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剑走偏锋的奥斯卡,凭啥独宠他一人?

剑走偏锋的奥斯卡,凭啥独宠他一人?

时间:2020-02-12 15:32 来源:时尚芭莎

不过如今的学院评审的组成成员日趋多元化,而“最佳外语片”奖项也改名成了“最佳国际电影”,那么最佳影片颁给优秀的非英语电影也是指日可待的,确切地说更快,就是今年,就是《寄生虫》(Parasite)。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凯特·温斯莱特在短剧<Extras>《临时演员》(2005)里调侃说,她提名四次奥斯卡但是没有拿过奖,但发现如果是灾难题材那就很容易拿奖了。

《临时演员》(2005)


而今年的奥斯卡似乎剑走偏锋。


往年最佳影片的角逐一般都是两部影片分庭抗礼,比如第83届的《国王的演讲》与《社交网络》,第90届的《水形物语》与《三块广告牌》等。今年的奥斯卡大年,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Parasite)击败《1917》、《爱尔兰人》等大制作获最佳影片,确实给大家带来了不小的意外。


不过如今的学院评审的组成成员日趋多元化,而“最佳外语片”奖项也改名成了“最佳国际电影”,那么最佳影片颁给优秀的非英语电影也是指日可待的,确切地说更快,就是今年,就是《寄生虫》(Parasite)。

 

我们不如做一回剧情向解析,看看它除了奥斯卡之外,还赢得了什么。

 

“不是他们有钱反而善良,而是因为有钱所以善良”

芭姐认为,这是贯穿整部电影的中心台词,仿佛整部电影都是围绕着这句台词铺陈开的。

《寄生虫》(2019)

影片讲述住在廉价昏暗的半地下房子里无业游民的一家四口,爸爸金基泽(宋康昊饰)、妈妈忠淑(张慧珍饰)、儿子基泽(崔宇植饰)、女儿基婷(朴素丹饰),在基宇伪造学历,去富豪朴社长(李善均饰)家担任家教后通过欺瞒,使得一家人都成为朴社长家“寄生虫”的故事。

《寄生虫》(2019)

 

相信朋友们能很直观地感受到片名的意思,一方是有钱且善良,另一方则是贫穷且恶意,是非常直白的角色叙事。可能大家会吐槽它,但往往细节之处见真章。

 

《寄生虫》(2019)

别墅的女主人朴夫人(赵茹珍饰)说着是给家教老师金基宇更多的薪水,但在给基宇薪水之前,在装有薪水的信封中抽了几张钞票出来。当然,给薪水多少全凭雇佣者意志,但这样的前后不一可不是所谓的善良之举。

《寄生虫》(2019)

 

或者说,比这样的论调更准确的是,她大方向上太过“善良”,小细节上又太“伪善”。

 

《寄生虫》(2019)

而朴社长在第一次乘坐基宇爸爸所开的车时,一边说着这不是试乘测试,但手上却一直端着一杯快满的咖啡,注意它的平稳度。而在其他开车镜头中,朴社长都没有喝过咖啡,说明这杯咖啡并不寻常。

 

《寄生虫》(2019)

包括在基婷第一次上课回去,朴社长让司机送她回家,会不会也是想让司机去调查基婷的住所,以此初步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呢?

 

《寄生虫》(2019)

妈妈忠淑说“他们有钱所以善良”,但他们的“善良”,可能更是一种社交辞令,只是他们看不破,也无暇顾及。有钱所以善良,那么因贫穷而生的恶意就可以肆意生发吗?

 

“日光一打开,蟑螂就全部躲起来了”

在影片的开端有一个基宇爸爸弹走桌子上虫子的镜头,而且还是一个特写。

 

《寄生虫》(2019)

再看这个镜头,他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怕被发现被赶走,是不是像极了那只虫子?

《寄生虫》(2019)

 

而在影片当中,这样的呼应与隐喻比比皆是。日光与蟑螂,仿佛是正义与恶意的写照,这或许正是奉俊昊导演想表达的,明晰的戏剧冲突。

 

《寄生虫》(2019)


因为一家人住在半地下室的昏暗空间,所以从窗户往外看能发现随地小便的人。可最开始这种情况出现,基宇爸爸表示无所谓,但看到基宇的朋友敏赫(朴叙俊饰)去教训那个人,却感叹大学生就是潇洒……比起与房子毫不相干的大学生来说,作为户主的他,难道不是更有资格去教训那个人吗?

 

《寄生虫》(2019)

随着他们一家逐渐“攻破”朴社长夫妇的戒备,收入也越来越高,而金钱的积累也让他们仿佛能够从昏暗走向光明,比如这一次,他们走出去做了所谓“潇洒”的事。

 

《寄生虫》(2019)

同时,反复念台词“排练”,就是表达他们的一切全都是装的,这种方式直到基宇和爸爸留宿在临时集中住所的时候被终结。爸爸说:“我们不再需要计划了”,也就是设计的假光明幻象最终要破灭的时候。

《寄生虫》(2019)

 

讽刺的是,他最深的恶意——杀社长的举动,却是在全片最明亮的室外镜头下完成的。

 

《寄生虫》(2019)

而最后他回到阴暗的地下室,也就是“寄生虫”最终的归宿。

“干嘛死死抱着那块石头”

这句话是爸爸问基宇的话,其实在混乱的生日宴发生之前,不止基宇,他们一家人都是这样。

 

《寄生虫》(2019)

石头是财运和危机的结合,在敏赫刚送去的时候,基宇得到英语家教的工作,给家里带来了收入。

 

《寄生虫》(2019)

可是随着事态发展,野心的膨胀,这种财运转变成了危机。他们可是最开始连找到免费Wifi都要喝一杯庆祝的,如今一家人都费尽心机留在朴社长家中谋职,还不满足地住在他家里,变成了真正的“寄生虫”。

 《寄生虫》(2019)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大水淹了那个半地下室房子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这块石头,是浮在水面上的,是不是颇有一种“水落石出”的感觉?也就是从这开始,基宇一家发现事情慢慢变得不可控。

《寄生虫》(2019)

 

最后基宇不再执着,把石头放到海里,也说明他放下恶意。

《寄生虫》(2019)

 

但一个人从恶走到善,或者说他已经行恶想要走上正道,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基宇一家虽然最后表示想要回到正常的生活,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正当财富,但是,基婷永远回不来了。

《寄生虫》(2019)

 

这或许也是奉俊昊想表达的因果循环,包括片子所采取的回环结构。电影最初的画面就是半地下出租屋的窗口,最后一个镜头也是。袜子是人们踩在脚下的东西,而片中它摆放的位置也是与地面几乎同一水平线,一家人住在这下面,说明这家人世俗上的社会地位。

《寄生虫》(2019)

 

而片尾的袜子,更多的是对这家人恶意之后道德上的鞭挞。但至少,阳光能够通过窗户照射进来。

《寄生虫》(2019)

诚然,一部好电影是永远值得回味的。“南宫贤子的旧所”、“美国产的帐篷”等等元素,或许也远远不止一层含义,而《寄生虫》获最佳影片,也未必仅仅是叙事学上的胜利。

最有个性的表述就是最有创造性的力量

《寄生虫》的灵感概念,参考了韩国人概念中的“Decalcomania”,即由墨水创作的画纸折叠后,复印上去的对称图像。奉俊昊表示“它就像这两个家庭,看似类同,但并不是。”在片中不难看出,这个故事的背景是扎根在韩国的。

《寄生虫》(2019)

其实奉俊昊在创作这部充满韩国本土元素的电影之前,也拍过一些典型的“冲奥”作品,反而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在领奖时,他特别致敬了马丁·斯科塞斯,他的“最有个性的表述就是最有创造性的力量”这句话给了他方向,马丁也在台下给予致意。

同时,昆汀看好奉俊昊的电影创作才能,并将之形容为“像斯皮尔伯格鼎盛时期一般”。二人在2013年的釜山就已经认识了,在奉俊昊发言感谢昆汀时,昆汀也在台下俏皮“比耶”回应。

在它获得最佳影片后,韩国总统文在寅发推文恭喜之余,也表示“这是过去一百年制作韩国电影的所有人努力积累的结果,今后政府将进一步为广大电影人提供能够尽情发挥想象力,并放心大胆创作电影的环境。

作为一名电影人,能够达到跨民族的观影共振,不得不说成功。至于“新的韩国电影百年”,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