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Blackpink、Red Velvet扎堆回归,神仙打架的女团大战你pick谁?

Blackpink、Red Velvet扎堆回归,神仙打架的女团大战你pick谁?

时间:2020-07-03 23:00 来源:时尚芭莎

随着BLACKPINK高调回归,赶在最近扎堆儿发新专的韩国女团,在这个7月里,正式进入神仙打架的“夏日百团大战”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打响百团大战第一枪的BLACKPINK,一年多空窗期后,终于带着新歌《How You Like That》在这个夏日回归舞台


火爆程度就不用多说了,趋势热搜通通被占据,单曲从韩国本土音乐榜单到欧美亚洲排行榜一水儿all kill

MV在YouTube上只用了32小时就突破了一亿浏览量大关,成功刷新全球观看次数24小时最高播放量,以及最短时间播放量破亿次纪录

接着BLACKPINK,MAMAMOO成员华莎,又带着自己的个人首张迷你专辑《María》正式solo出击

主打曲目《María》是华莎写给在黑夜中饱受恶评折磨的自己,mv风格在延续黑金女士一如既往slay画风的基础之上,又结合歌词融入了许多关于言论暴力的迥异意象与反思

“如果我不符合大众审美标准,我就来成为那个新的标准”,依旧还是那个自信性感张扬个性不被定义的黑金

身材模范南韩腿精李宣美女士,赶着夏日音源混战这一波,推出了自己的全新单曲《pporappippam》,中文歌名《紫光夜》,也可以音译为《菠萝冰棒》

每次回归都带来新惊喜的宣美,这次为了配合歌曲《紫光夜》主题,在MV中用大面积紫色色块,大胆上演专属自己的紫色复古色彩美学

用“太阳落山,天空染成紫色”的意象,来传递恋人难舍难分的情愫,听完歌颇有种在夜幕降临时与相爱的人一起末日逃亡的冲动

当然了,夏日女团混战怎么能少了我们超夏日女团红贝贝Red Velvet

虽然不是五人合体出击,但这次Red Velvet派了自己首只团内小分队先行——IRENE与姜涩琪,两人组成团内首只小分队出道,专辑名称《MONSTER》,概念设定“Two Shadows”,意象符号“&”

虽然还没有完全曝光单曲与mv,但从目前的回归预告来看,可谓是吊足了人胃口。概念照中,两人或均为中分黑直发,头戴灰色宽沿礼帽,身穿淡黄色抹胸裙

或黑色西装连衣裙紧身造型,手持化妆镜欣赏自己,同样造型装束的IRENE与姜涩琪,颇有种暗黑童话中“双生姐妹”的味道

而《Two Shadows》概念视频与此系列的“影子Interview”,两人一个端庄御姐一个顽劣幼稚,也颇有互相映衬互相为影的意味,让人更加好奇玩概念一把好手的Red Velvet这次又将会带来怎样的先锋表达

虽然还没有正式进入榜单厮杀,但小女友团GFRIEND与solo女歌手金请夏,也已经进入夏日女团混战的“预备役”了

昨天请夏新歌<PLAY> 的MV Teaser曝光,色彩感完全眼前一亮

或全身花朵装扮立于繁花簇拥之间,或一身黑裙立于丛林间,在空旷草地上自在起舞,书写无拘无束放肆表达的自由夏日

而同样昨天曝光预告概念照的小女友GFRIEND,这次的《Song of the Sirens》专辑则是风格大变

不同于与以往的甜美少女感,以<Broken Room 9>为主题的概念照有种恐怖童话感,清冷的色彩、烟熏的眼妆、面无表情的脸、与随意摆放的肢体,像是被抽去灵魂的暗黑木偶,在“Broken Room”中唱着海妖塞壬的歌

扎堆儿回归、神仙打架,百花齐放的女团大战,无疑为许多歌迷带来了听觉与视觉上难得的夏日体验

而无论是风格大变的Red Velvet小分队、GFRIEND,还是一如既往自我风格强烈的BLACKPINK、华莎、宣美,也让我们看到,如今的女团,越来越无法定义


很难再去找到一个统一的词汇去形容女团,不惧挑战、主动定义潮流的女爱豆们,也不再是迎合大众审美的没有灵魂的木偶

如果说最开始女团是迎合男性视角诞生的产物,那么当下的女团,早已进入了注重自我风格与表达的2.0时代

早期的女团,大多不过两个方向,要么走少女路线,甜美可爱元气满满;要么走御姐路线,性感张扬吸引眼球

虽然两种走向风格迥异,可归根结底,大多都是为了迎合单方面的男性审美孕育而生

再看如今,越来越少女团会选择继续中规中矩走之前的老路,无论是听觉角度的曲风歌词还是视觉上的美学风格,都在不断创新、大胆尝试定义之外的风格

BLACKPINK的四位,虽然私底下性格一个比一个软萌,可舞台之上却是屡次靠SLAY出圈儿


唱爱情曲目却扮成冷酷决绝暗黑女战士,高喊“kill this love”


新歌回归,问着“how you like that”,可下一句歌词与表情却是压根儿不管你care不care的“you gonna like this”

Jennie的首只个人单曲,命名为《SOLO》


歌词写的是厌烦了为取悦另一半而装出来的“天真烂漫 清纯可人”,所以“从今天开始 我要恢复耀眼的solo单身”

从外形开始就不符合人们心中对传统女团定义的华莎,在自作曲新歌《Maria》中高调回怼网络恶评

“遭受太多辱骂 真是撑得难受”

“如此固执是为了什么 你已经足够美丽”

“我的路 方向由自己决定”

“即使将仇恨刺向我 我会狠狠吞咽下去”

拒绝被定义的宣美,在个人solo再次出道之后,不止推出过“我要像花一样 活出我自己”的热门手枪舞单曲<Gashina>

还发过一首单曲《NOIR》,用在病床上、车祸现场等极端场所比心自拍,来讽刺整天为了求赞、博取关注与流量而活在sns上的猎奇人士

不止韩国女团,群名“违规女孩”的女团火箭少女101,用“横冲直撞”来定义自己的团综与20岁

用一首《飒小姐》来为自己发声表态,“我爱做女孩儿/还是做女神/我要我买自己这单”

《青春有你2》中大获好评的舞台《Lion》,刘雨昕、上官喜爱等女孩们用狮子形容自己

骄傲地唱着“前方未知的危机/我不在乎也不在意/像狮子勇敢地去跨越/击碎所有的傲慢偏见”

重新定义女团的姐姐们更不用多说,一首《无价之姐》高调表态

“看我弄潮波浪/多认真的亮相/看我乘风破浪/多诚实的欲望/一个女性成长要经历多少风暴/做自己才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我是我自己的无价之宝”

迈入2.0时代,不再只停留于甜美或性感的“女团”,早已不是单纯为了迎合或取悦而存在的产物

“女团”的背后,是一个个女孩们为了梦想聚在一起,共同以团体之名为自我发声,用舞台传递声量表达自我

在这之上,如果要为新生代女团强加一个定义,那一定是“不被定义”

编辑:萌萌

助理:糖果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