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为什么叫她电影的女儿?

为什么叫她电影的女儿?

时间:2019-12-03 14:14 来源:时尚芭莎

温暖的秋日午后,在北京电影学院附近,在自己的影视公司顶层,穿着简练、利落、性感的吴妍妍,坐在对面,为我泡了一壶中式茶,摇曳着夸张而有设计感的美丽耳环,娓娓道来一切:电影、制片、女人、女儿……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在奇幻的光影世界里走过,在奇妙的人生旅程中走过,她是吴天明的女儿,她曾为这个身份骄傲,也无比烦恼。后来,她渐渐变成自己人生的主宰。她是继承者,也是开创者:愿梳理过往,更乐意树立一个个新的征程。

风衣外套 Ralph Lauren

她,电影的女儿

吴妍妍的父亲吴天明,是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著名的第四代导演之一,被誉为第五代导演的教父和领路人。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导演没事就出现在吴妍妍儿时的家中,和父亲围坐一处“开会”的场景历历在目。

“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喜欢抽烟,大家做创作,也都爱抽烟,家里常年烟雾缭绕,在烟雾中,大人们谈论着,一会儿一个捷报,一会儿一个获奖。所有人都沉浸在艺术创作中,别的什么也不聊。”

那是对父亲工作的印象,也是吴妍妍少年时的美好时光。除了第五代,很多港台导演和明星也会出现在家中。出演父亲电影《人生》的周里京、《老井》的吕丽萍亦是常客。身为话剧演员的妈妈还会没事就带着吴妍妍去演出后台。

风衣外套 Ralph Lauren

得益于此,吴妍妍很早就看过《教父》,自己也会将港台明星的海报贴满墙壁,还大发少女梦地给大明星周润发写过信。“这些种子,就在我心中深深埋下。”

吴妍妍从小就崇拜父亲。“他像个大英雄,有魄力,宽容、善良。”但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父亲,曾强烈反对女儿也投身影视,他知道从事这一行有多难多艰巨。

18岁的吴妍妍去美国开始学习时装设计,而在完成学业后,如何选择自己的职业变成了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

“我总觉得自己就是应该做电影的人,我一直不甘心。”

考虑良久,吴妍妍决定,学电影。她先在一所著名表演学校学习了表演,再到加州大学学习制片。“整个学习过程,对于我观念中制片体系的建立有很大的作用,学到了很多好莱坞电影的制片体系和系统。”

但她也更加明白,更多的制片之道,尽在实践。

“就像成长,人的一生都不可能停止成长,而不仅仅在求学阶段。”

“靠自己,才真的能走得远”

当年中国和美国有一些合拍片机会,吴妍妍义无反顾地抓住了那些机会,开始实践做了制片,还开发过一些剧本。制片学完,她面对了新抉择:在美国成熟公司做制片人,还是回到中国从零开始?

当时的男朋友无法理解吴妍妍的最终选择:都已订婚,她却决定回国。他质疑她:“我认识你的时候一直认为你是个美国女孩,以为你会在美国永久地生活下去,怎么突然和我说要回中国?”

吴妍妍的回答是:“如果我事业上不快乐,我在美国无论过怎样的生活,也都不会快乐。”

“我留在美国一定能找到一份挺能挣钱的工作,但永远是在为别人打工,没有对项目的主控权。我想主宰自己的创作。另一方面,我也想回来,和爸妈在一起。”

吴妍妍的父亲和母亲,性格完全相反,像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父亲往往冲锋陷阵无所畏惧,母亲喜欢慎思谨言,总是将父亲往回拽。

“小时候我经常和我妈反抗,和她从小一直吵到大,直到最近几年觉得母亲逐渐变老,开始照顾她,对于过往,也都谅解和释怀了。”骨子里,吴妍妍很像父亲,认定了什么就义无反顾,倔强而刚强。

但后来,她才发现,母亲对自己的影响潜移默化:有时那个横冲直撞的自己,会听一下内心的声音,是不是,要停一停、想一想?

抹胸连衣裙 Givenchy

深思之后,吴妍妍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了选择:与男友分手,回国,做中国的电影制片人。这,也是找到真正的自信的开始之路。

回国后,没想到的困难接踵而来:首先是预料之中的缺乏资金,没有资源,但意料之外的是,父亲一点忙都不帮她。她记得刚回国时,人们一听她是吴天明的女儿,会另眼相看,但之后呢?除了最初那多看的一两眼,什么事情全都需要她自己一点点做,真正的信任感要靠自己一点点建立。

“别人不会因为你是吴天明的女儿就放心地把钱交给你,或者信任地让你做事。所有一切,都需要自己积累。让我痛苦的是,我在美国做制片虽然有了成功经验,但在国内没有作品,要说服对方,找导演合作,都是非常难的。“

有时,吴妍妍会怪父亲:“你怎么真的袖手旁观,什么忙都不帮?”父亲的回答是:“你靠自己本事吃饭,不要靠老子!”

“当年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懂了,靠自己,才真的能走得远。”

 

“坚持,是一件伟大的事”

成长期的女儿们大多经历过这样的阶段——对父亲崇拜乃至仰视,在另一个阶段,对父亲的一切却不以为然。

“我爸爸一直不帮我,我就发狠,行,你等我做给你看。”吴妍妍说。

回到中国的这些年,狠劲+韧性让吴妍妍渐渐积累出了一些不错的作品。她也开始收获信任、投资和口碑,渐渐地,人们提起她,不再说,这是吴天明的女儿。也是直到吴妍妍拍《马文的战争》,女儿再三央求,吴天明才做了这部影片的监制。

但在这些年,吴妍妍会常常和父亲吵架,“别再用你那一套来管我了”,还有很多话,现在回想其实对父亲是伤害。

就像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拍摄时,吴妍妍其实是明确反对的。拍完之后,因为发行商多数不看好这个题材,处处碰壁,她也对父亲说了一些很伤人的话,譬如现在的年轻人才不看这种电影,“有一次,给他气得脸都发青了”。

无论怎么吵,内心深处,吴妍妍知道,父亲是自己精神上的顶梁柱。“我曾经想过,有一天父亲走了,我是不是会垮掉。后来父亲走的时候,我看见他躺在床上的样子,心里极度悲伤,但是天没有塌下来,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内心的力量原来都来自这些年他的坚持。”

在去世前的一周,吴天明坐在了吴妍妍对面,郑重地说:“行,你现在做得比老爸好了。以后,老爸帮你。”吴妍妍当时心里还想,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我不需要你帮了,你知道吗?但同时她也感到欣慰,自己的努力与成绩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父亲去世后,吴妍妍看了无数遍的《百鸟朝凤》,每看一次,就像对拍出这部“不合时宜”电影的父亲的理解多了一层。“一遍一遍地,我明白了他,理解了他。他的艺术不容忽视。坚持,是一件伟大的事。

在这个时代,我们很容易就放弃了很多,就随波逐流了,但是他没有。他对艺术的坚持、理想、人性和善良,我的心里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抹胸连衣裙 Givenchy

直到《百鸟朝凤》发行和上映,吴妍妍才真正地开始喜欢人们再一次叫她“吴天明的女儿”,对她来说,那份意义截然不同。

有一年,日本东京电影节做了《老井》的回顾,放映完毕,一位女观众追了出来告诉吴妍妍:“在30多年前就拍出了这样具备人性和社会思考的电影,真的了不起。很遗憾没见到导演,但我想对你说,就是因为看了吴天明导演的作品,我才开始喜欢中国电影。”

2017年,《百鸟朝凤》上映。这部电影从上映到宣发历经了重重波折,方励下跪更曾引起议论。吴妍妍也听到了一些非议,有人说,这是炒作。“我们内心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就可以了,别人不会理解我们内心的情感,这件事我们做得坦坦荡荡。”

父亲2014年去世,而《百鸟朝凤》,吴妍妍用了两年时间去找投资、找发行,直到遇到方励,一起并肩作战,一切走向正轨。

它走入院线,从票房开始只有几百万元,到最终近9000万元票房,这在国产的艺术片里,打破了国产文艺片的票房历史记录。在浮躁的电影市场大环境下,是对艺术电影的一次证明。“这是父亲的最后一部电影,在他走后还能创下这样的奇迹,我觉得算是对得起父亲了。”

最近,毒舌电影和爱奇艺为《百鸟朝凤》组织了一次观影团,吴妍妍也到影院出席,现场来的观众全都是90后。年轻的陌生人对她说,我们喜欢这样真诚的电影。

 

“为中国电影的广阔世界提供更多可能性”

因为《百鸟朝凤》的成功经验,吴妍妍后来做了《至爱梵高》的宣发主导。这一次的成果异常成功,中国票房成为了全世界第一。

近期,吴妍妍在筹备一部关于时尚界黑暗斗争的网剧,并且在做一部去年拍完的中美合拍关于留学生的喜剧电影的后期,男主角由《流浪地球》中的爆红演员屈楚萧担任,最近还有一部新电影《通往春天的列车》,由任素汐和李岷城主演,已入围釜山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连衣裙 Stella McCartney

她觉得自己做的最有意义的工作,是作为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负责人。她似乎不再努力去证明自己是谁,而越来越喜欢表露对于父亲血脉的承继。

在基金会成立的这几年,吴妍妍依旧秉持纯公益的理念。刚成立时,她身边只有两个合作伙伴。“当时我要做自己公司的事,还要做基金会,而且不太确定要将它做成什么方向,每天非常焦虑。”

那时,虽然对影视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但对公益项目,吴妍妍是完全的空白。每天,不同的情况找到她,有时琐碎到令人发懵,但又不得不自己去解决。“有时候自己难免有退缩和畏惧的情绪,对前方充满了迷惑和恐惧。我记得有一个夜晚,突然,我在梦中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你给我站起来,怕什么怕!

吴妍妍腾地一下就醒了。

她一点点地面对和解决所有细枝末节的问题,好在,因为她的发心、她的态度、她的品格,一路遇到了很多愿意伸出手来帮助他的人。三个从来没做过公益基金的人,就这样摸爬滚打地一路成长,去磨合,去融资,去找项目,去帮助编剧、导演、制片人……

因为自己是制片人,吴妍妍知道中国电影若要打好工业基础,除了导演和编剧这两大类人才的培养,制片人也不可或缺。所以,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从成立初始就确定了三个非常明确的方向:扶持影视行业最核心的三大人才——导演、编剧和制片人。继承了父亲已经做出的系统培养的编剧班,吴妍妍将触角延伸得也更加广泛,同时培训进行得更加深入。

2019年,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已经开设了4届培训班。每一年,吴妍妍和团队的人都会从国内外请编剧大师,培训编剧学习;在制片人方面,基金和戛纳电影节做了官方合作,每年派遣制片人去戛纳参观制片工作坊,驻扎中国馆并向来到中国馆的各个国家的电影发行公司制作公司等推介青年制片人项目。至于导演们,每年都会举办一次高峰会和论坛展映,从几百人中选出15名导演,通过高峰会进行路演,同时邀请上百家投资公司前来,对有兴趣的项目约谈。

连衣裙 YE'SbyYESIR

着眼于青年电影人,以制片人、导演和编剧的“三驾马车”驱动,发生强烈的化学反应,吴天明基金让更多具备潜力的后辈浮出了水面,也收获了肉眼可见的成绩:从《西小河的夏天》到《何日君再来》《郊区的鸟》等都是获奖影片,还有刚拍完的几部电影《加害者,被害人》《之子于归》《无名狂》《1999》《兔子暴力》《荞麦疯长》等都有着非常厉害的创作团队,并且《荞麦疯长》即将上映。

这些影片在创投的推动下,从无到有,为中国电影走向广阔的世界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基金培育计划扶持的《暴雪将至》制片人肖乾操,就是在戛纳打开了思路,从接触到说服段奕宏主演,直到做出电影、进行后期的各项推动。本片获得2017年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还为段奕宏斩获影帝大奖。

2019年夏天,戛纳影评人周单元上映了闭幕影片《春江水暖》,这是该片的首映,导演顾晓刚也是被吴天明电影基金会发掘的。

就像《1999》的导演罗艳说的那样,“好的作品很多是从苦难中生长开来的”,电影能够将个人的苦楚转化为共情,在浮躁年代中,从苦楚中挖掘出黄金般的财富。

吴妍妍说:“我知道这个年代很浮躁,但这几年,父亲的精神和他的那股气,一直是推着我往前走的力量。这像一根线一样一直提着我,向前走,向前走。直到父亲临走之前,他都是一个每天在学习、拥抱好奇的人。我有时沮丧的时候,就会想想父亲,让自己站起来,像他那样,往前冲。”

采访就此结束了,我却在想一个问题。吴妍妍会想起那个黄金般的20世纪80年代吗?那会是秋日午后的沉思,还是梦中的回味?后来她告诉我:“我怀念和向往那个年代,大家的开心很单纯,荣誉感也很强烈。一切都是为了电影,电影是至高无上的梦想和追求。”

我想起在那个年代里,在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里,吴天明骑着自行车,载着女儿,被警察拦下:同志,请出示一下工作证。看到工作证上的名字,警察啪地敬了一个礼:谢谢你!谢谢你们的电影!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十二月下 时代人物

摄影/钟灵

监制/王晓白

编辑、形象/猪GK

文/孙三好

化妆/吕燕

发型/泽南

统筹/YashuKuo、李溢懿

服装统筹/陈譞、梓子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