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事件话题 > 她的愤然离席,打了法国电影届一个狠狠的耳光

她的愤然离席,打了法国电影届一个狠狠的耳光

时间:2020-03-04 14:33 来源:时尚芭莎

前两天,被誉为“法国奥斯卡”的凯撒奖César Awards,因为颁奖巨大争议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当地时间2月28日晚,第45届凯撒奖颁奖典礼在巴黎正式举办。法国导演罗曼·波兰斯基,凭借最新作品《我控诉》,接连斩获“最佳导演”与“最佳改编剧本”两项大奖

但令人意外的是,收获含金量颇高凯撒奖的导演罗曼·波兰斯基,不仅没有获得阵阵掌声,反而迎来了当场多位影人的愤然离席

凭借《燃烧女子的肖像》入围提名的法国著名女演员阿黛拉·哈内尔Adèle Haenel,第一个走出场馆,没等颁奖典礼结束,边喊“羞耻”边退场

随后《燃烧女子的肖像》剧组导演Céline Sciamma、主演Noémie Merlant,以及其他几位演员与媒体,也纷纷退场表示抗议

这一抗议并不是针对《我控诉》这部电影,而是对于导演罗曼·波兰斯基本人、以及将奖项颁发给他的凯撒奖评委委员会

原来罗曼·波兰斯基在导演身份以外,他还是一个因性侵幼女而被通缉的在逃罪犯。

1977年,罗曼·波兰斯基在杰克·尼科尔森的家里,与13岁的幼童萨曼塔·盖默发生关系,犯下性骚扰女童案。尽管当时承认了所有罪行,但在宣判前夜,罗曼·波兰斯基却因为害怕判决不公而逃离了美国

之后四十多年的时间,逃亡欧洲的罗曼·波兰斯基,仍在继续着他的电影事业,但也从未回过美国。这样一个犯有滔天罪行的导演,尽管在艺术方面极具才华,却被很多人视为是“影史耻辱”

César Awards接连将两项重要奖项颁发予有性侵前科的罗曼·波兰斯基,无疑,触碰到了许多人的底线

带头起身离席的《燃烧女子的肖像》女主阿黛拉愤怒到极点,在场馆内边鼓掌边大喊“la pédophilie,bravo la pédophilie(恋童癖万岁,恋童癖干得好)”

事后采访中她也强调:“表彰波兰斯基,那就等于是在往所有性侵受害者的脸上吐口水。那等于是在说,强暴女人的人,下场也不会太糟糕。

阿黛拉这么愤怒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她也曾是一名性侵害的受害者。

2019年11月4日,阿黛拉借法国媒体实名举报导演克里斯托夫·卢基亚Christophe Ruggia,指出当时36岁的导演,曾在她12岁至15岁期间,拍摄电影《恶魔的孩子》时,多次对她实施性骚扰,包括“抚摸大腿和身体”和“强行亲吻颈部”等行为

年纪尚幼的她因为此事受到严重打击,甚至恐惧到令她放弃继续电影事业,直到2007年,高中毕业的阿黛拉·哈内尔在偶然的机会下遇到《水仙花开》的选角导演Christel Baras,才被说服,打开心结说继续演戏

2019年11月26日,阿黛拉决定对导演克里斯托夫·卢基亚提出控告。在指控被确认为事实后,法国导演协会(SRF)聚集300多名协会成员,一致投票通过将被指控的导演除名

同月23日,阿黛拉以女权主义者身份,和《燃烧女子的肖像》导演瑟琳·席安玛公开参加了NousToutes游行,此次游行是法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反对性别暴力示威抗议

对于去年底的这次发声,阿黛拉·哈内尔回应说:发声并不是要追究卢基亚的法律责任,而是法律无视她这样的受害者,希望能打破业内对这类现象的沉默,让这个世界回归正轨

《恶魔的孩子》海报

作为一个曾经被性侵的受害者,我们都能想象到阿黛拉面对罗曼·波兰斯基作为依旧能潇洒生活、且获得凯撒奖表彰的那种愤怒

恶魔罗曼·波兰斯基并不只犯下了1977年那一起性侵案,在之后逃去欧洲的数十年间,他并没有在作品中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是继续将魔爪伸向了身边的女性影人

2019年11月8日,法国女演员Valentine Monnier通过《巴黎人报》,爆料波兰斯基于1975年在瑞士格施塔德的一间滑雪小屋里强奸了她,当时她只有18岁。

2010年,英国女演员夏洛特·刘易斯披露,罗曼·波兰斯基1983年在巴黎对16岁的她实施性侵

“他对我说,如果你未够资格跟我上床,那你都未够资格试镜。我一定要同每个合作的女星睡过,这样才可以了解和塑造她们。我和所有合作过的女性都发生过关系”

这是何等令人发指的恶魔言论!没有任何一种艺术,该以违反法律、侵犯人权为代价!

面对如此狂妄的性侵犯依旧能被表彰,先是在场的影人愤怒了,他们纷纷带头退场抗议;

而后场外的法国人民也愤怒了,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爆发集体抗议手举标语,用游行的方式表达对颁奖结果的不满

“我控诉,波兰斯基获得凯撒奖!

“强奸不是电影!

而刚刚退场的大明星阿黛拉,也脱下为了颁奖典礼准备的Celine礼服,换上了一身便装,与所有抗议者们一起走上街头,游行发声


漫漫黑夜之中,抗议者的声音响彻整个巴黎,他们火把的红光点亮了集体前行的路,也点亮了每一张争取权利的脸

这一幕,不禁让人想起电影《妇女参政论者》中英国妇女为争取妇女选举权而不惜流血斗争的场景,“女流浪者们向前走去,寻找自由的阵地”

而火光之下一张张被照亮的脸,反倒真像是一部现实版的《燃烧女子的肖像》

阿黛拉此次入围的电影《燃烧女子的肖像》,是一部全女性出演、反应男权社会之下女性在被迫接受命运安排途中意外萌生禁忌之爱的电影

这部戛纳场刊评分仅次于《寄生虫》的法国影片,编剧Céline Sciamma斩获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而影片也获得第72届戛纳金棕榈奖提名

导演演员主创团队悉数由女性担任,影片也以“女画家”、“新娘”、“女仆人”的全女性视角展开,被盛赞每个镜头都能定格成画的《燃烧女子的肖像》,是一部女性突破男权社会枷锁的禁欲情书

对比斩获两项重量级大奖的《我控诉》,享誉国际的《燃烧女子的肖像》在凯撒奖上却是除了“最佳摄影(安慰)奖”之外颗粒无收,这让人遗憾的结果,不止像是在往被害者的脸上吐口水,似乎也像是在某些程度上反映了,即便在电影界女性争取主流认可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2月28日凯撒奖场外的聚众抗议之下,凯撒奖董事会宣布集体辞职,但令人无奈的是,在辞职前的公开信中,他们依旧坚称“给作品颁奖应基于作品本身,而不应基于道德立场”

艺术与道德关系始终都是电影绕不开的话题,可就像法国前文化部长奥雷利·费利佩蒂说的那样,“创作者和作品可以分开来对待,但是,艺术家必须要遵纪守法”

我们尊重艺术探讨,推崇创作自由,但不意味着,我们也要容忍艺术家令人发指的暴行,容许同样作为公民的他们,以创作为由凌驾于法律与人权之上

人类漫漫历史长河中,女性从被男权社会排除在外的“第二性”、到近代争取与男人一样的“选举权”、再到现代两性平等互相尊重,我们用一代代先人漫长时间甚至鲜血的代价,才换来了如今写进法律条文里免除侵害的权力

这权力,不该被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侵犯;而本该象征着人类对于美好未来向往的艺术,也不该成为某些人僭越法律、侵犯人权的借口

2020年2月28日,一场本该探讨电影艺术的颁奖典礼,因为一些人、一些事,变成了一个群体抗议、载入史册的历史事件

我们遗憾在含金量如此高舞台上,女性反抗声音只能靠打破规则退场才能被听到;

我们愤怒在全世界关注的典礼中,罪犯依旧可以套着艺术家的外壳逍遥法外甚至被表彰。

“德艺双馨”,永远该是,德为先、艺为后

编辑/萌萌

助理/子洁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