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赵又廷:在阳光未及之处选择阳光

赵又廷:在阳光未及之处选择阳光

时间:2019-11-26 08:18 来源:时尚芭莎

上次登上BAZAAR封面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赵又廷收获了观众的狂热关注,他却对“趁热打铁”这件事保持警惕,又经《南极之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等几部电影,2019年他以戏中戏话剧导演的身份在《兰心大剧院》中为自己找到了新的可能。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我们时常感慨当代人对成功和幸福的理解太过狭隘,但很少有人真的敢往反方向走。赵又廷就是这样一个特例,或来自天性使然,或来自家教传承,无论身处什么温度,他始终是那个眼神清澈、笑容真诚、说话温柔的绅士公子,即使身处黑暗,他也愿意选择阳光,无论人生走到哪个阶段,他终究会选择站在生活这一边,去拥抱家人和爱。

勇于向前一步才可突破瓶颈

为本期BAZAAR拍摄封面时,赵又廷已经在横店开工了3个月,这部新电影会让他忙到新一年的春节。


这是赵又廷第四次踏入“横国”,前几次是徐克导演领队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被赞“整容式演技”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而这次比较特别,女儿还小,爸爸一出门就是好几个月,他为此纠结过,后来听人说真正不容错过的是“等她再大一些,开始学习很多新技能,开始说话”,每天都会带给父母惊喜的时候,这才稍稍宽心。


这个项目前,赵又廷已经休整了一年,也感受到了身为人父的压力,要负起责任来,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拍完后希望可以小歇一下,然后再拍吧,现在下一步还没有定。


等到再出现这种小压力的时候,再来一轮又是两难,我又很喜欢平衡,希望工作跟家庭都平衡。我觉得都会好的,边走边看。”


衬衣、开衫、长裤 均为Prada

印花衬衣 Gucci

领带 Saint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上一次接受BAZAAR采访时,赵又廷就在“用生命燃烧的艺术家”和“生活”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随之而来也会让他开始思考这是否也给自己带来了某种表演上的瓶颈,《三生》之前,这个问题就开始隐隐在他心里徘徊。


“我也跟娄烨导演表达了,我很多时候都太保守。我一直是一个非常有礼貌、有家教的人,但这些会影响到我在表演上的突破。”日常生活工作中,他往往更愿意照顾周围人的感受,从小他就“特别有牺牲意识”,服务大家对他来说是种享受,即使是坐下来接受采访,也要先把矿泉水拧开递到对方手里。


惯性蔓延到表演上,变成了“即使有想法也不敢那样做的担心”。“因为我怕我做了,第一人家可能会觉得不舒服,因为不在剧本里面;第二可能会冒犯到人家;第三人家接不住,就没有用了。所以我就把这些想法全部放下来,就自己乖乖演该演的东西。”


其实赵又廷很明白自己想突破应该怎么做,只是他做不到,那就是表演的攻击性。他是看好莱坞电影长大的,像马龙·白兰度这样隔着银幕挥洒信息素的男演员,厉害之处就是这种表演的攻击性——会直接给观众带来生理冲击,而这样的表演往往不是剧本里写好的“往前走一步”“大吼一声”这么简单。所以赵又廷还是想试试,迈进那一步试试看。


《兰心大剧院》给了他机会,准确地说,是娄烨给了他这个机会。在这部戏中,他饰演一名话剧导演谭呐——一个戏中戏的掌控者。这个角色或许有文人的含蓄和上海男人的温柔,但在工作时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Alpha male的信息素。


“我最享受我当导演的一点是,当确认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大家都就位,然后每个人都看着我,等我喊开始。我就不喊,就在那里感受。好像耗这样一会儿,再开始,最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小孩子气。”这种看似任性的瞬间,就是电影中导演这一角色作为全局掌控者炫耀权力的时刻,那是一种独裁暴君般的权力诱惑,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抗。


西装、长裤、大衣 均为Dior

衬衣 Prada

领带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赵又廷第一次进《兰心大剧院》这样的剧组,剧本围读非常多,每一次娄烨导演都很开放地听取演员对角色的见解和建议,直到最后赵又廷已经和谭呐灵肉合一,娄烨再把他放进兰心大剧院的场景里。


那是一个精心搭建的实景地,一走进去赵又廷就感受到了空气中流淌的故事和灵魂,那种自然形成的属于这个剧院的重量压在他身上,在那个连摄影灯也没有的、全靠自然光的自然场景中,没有任何干扰因素。这个时候娄烨对他说:“整个剧院都是你的,随便。”巩俐的态度也一样。


“我们第一场对戏,她演完一条之后就笑着跟我说:‘你是导演,我都听你的。’我倍感压力的同时又觉得,我得挺身而出,我可不能拖俐姐后腿啊!”于是他打开了那扇尘封的门,释放自己的侵略性和攻击力,享受了一把身为导演的权力欲望,勇敢地与陌生的自己相遇。


“粗俗一点形容,就是‘我的权力是最庞大的’,你只要看我就可以,不用管其他,我就可以撑住这部电影,‘Watch me’的感觉。”


“我觉得表演瓶颈的困惑算是解决了,就更加自如一点。我现在进入另外一个尴尬的处境就是,当经历过娄烨的片场之后,经历那种最舒服的表演状态之后,就觉得这边又上了一个枷锁。”


回到常规环境,赵又廷不得不再次顾及起灯光和镜头,乃至镜头轨道推过来的时机,他有点想念那种“就一直怼着我,怼到我有状态,拍个20分钟嘛”的时刻,毕竟娄烨的创作方式是去培养演员的状态,从围读剧本开始,到确保表演环境足够有代入感,再到分出一部分创作权给到演员,让人觉得成片里80%都是自己基于的创作。


“我后来就发现最醇厚的都在那些拍了30分钟的长镜头里面,最后一秒也没有用,但那反而是最有用的东西。”因为这30分钟的长镜头把演员带进了角色,后面就不再是表演,而是自然而然的“感受、反应、表达”。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关于瓶颈,赵又廷思考了很久,一路走来他和很多著名导演合作过,体验过各种不同的风格,并在其中不断成长,在成长中寻求突破。非常了解赵又廷的蔡岳勋导演在拍《痞子英雄2》的时候就开始跟赵又廷讨论表演瓶颈的问题,在赵又廷心里种下了一颗渴望寻求突破口的种子。


“我算是被他带出来的,他知道我的进步方向,觉得我应该演一个跟我完全相反的、特别粗暴的人。”所以赵又廷有段时间内心总不自觉地冒出疑问:这次会不会又是赵又廷演赵又廷?要怎样才能更上一层楼?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之后,观众对赵又廷的评价是“整容般的演技”,当然这得益于他对这个角色的研究和理解,准备做得很充分,但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贵族式的良好家教,这种对妻子的深情,还是赵又廷。


高领毛衣、睡袍式大衣、长裤 均为Balenciaga

所以对他来说,那一步似乎还没有迈开。而这部戏之后,面对更多的选择和机会,以及更多带着“美男标签”的角色找上门,赵又廷主动选择了见好就收,退回自己的小世界里与表演的瓶颈搏斗。


直至遇到娄烨。“拍摄《兰心大剧院》期间,每天收工回去,就会茫然地坐在沙发上,回想我今天干了什么,又想不起来。所以我实际上不知道演得怎么样,同时觉得如果我演得那么自然、那么真实投入的话,我会不会不自觉地带个人习惯的东西进去?我没有在演的感觉,我会不会就是赵又廷?

结果看了电影之后发现,没有,是陌生的,还蛮踏实的。”这种表达和表现就像和自己博弈,在不同的岔路上试错,直至找到最适合自己、最舒服的状态,然而这也不是终点,还是要学会收拾心情继续向前。


而陈凯歌又很不一样,这位手握金棕榈奖的导演看中的就是赵又廷本身。“我喜欢你真诚的清澈的眼神。”赵又廷在其中习得的则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要去想着我在行善需要有回报,行善应该就是一个自然的东西,做了就是做了。联系到表演上好像也是如此,就是不要有所求,不要想多了。”


当他为了《兰心大剧院》这部电影去研究了战时上海的历史、去和角色融为一体、去体验了Alpha male掌控全场的爽感、去见证了自己创作的成果之后,他仍然要回归现实,要回归那个光合时刻,处处照顾大家的、乐于牺牲的、努力维持着平衡的自己。他不要做性格演员,不要做性感野兽,不要做马龙·白兰度这样的Alpha male。


高领毛衣、风衣、长裤 均为Boss

他明确地了解自己,也坚定地选择。“如果真的要变成那种状态,那我必须从日常生活开始就要改变,这样的话圆圆肯定很不舒服。我觉得我好像不适合做那么伟大的事情,乖乖地演戏就好。”


虽然他也很希望每个导演都可以给他一个30分钟的长镜头,然后只保留需要的瞬间,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是工作,是他想要经营的事业,不是全然的艺术创作。即使真的像《上海之死》那样遇上世界大舞台炸裂崩塌的历史性时刻,导演谭呐也不会是那个“大家跟着我上,那个出头的人”。


“如果我不出来,大家会遭遇到很多不好不幸的事情,那我当然就出来牺牲,没问题;但如果不太需要我的话,就会选择跟喜欢的人慢慢地度过这世界末日。”


永远选择善良


在赵又廷的理解中,《兰心大剧院》中的导演谭呐代表着单纯的美好,在那个世界即将炸裂的漫天烽火的年代,在做什么都可能无济于事的环境里,谭呐选择了阳光,即使“在内心深处也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他还是永远选择善良,永远选择原谅,他受的伤都无所谓,只要别人好就好了。即使身边的人背叛了他,他也不会放弃他们,就这一点,我可能做不来。”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阳光未及之处选择阳光,也是赵又廷一直以来在做的。


在“一天只做一件事”的维多利亚上学,他从不需要急迫地去争取什么、改变什么,只需要安然地过着属于自己的慢生活。生活没有让他经受过的苦,他从书中习得。年少时读村上春树,让他发现了自己性格中的悲观和黑暗,一种心智尚未成熟就过早受到哲学冲击的结果,有时甚至会想“我是谁”想到失眠。


毛衣、长裤、腰带 均为Boss


直到近年,生活的幸福消解了那些黑暗的影响,他由此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合时刻”。读到《横道世之介》,就是他心目中“超级光合作用的书”。“那个人活出自己的规则,他在自己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他永远都很开心乐观,他影响了所有的人。”另一种接近光合作用的,则是《小王子》,看似爱情,更有爱情、亲情之外的格局。


走过少年又廷的烦恼,在阳光未及之处选择阳光,赵又廷愿意将自己的“光合时刻”传递给更多的人,书是最佳载体。他以“光合时刻”为名开启了自己的读书公益项目。“最近任务非常艰巨,因为我们还是想要再做一次‘光合时刻’。


下一个活动是推荐书,也会捐赠书,所以我必须要有书单,但能够符合光合时刻的书其实不是特别多。它要有正能量,也需要引发思考,或者有疗愈性,不是一种特别傻的正能量。”他的选书标准相当“苛刻”,在近期进入讨论的一份50本书的备选表格中,详细标注着“推荐意见”“又廷意见”“团队意见”和跟进状态。


有的书整本都好,但可能只有一句话或者一个价值观偏差。“我不能接受的,我就会‘咔嚓’,我得负责任。”他将自己由暗转明的过程也形容为“光合时刻”,他希望可以通过大家一起努力,像横道世之介那样给他人带来“善”的影响。


关注自己的生活,关注身边的家人,光合时刻将他从黑暗中拖了出来。“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彻底转变了,本性也许还是黑暗的,但身边全部都是光,都是灯,好几个假太阳,把这黑暗打得一片光明。


因为我发现,当自己真的是在特别乐观、特别正能量的状态时,我会影响到身边的人,让他们也变得开心,我觉得那多好呀。也不需要做太多,转换一下思路就好。你累,永远有人比你更累;你不顺,永远有人比你惨。你已经有那么多好东西,不如把焦点放在它们上面。”


做一个快乐的人就好


“我得负责任。”这句话早早就扎根在赵又廷心里。还记得早年他刚入行的时候,每天收工回家都很疲惫,母亲很心疼。后来父亲赵树海很严肃地跟他分享经验:“以后每次回家前都让自己清醒一下,深呼吸三次之后才进门。”


要把那些负面情绪留在外面,不要让家人担忧,“要是让她心疼,不如你就别做这个了”。这样的家庭教育影响赵又廷至今,现在他进入婚姻的新阶段,有了小孩之后就更要“承担起家庭支柱”的责任,好好运营自己的事业:“其实挺现实的,现在大环境不好,我还比较幸运,还有选择可以做,还可以去拍好作品,应该珍惜。现在圆圆也没办法,我得去工作,我得去好好经营。”


赵又廷曾经说自己的幸运之处在于,圆圆在想要一个安稳的家的时候遇见了他。而他也在身体力行地让人觉得,有谁会拒绝这样一位永远选择善良的体贴绅士呢?


高领毛衣、风衣、长裤 均为Boss


2014年成婚,2019年得女,两个人始终处在一种有效的沟通状态中,他们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在互补中一起让他们的小家庭运转向前。当赵又廷选择为了家庭出去工作的时候,圆圆就会做好所有的后勤,让这个不太会照顾自己的男人安心地工作。


难能可贵的是,在充分的沟通中,他们都明确地了解,生儿育女并不是为了推进感情或者维系感情而做的动作,而是一种顺其自然的阶段演进。“婚姻对我的转变会更大,因为我们俩有很多互相良性影响的部分,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向往的生活节奏和相处的模式,现在只不过多一个小朋友而已。


并不是说因为她,我们才看到了有一片新大陆,而是我们已经打造了一幢非常坚固的房子,我们都已经探索过了,现在只是把小宝宝带进来住。”


对赵又廷来说,把他带到阳光下的,始终都是家人,他思考的重要命题,也都出自家庭生活。当他陷入自己的小世界,是父母谆谆指引,是家庭新成员将他拉回现实;当他解放自我,找到了伟大演员的感觉,是顾虑到圆圆的感受,他又将那个恣意的自己安放回内心深处。


我们时常感慨当代人对成功和幸福的理解太过狭隘,但很少有人真的敢往反方向走。赵又廷就是这样一个特例,或来自天性使然,或来自家教传承,无论身处什么温度,他始终是那个眼神清澈、笑容真诚、说话温柔的绅士公子,即使身处黑暗,他也愿意选择阳光,无论人生走到哪个阶段,他终究会选择站在生活这一边,去拥抱家人和爱。


 BAZAAR 独家对话 赵又廷

BAZAAR:《三生》热度很大,那时到现在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赵又廷我觉得我们把《三生》的那一段整体上都处理得非常好。从一开始要接这个戏,当时好几次想要拒绝,但经纪人大力推荐我去演,妈妈也想看我演一个帅帅的古装。它爆这件事是超出我自己的预料,我本来以为应该会挺好,但没想到那样。


但我觉得,我们见好就收的这个态度,很感激公司愿意陪我这么做。因为一般都是打铁趁热嘛,但我那时候想的就是nononono,见好就收。


BAZAAR:当下你在思考或面对的重要命题是什么?


赵又廷最应该面对,但往往自己因为懒惰跟不愿意去想的,就是女儿的未来嘛,就是接下来我们的家要怎么去run会比较好。会想到很多,那一切都是未知的。我工作?圆圆工作?两个都工作?两个都不工作?宝宝在哪里上学?去哪里?我们要在哪里待着?未来的生活会怎么样?


其实就是我会想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家庭生活,一直在想。爸妈年纪也大了啊,我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怎么平衡生活跟工作?不能不工作啊,还是得工作啊。都是这些,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


BAZAAR:你会希望女儿成为什么样的人?


赵又廷跟我一样,从头到尾跟我一样就完美了。我还挺喜欢我自己,所以我觉得跟我一样还挺好的。有家教有礼貌,为别人着想,是一个快乐的人就好了。


BAZAAR:要照顾别人的感受,是从小父母就这么灌输给你的吗?


赵又廷多多少少都有吧,但蛮大一部分可能就是自己的天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特别有这种牺牲意识。在服务大家、看到大家都开心的时候,我其实是享受的。如果汽水就差一瓶,那我不喝没关系,你们喝就好。都给你,我无所谓。


BAZAAR:有女儿之后你有什么变化吗?


赵又廷现在还好,好像没有太大的转变。可能我还没有一个身为父亲的自知吧。


BAZAAR:可能还是要她跟你有交流了之后。


赵又廷我很期待,但我觉得这样就有所求了,有痕迹。我确实有所求,因为我觉得感受对表演有很大的帮助。你不可能在其他任何地方感受到那种冲击,很期待那一刻来临。


BAZAAR:现在看剧本或选角色时,会想以后女儿看到这个角色怎么看吗?


赵又廷没有,但我觉得没有一个孩子会特别喜欢自己父亲或母亲的作品。就是因为她会有一种很奇怪的错位。我确实很难联想,我每次看到我爸的作品,我会有点无法完全投入。


因为他是我爸诶,我就觉得:“你是我爸,你怎么在那儿?你不在我旁边,我们不是在一起吃饭吗?为什么在那儿?”现在自己干这一行也会。我们俩拍《第一次》的时候是我最奇妙的一个经历,自己爸爸演自己爸爸,怎么都过不去啊,太奇怪了。


为什么要在戏里面还要被他骂?就不能慈祥一点吗?所以我不会去想我女儿会希望我演什么不演什么,可能唯一会在乎,她长大了,她如果说爸爸去演FROZEN十三季,我可能会去,如果那时候还有公主,对吧,我去演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


BAZAAR:2020年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赵又廷从今以后我每一个愿望应该都是一样的,希望女儿健康快乐地成长。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十二月下 封面人物

摄影/张悦(Zack Image)

策划/本刊编辑部

监制/卫甜 

形象/Renty 

编辑&采访/徐晓倩 

文/道臣岚、徐晓倩 

化妆&发型/木子 

时装统筹/于秋怡 

时装助理/Yashukuo、李溢懿、张毓 

助理/贾依凡 

视频导演/于秋怡

视频拍摄/彦辰

视频剪辑/于秋怡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