跟这个故事说再见。最后的选择我觉得是一个从情绪绵延的角度做的选择,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你最牵肠挂肚?让你最不容易忘记?

孙浩洋

第二编剧

最艰难的抉择,那可能是去湛江。因为我之前没有跟过组,不知道能不能去完成这些工作,能不能胜任,所以当时心理压力很大。但当时大家给了我很多鼓励,让我觉得这个是我最棒的一个选择。幸好我去了,可以见证各位老师创造的过程。

第二编剧孙浩洋

卢静

制片人

我每天都要做好多决定,每一次做决定其实就遵循一个标准:导演要什么。我的选择就是辛爽,看他想要什么东西,看他的选择是什么,我们就尽全力去配合实现他想做的东西。既然选他了我就要相信他,我之后的所有决定都基于这一个标准。


不管是从做电影还是做40集的电视剧,或是12集的短剧,我觉得都要从内容出发,看咱们想拍的这个东西适合几集就做几集,这是我的出发点。

——制片人 卢静

3

请在这一次接受采访的12位主创中挑出一位,向他/她提一个你最想知道的问题。

辛爽

导演

问宋存松:你什么时候能开始穿山本耀司?

(问导演:为啥问这个问题。他说,他有个习惯,和一个人呆久了,就会默默观察,把自己认为合适的衣服、造型,凭想象安在这个人身上……)

宋存松:等我把这段时间的工作结束,结束之后还要放假,放假之后才能考虑这个问题。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问丁可:你的作息到底是怎么样的?一般你都是北京时间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会回我微信,然后一直聊到早上5点,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你的早上还是晚上。

丁可:那段时间醒来之后一般不太想看微信,一般我醒来都北京时间晚上七、八点了,起来心情特别差,所以都会等状态好些才会看手机。

丁可

作曲

问卢静:你觉得做这种剧跟做电影,在制作上相差很大吗?

卢静:好专业的问题。不管是从做电影还是做40集的电视剧,或是12集的短剧,我觉得都要从内容出发,看咱们想拍的这个东西适合几集就做几集,这是我的出发点。比如说《坏小孩》,真的就是适合12集量的作品,要看这个内容本身适合什么。对比电影和剧集,咱们其实已经是一群很努力跟很拼命的人,但现实给我们限制二者的差距确实是拍摄时间。如果我有更多的投资,像电影那样的,那这次我可能不仅仅拍77天,我甚至想拍100天、200天。

卢静

制片人

(没有提问)她说和大家太熟悉了,从把他们找来的第一天到今天,她每一天都在跟他们每个人对话,好像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制片人卢静

张楠

声音指导

问卢静:第一个问题,咱们这个片子在你心目中能打多少分?如果10分满分。还有一个问题,你之后还会再接触悬疑类或者警匪类片子吗?我觉得做得很辛苦。

卢静:我会拍,还是以内容为主,如果还有好的故事或我喜欢的我还会拍,我不害怕。我希望行业内的其他制片人或者其他主创不要害怕这样的题材。分数,给片子打分这件事情就留给观众吧,我给每个主创打分吧。他们每个人在我心里都是10分,如果可以打12分20分或者更高分数他们都值得。

潘依然

第一编剧

问辛爽:第六集给朱朝阳喝牛奶的那场戏,琳姐有一个开风扇的细节,是怎么来的,剧本里没有写啊?

辛爽:那个是琳姐自己发挥的。琳姐现场走过去,她觉得那个动作需要有一个自己的调度。她在现场走了三个位置,从门口进来,然后坐在了床边,然后又站起来坐在了椅子上,又回到了床上。起来的时候她觉得她那快情绪应该有一个更强烈的发泄,所以才会做了那个电扇的动作。我老在说咱们剧本里或者我脑子里呈现的那个东西和演员现场的那个东西是不一样的,因为咱们其实还是隔了一层,我隔了一层脑子,你们隔了一层纸,我觉得对演员来说他们才是真正活在那个场景里的人,你把他放在那个场景里,他自己会有生命,他知道会怎么做那个动作的。

晁明

摄影指导

(没有提问)他提了一个建议:我特别想在这部剧都播完,结束以后,大家能够像现在这样再坐到一起,总结一下这个戏,我们有一些什么经验,有什么问题,可以再进步。

从左到右分别是剪辑执导路迪、造型执导田壮壮、声音执导张楠、导演辛爽、美术指导李佳宁、摄影执导晁明

李佳宁

美术指导

问辛爽:导演你每天要改飞页改到2点多,早上7点要出工,你睡不睡觉?

辛爽:我基本上在剧组里,每天能睡5个小时对我来说就是特别幸福的事儿了,因为改飞页这个事儿,其实对于所有的主创来说都特别讨厌的。我头一天晚上越晚出飞页,他们基本上很多时候是没有时间准备第二天东西的。但我还是本着要把我们第二天拍的戏调整成一个我们觉得最舒服、最有效的方式,我们只要还有1分钟的时间,我就要争取把每场戏做到最好。虽然会给各个部门造成特别大的困扰,但是我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虽然我自己也觉得很内疚、很抱歉。

其实我也会撑不住,可能好多人不知道。有一天大概是晚上2点多收的工,第二天应该是早上7点多出工,我实在是没法坐着了,因为太累了,我就半靠在酒店的床上,拿着ipad开始改第二天我们要拍的戏。我改着改着自己就不知道了,失去知觉睡过去了,睡完之后我突然一下惊醒了,一看还有4、5页没改完,然后我就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继续把那5页的东西改完……。

 图中分别是美术指导李佳宁、导演辛爽


李俊霆

选角导演

问张楠:拍戏的时候,声音做得好可能和表演好摄影好美术好不太一样,不那么容易被观众注意到。楠哥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张楠:如果让好多观众听出来好多声音特别好,是挺出戏的。因为我之前跟卢静说过,一个声音好,不会让人听起来它有多好,最重要的是真实。我在看弹幕上好多人都在说真实,其实我还挺高兴的。

辛爽这时主动要求补充道:有一场朱永平和朱朝阳在游乐场的戏,其实本来我们之前那场戏声音都已经做好了,无非就是游乐场的环境声,素材库里也有大量的环境声可以挑选。但楠哥说这个环境声觉得还是不对,没有那么好。他就自己背着麦克风,带着他儿子去游乐场玩了一次。其实玩是“假”的,去收声是真的,那场整场戏我们用的都是游乐场真实的环境声。

路迪

剪辑指导

问李佳宁:你孩子长大以后要拍戏你会同意吗?

李佳宁:能有一个这样机会,我是觉得挺有意思。感谢卢静,感谢导演,感谢剧组能让她来演,长大了没想,以后再说吧。

孙浩洋

第二编剧

问卢静、辛爽:“在你的心中,如果用一种水果形容每个人,分别是什么水果?

卢静:我就说你吧,你在我心目中是水蜜桃,甜甜的美美的。

晁明补充:我替导演回答一个!我绝对是那个榴莲,第一眼看上去全是刺儿,然后远处闻绝对是臭的,你只有吃了才是香的。

田壮壮

造型指导

问辛爽你以后拍戏的个人风格会像《隐秘的角落》一样,还是会改变?

辛爽:我其实也不是用风格来定标准的,我觉得不管做什么戏,不管做什么事情,唯一的标准就是做到自己对得起自己,只要对得起自己其实就是对得起观众了。

(图中为导演辛爽和造型指导田壮壮)

我觉得大家都特摇滚乐。

——作曲 丁可

4

请用你的方式描述一下这个创作团队。一个形容词、或者一种颜色、一段旋律、一句话……

辛爽

导演

我就用Joyside一首新歌形容,叫《Not My Time To Die》,官方翻译是“命不该绝”,但其实我更喜欢的一种方式是“生正逢时”。

卢静

制片人

我觉得我们是一群很疯狂很勇敢的人。我也经常说自己这两年就跟女疯子一样,但是我觉得我庆幸遇到一帮跟我一样的人。

(图中分别为第一编剧潘依然、制片人卢静)

潘依然

第一编剧

青色,一半蓝色混合一半绿色。绿是我觉得我们还在长大,我们还在生长,给人有一种生命力的感觉;蓝的话是我偶尔会觉得我们有一种忧伤的气质,可能忧伤属于年轻人。


丁可

作曲

我觉得大家都特摇滚乐。

田壮壮

造型指导

我用一句话形容我们团队,就是:你喜欢的人恰好能给你最好的东西。

晁明

摄影指导

联合作业(这个词)。联合作业是我们在电影学院大四的时候,每一个系,每一个专业的同学大家联合到一起拍一个短片的故事片。这种状态特别像现在,大家的年龄都很接近,大家都很有共同的语言,大家会攒到一起拍一个作品。为什么我觉得像在大学时那种创作的感觉呢?之前一起拍《无证之罪》,在东北,很冷的时候去看景,当时最后看的一个景是一个澡堂子,我们进去说顺便泡个澡暖和暖和吧,结果我们都脱光了,在那个澡堂子里面站了一排,我当时忽然觉得这不是大学吗?虽然都发福了,都胖了,但是忽然感觉回到大学公共澡堂子那种感觉,特别好。这次也是一样的,大家在一起有这种莫名的凝聚力,这个凝聚力会给你一个非常好的创作空间。

路迪

剪辑指导

我形容这个团队的话,就用一个词:发芽。无证之罪是颗种子,《隐秘的角落》发芽了。

李佳宁

美术指导

用一个词是:碰撞。我们几个所谓的学院派师兄妹们,加入了辛爽丁可这样的“匪气”主创,大家在一起碰撞才有的这样一部片子。

李俊霆

选角导演

我没啥太大的语言天赋,大家都是特别可爱的人。每个人可能单独做采访的时候不会有现在这种氛围,把大家凑在一起的我觉得这种放松、这种每个人有不同的可爱方式,让我感受挺深的。

从左到右分别是造型执导田壮壮,选角导演李俊霆,纪录片导演郎朗,美术指导李佳宁

张楠

声音指导

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是一个严肃的状态,但是在私下来说又特别可爱。尽管我们不都是同学,但“同学”两个字特别符合咱们这个团队,比工作关系更亲近相处更随意,也能像同学一样纯粹地去做一部片子。

孙浩洋

第二编剧

在我心里,我们像台风天,大家是每一片云,然后聚在一起,一起下了一场比较酣畅淋漓的大雨。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大家都是在互相尊重吧,这个挺重要的。大家的目标就是希望这个片子更好,整个工作氛围就是大家互相都尊重这种事实的存在,并且会为它来做一些可能会增加自己工作量的事情。

导演,我很佩服他对于细节的追求与坚持,他对于声音很敏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一次和他去看特效,很多东西我都看不出来,可能如果是我就过了,他都看出了问题。

——声音指导 张楠

5

在这次创作中,对你帮助很大的一个人是谁,他/她给了你怎样的启发或者提示?

卢静

制片人

是宋存松,我的执行制片人。整个项目里我跟他几乎没有不能一起分享的事情,也没有不能一起解决的问题,我很感谢他的陪伴。一个人无法完成所有事的,拍电影拍剧是集体的艺术。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应该是导演吧,启发是让我对生活和工作能分开看待。


制片人卢静

辛爽

导演

卢静,她教会了我无论面对什么情况,为了作品,别放弃。

晁明

摄影指导

首先给我最大帮助的是我的摄影团队,近乎极端的拍摄环境,大家依旧保持高亢的工作状态,真的很感激大家,其次是感谢导演的信任,给了我很大得创作空间,然后还有制片团队,给了我们最大的支持!

摄影执导晁明

田壮壮

造型指导

卢妹(注:卢静)给我的动力,首先这个项目是她找到我肯定的我,我也非常的喜欢这个项目又担心做不好,她说你来团队一定会给你惊喜。

路迪

剪辑指导

导演,他有不一样的角度去看待和思考戏本身。

导演辛爽

李俊霆

选角导演

是导演,无论是前期筹备对于主演的要求,还是后期拍摄他对小角色哪怕是群演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高的有些时候让我们很抓狂,因为湛江那种小地方,找个会说普通话的都难,但是我们尽力去达到导演的要求,正是因为这种对细节的高标准追求,让我们也提高了对于自己专业上的认知。

张楠

声音指导

导演,我很佩服他对于细节的追求与坚持,他对于声音很敏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一次和他去看特效,很多东西我都看不出来,可能如果是我就过了,他都看出了问题。最惊叹于他的学习、吸收能力,在工作很紧张、时间很紧迫的情况下,他还会去youtube自己学习一些影视技术知识并分享给大家,这一点不止在于隐秘这个片子,对我之后的工作也有很大的启发。

导演辛爽

潘依然

第一编剧

我妈,她让我时刻保持警惕,避免陷入虚假。

孙浩洋

第二编剧

创作层面上是导演,对我最大的启发是和他聊场戏的过程,无论从节奏、台词还是审美品位,加入了导演思维之后,让我更好地学会想象,学会将画面用文字呈现,让我更好地理解了创作这件事儿。

丁可

作曲

我在创作中有时会钻进自己的执念里面,让音乐太过于个人化,辛爽会站在一个相对更客观和全局的角度把我往回拽一点,也会给我一些我个人没有想到的想法。

李佳宁

美术指导

是卢静。她给了美术部门4个月的筹备时间,给了我充分的时间去感受湛江这个城市。

美术指导李佳宁

近期对我触动最大的是疫情,因为世界关系都发生改变了。

——美术指导 李佳宁

6

近来你看过的电影、剧、书、艺术作品中,或生活里的一个经历,对你震动最大的是什么,为什么?

卢静

制片人

班宇的《冬泳》。故事里的都是可怜的人或者说是有生活困境的人。但是我在班宇的笔下看不到抱怨,每一个人物都很硬气,这是我非常喜欢的。结尾言有尽而意无穷,给读者空间,“话说一半的故事”,哈哈。可能是我职业的原因,我觉得他很适合影视化。

宋存松

执行制片人

从筹备到现在,好像围绕的都是工作,除了《隐秘的角落》连《乘风破浪的姐姐》都没看。

辛爽

导演

杨绛翻译的斐多,在任何时代人类都没有停止过探讨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晁明

摄影指导

《机智的医生生活》,讲的是几个医学院的同学毕业后在一起的工作和生活,佩服这部剧的细节处理和情感处理,能有很强的代入感,就像我们同学一样,毕业这么多年还依旧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田壮壮

造型指导

《莫娣》也叫《彩绘心天地》,加拿大民间艺术家的传记电影,“对生活有深刻体会的人都会被这部电影打动”

路迪

剪辑指导

最近在读一本书,《二手时间》,印象还挺深刻的。苏联解体前后一位女记者的采访,全是普通人在大时代背景下的遭遇。

李俊霆

选角导演

前一阵父亲节,在家突然翻出来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还有当时只有一两岁我的全家福,突然很感慨,像我们这种职业,平时忙的真的太容易忽略他们了,总是用嘴说有时间多陪陪他们,以后实际行动也要做到吧。

张楠

声音指导

《婚姻故事》。这部电影同样是反映家庭关系的一个电影,通过一个家庭的关系让我想到很多,故事结构非常简单,但是细节的表现非常丰富,其实与我们的片子有很多共通点,很有力量。

潘依然

第一编剧

《鬼灭之刃》,善的力量。

孙浩洋

第二编剧

连阔如先生的《江湖丛谈》 ,书里写了江湖上各种规矩,算卦相面,杂技戏法,坑蒙拐骗等,充斥着市井生活和烟火气,主要是序里有一句连阔如先生的话特别打动我,他说说书要严肃,要做到五忘:忘己事,忘己貌,忘座有贵宾,忘身在今日,忘己之姓名。其实是全身心投入艺术创造的意思,对我启发很大。

丁可

作曲

有部片叫做《touch me not》,导演原来是拍纪录片出生的,里面探讨的问题非常生猛,画面也很生猛,音乐用的非常出脸,但是细腻而有创造力。

李佳宁

美术指导

近期对我触动最大的是疫情,因为世界关系都发生改变了。

策划/葛海晨

采访&撰文/吕彦妮

统筹/阴博文Blair

采访整理/徐弋茗

新媒体/Timmy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