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它的出现震惊了影坛,却因过分真实而饱受争议?

它的出现震惊了影坛,却因过分真实而饱受争议?

时间:2020-03-04 14:53 来源:时尚芭莎

在刚刚过去的第70届柏林电影节上,由俄罗斯导演伊利亚·赫尔扎诺夫斯基执导的《列夫·朗道》系列一经放映,便在影坛掀起了巨大的轰动,不仅被评论家标榜为“极具思想冲击力的史诗性事件”,更是被推测将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作品“!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有幸于竞赛单元先睹为快的观众,在豆瓣短评上更是留下了“一战封神”“过分真实”“见证历史”等字眼。

这部被简称为DAU系列的电影作品,耗费近11年完成,35万人参与,700多小时镜头,250张图片,4000件衣物,8000小时的声音素材,第一部片长就高达330分钟。


如此浩大的时间和资本投入,似乎已经远超单纯讲述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然而想要搞清楚导演的用意何在,我们得先从这个项目的命名灵感开始说起。DAU取自前苏联物理学家列夫·郎道(Lev Landau)名字的最后三个字母。

他被号称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全能物理学家”,1962年因其关于“液聚态”的先驱性理论,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可惜天妒英才,同年列夫·郎道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断了十一根骨头并头骨骨折他即使保住性命,也无法再继续他的物理事业。

起初,导演伊利亚只想拍摄一部记录这位伟大科学家人生最后三十年的传记电影。

图为剧中列夫·郎道在授课的场景

从2005年就开始的计划,却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伊利亚为了完美还原列夫·郎道的生活环境,在乌克兰东北部一偏僻小城复刻了当年位于莫斯科的一个秘密研究机构。

可是在历经了一年的拍摄以后,导演从原来只想着重拍摄一个人物的初心,逐步扩张到还原整个“前苏联社会”的野心。

换言之,伊利亚想要打造一个我们当下所身处的世界的平行时空。他随后招募了超过400名演员和10000名参演者来扮演这个“社会”的居民。更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的出演人员来自各行各业,有著名的艺术家、哲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神秘主义者,也有妓女、罪犯、清洁工等。

他们在DAU世界里本色出演——以与现实生活中同样的身份被隔绝在一个以“1938-1968的前苏联”为主题打造的世界里。

为了保护高度沉浸式体验表演,参演者被要求不能携带任何不属于DAU时代的物品进入拍摄场地,必须使用当时的货币,说话风格和穿衣打扮都必须完全契合前苏联风貌。


不仅如此,拍摄期间参演者戏外的生活起居都必须按照前苏联的生活方式进行。在那里,参演者们照常学习、工作、恋爱、结婚、生子。

如此一场盛大的艺术狂欢,也只有局中人感同身受。三年来除非被特别邀请,很少有媒体人士能够入侵他们的世界。

直到去年,DAU世界才首次以艺术展的形式在巴黎夏特雷剧院、城市剧院和蓬皮杜艺术中心与公众见面。而为了真正彰显其异世界的本质,入场券被做成Visa形式,购买门票前还需在官网完成心理测试,即可为每一位参观者量身打造专属DAU体验,每个人都将解锁不同的参观路线。

正如导演所给出的定义一般,“DAU到底是什么?是电影?不。是戏剧?不是。是艺术?也不是。这是一个唯一的、从未公开的体验。”

按理来说伊利亚这种做到极致的工匠精神应该予以赞扬,但也正是由于片中有太多过于直白且赤裸裸的画面描述,可能带来不适的观影体验引发了不小的舆论风波。

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的负责人还收到了来自俄罗斯记者的联名信,控诉此片在以艺术的名义虐待演员。

为了拍摄一个饥肠辘辘的人们只能吃白菜的画面,剧组购进了70吨的白菜,并为了使白菜看起来又烂又臭,还在上面淋上了水泥。

在一个苏联国家安全局严刑拷问的场面,最令人难以启齿的一幕是女人全身赤裸坐在椅子上,玻璃瓶插入阴道中,动弹不得。而面对质疑,导演则坦言:“我不在乎!她本就是一个我在性虐者妓院里找到的妓女!”

再比如抛弃了剧本,导演让那个本就因袭击和伤害他人罪面对十年牢狱之灾的罪犯Maxim Martsinkevich在DAU世界里组织煽动着”极端新纳粹主义”和“反同性恋群体”。

除此之外,看完此片的记者在报道中还描述电影里有“强奸,人们受苦,被操控,疯狂”等内容。

可是当其中的一个演员卢克·比热接受采访时,他否认了这种指责“它解放了我沉重的思想,释放了我原本被禁锢的情感。如果厌恶这里的压抑感,大可离开。”

导演通过一些方法去刺激这个“社会”产生矛盾,使得人们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伊利亚就像是DAU世界的国王,站在上帝的视角指挥着这张游戏棋盘。

这听上去更像是一场精心布局的大型人性实验,在一个完全架空的环境里,我们更容易看到人类压抑已久的,因为被原本世界的世俗和教条所限制,而不能轻易激发出来的本能。

可是人性在这样的“显微镜”下是否又真的经得起考验?就像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曾说过:“我的任务就是打造两个小时的梦幻世界。”当我们把那些人性中不堪的一面真正铺在大荧幕上供观赏和评判时,会不会有一种衣不蔽体的感觉?而我们又是否真的需要这样的真实?

又或许伊利亚本无在电影史上名垂青史的想法,这一切很可能只是打着艺术的保护伞在满足他的窥视癖和控制欲。

这也有可能是一场不同阶级之间的博弈,从DAU世界幕后投资人是俄罗斯富商这一点来看,如此渴求探索人性弱点和社会的劣根性,是否只为资本家们所用更好地收买人心。


种种设想,只会更加说明《列夫·朗道》的地位将不可小觑。

时间的车轮飞速滚过,人类的发展在经历一个“洞穴”之后又到达另一个“洞穴”。当我们在担心DAU世界的居民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时,有没有想过我们也可能是这现实世界的囚徒。在这同样被人为定义且操控的时空里,又有什么理由去质疑勇敢走出洞穴的伊利亚?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文艺复兴时期的愚人舟,麻风病人们被视为疯子而被原来的文明抛弃,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封闭的小船中,他们却在不知不觉创造着属于自己的文明。如此看来,哪有什么真正的疯癫和文明,虚拟和真实,历史和现实,早已无意分清。

编辑:Jan.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