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BazaarVLab | Z Generation Musicals: 音乐偶像与不灭梦想

BazaarVLab | Z Generation Musicals: 音乐偶像与不灭梦想

时间:2019-09-27 01:52 来源:时尚芭莎

Z世代的音乐人们,出生于华语乐坛的黄金时代,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中度过童年,又在全媒体的构想中走向成人。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他们是主流音乐舞台上的入侵者,旧有的规则、体系、标准,在他们身上统统失效。他们不再执着于完美,也不担心缺陷,比起“符合标准”,他们更想表达自己。


这一股不可小觑的新生力量,旁逸斜出,野蛮生长,在不经意间,已经绿意盎然。

我们邀请了Cindy、窦佳嫄、陆政廷Lil Jet、钱正昊、周奇、张钰琪六位00后音乐人来进行这次专题拍摄。

年少成名的他们,选择了一条和同龄人不同的道路,在各自不同的音乐领域崭露头角,初露锋芒。他们有想致敬的偶像,却不想做任何人的替代。周遭声浪越是喧嚣,他们的自我认知越是清晰。音乐人,这个梦想对于他们来说,简单、纯粹、明朗。



Cindy


“在我糟糕的时候,看她的采访能给我力量”

“了解我们组合的人都知道我们是阴差阳错不小心闯入娱乐圈的,”回忆起自己的出道经历,Cindy坦诚而直接,“刚开始被众人嘲笑的时候,除了颜值,我们的业务能力确实是像大家看到的那个样子,是业余水平。”她不讳言惨淡的曾经,直面过去那个糟糕的自我。在被大众质疑、嘲笑的时刻,Cindy没有退缩,反而开始积极寻找自己的方向。偶像,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摸索之中逐渐浮现的。

刚开始的她,想要学唱歌跳舞,却苦于没有路径,满腔热情不知往哪里去。“后来我们遇到了铠麟哥,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制作人,他让我们通过‘多听歌’的方式去培养和了解自己对音乐的喜爱,从音乐中去发现自己,最后找到自己最喜欢的风格。”听的音乐越来越多,看的采访越来越多,Nicki Minaj逐渐成为了Cindy“最喜欢的女人”,提到MinajCindy止不住地感慨:“她真的太好了。”

高举“个性”旗帜的欧美DIVA Nicki Minaj,在间或流露出稚嫩的小女孩面前,几乎是许多难解困扰的答案。“她非常敢做自己,对自己的打扮和身材都超级自信,从容又大方的笑最让我着迷。她说话直接又有道理,记得有一次记者问她为什么出场费这么贵?她直接就很搞笑的说自己屁股上都是填充物,她为自己付出这么多凭什么不贵?”说着MinajCindy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带着笑意,仿佛也在构拟出一个关于自己未来模样的想象。

至于谈到现在和Minaj相似的地方,Cindy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最像的地方应该就是我们都是‘假发皇后’,因为我每次工作造型老师都特别爱给我戴假发!哈哈哈哈哈!”

“请你自觉改变不正确的审美”

3unshine组合出道的Cindy,她的成名像是一场意外。比起精心计算的完美答案,她总是出其不意,但又让人惊喜,就像标准答案之外,看到同一道题的第二种解法。

在火锅店里初次见到Cindy,她穿着简单的T恤,素颜,留着乖顺的齐刘海,比大众想象中瘦很多,乐观又爱笑,是个毫无距离感的可爱女孩。但当她做完造型来到镜头面前,瞬间迸发出的自信带着强烈的感染力,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衣摆随着她的动作掀起,显露出隐隐的肌肉线条,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坚毅的力量感。

“我每天都要跳舞,跳舞真的是一项很好的运动,”Cindy微笑着解释自己身材的变化,“我觉得健康的状态就是最美的样子,因为那种气质会让你整个人都很阳光,阳光的东西总是会给人带来好心情。”

这个小小年纪就被称为“C的女孩,出道以来并不是一直面对鲜花和掌声。恰恰相反,处理争议和质疑才是她的家常便饭。出道后的“名声”并没有带来多少真正的红利,和普通人想象中成名后的光鲜不同,她在短短两年间,已经经历了签约又解约,低落与彷徨,比起刚刚出道时一夜爆红的不知所措,现在的她得到了更多机会,姿态却更加从容,更加确定。

今年开年初,3unshine获得了由Q China2018年度音乐盛典颁发的年度特立独行艺人奖,面对奖项的认可,面对独特这个标签,Cindy的态度有着超出年龄的云淡风轻:“我们其实一直都没有刻意想要把自己变得那么‘特立独行’,我们只是在朝着好的方向不断进步。要说什么地方独特,肯定就是我们一开始到现在都看起来非常淳朴,因为娱乐圈没有我们这么淳朴的(其实就是土),土着土着就被说成‘土酷’了。”

比起扮演一个空洞的独特的符号,她更想专注在音乐上。去年她发行了个人单曲《不正确的审美》,今夏,又在《乐队的夏天》里作为助唱嘉宾和新裤子乐队合作了一首《艾瑞巴蒂》,和新裤子乐队的合作,对于Cindy来说是一次奇妙的体验,她收获了“太多的第一次”,也和赵梦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见到了关于音乐更广阔的的天空,心中关于未来的音乐想象也在一点点拼凑完整。接下来,紧锣密鼓准备着的演唱会在等着她了。

距离发布个人单曲《不正确的审美》已经快一年的时间,即将要在演唱会上重新演绎这首歌的Cindy,心境已经和一年前不同。“其实每次表演自己的solo单曲的时候,我对歌曲要表达的意思都会有新的领悟。以前记者问我怎么理解《不正确的审美》,我都会回答说审美是多元的,审美没有唯一标准。但是现在我觉得,这首歌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要我们大家学会独立思考,美的反义词不是丑,是‘从众’。当你因为别人的声音而改变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你的审美就是丑的。

不同的外表不再是划分美与丑的标准。当Cindy站在舞台上,也许有更多人愿意和大众眼中的缺陷和解,热爱那个不完美的自己。

窦佳嫄


“我喜欢她活出了自己”

作为光芒四射的窦家二女儿,窦佳嫄似乎并没有要迎合任何人想象的兴趣。出现在拍摄现场的她,个子高挑,一头金色短发,“原来染的颜色褪掉了”,清瘦又寡言,看起来和这个世界不太熟。喜欢cosplay的她,面对要复刻音乐偶像的要求时,选择了韩国女歌手泫雅。

少年感十足的短发女孩,做出了非常不一样的尝试。要还原出一个甜美妩媚的“小野马”,窦佳嫄别上了彩色的发卡,穿上了露脐的短衣。至于被问到喜欢泫雅的理由时,窦佳嫄的答案显得直接又单纯,“因为我看到的她敢于面对自己的生活”。“勇敢”,是还没有成年的少女至高的褒奖。在成长的路上,外界的噪音,纤敏的内心,阻碍和干扰永远存在。但她有着觉悟,有着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奋力一搏的孤勇。

尽管喜欢泫雅,尽管和泫雅一样都很爱跳舞,窦佳嫄依然是窦佳嫄,并没有想跟风做和泫雅音乐风格类似的东西。性感与张扬背后的生命力是她喜欢的,她也想要像泫雅一样直面自己的生活,活出自己。

星星有自己的原野

在拍摄现场化妆时,窦佳嫄拿到了配音稿,看到“他们说我是月亮只会反射太阳的光”这一句,蹙起了眉头,小声问:“月亮能不能改成星星?我很喜欢星星。”说起“星星”,窦佳嫄的眼睛变得格外明亮。

从“DDDouJY”到“窦佳嫄_hoshino”再到“Hoshino_窦佳嫄”,“hoshino”这个和星星有关的日文名字在她的心里占据着愈来愈重要的位置。“hoshino”在中文里被译成“星野”,逛展子,出cos,在B站发视频,都是她喜欢的日常。虽然因为学业和音乐,逐渐淡出了,但骨子里的热爱还留在“hoshino”这个名字里,给她提供恒定的温暖。让窦佳嫄用三个词形容“星星”,她犯了难,即使将脑海中的词库搜刮干净,也难以呈现万一,“耀眼,亲切,希望……有太多词可以形容它了,所以这三个只是其中一部分,不代表全部。”

父亲窦唯是中国摇滚乐教父级人物、母亲高原是用镜头记录下摇滚时代的资深摄影师,然而窦佳嫄走上音乐这条路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理所当然、轻而易举。母亲高原一开始并不支持她做音乐,反复说“你想好了再说”,但是她依然决定进入音乐世界,并且是和“家传”的摇滚完全不同的音乐类型。她第一次站在舞台上,是在北京的愚公移山酒吧,只有十四岁,为妈妈高原的生日会演唱一首The Cure乐队的《Love Song》。在摇滚酒吧的音浪里,穿着lolita小裙子的十四岁少女,一双新鲜的眼睛打量这个熟悉的摇滚世界,然后毅然决然走上另一条全新的音乐之路。lo裙和摇滚酒吧,对峙成一个反叛的姿势。

“难以预料”这四个字在她身上体现得无比彻底。纵然和摇滚乐队共同演唱,在摇滚酒吧第一次公开亮嗓,坚定选择了音乐这条路,她也没有要循着父辈的轨迹做摇滚的想法。遵循兴趣,而不是遵循家传,似乎才是Z世代年轻人的共同烙印。这个从小爱看日本动漫的女孩子,从没觉得兴趣只是玩玩而已。她自学日语,没有经过任何传统课堂的规训,问她有什么学习日语的技巧,她的回答毫无匠气,带着股孩子的天真,全凭“多看多说多听”,“敢看敢说敢听”,日漫,日剧,日影,每一次在日本的旅行,都是她的日语“教材”。她的第一首歌——与Timers乐队合作的《幻》,就是用自己用日文创作的歌词。回忆起当初写词的心情,窦佳嫄脸上露出了努力思考的表情,“在初中的课堂上”,“中心思想肯定是跟黑白有关的”,她用颜色描绘抽象的感觉。

而《Star》,则是窦佳嫄正式向音乐世界进发的一声号角。这一首标志着正式出道的单曲,凝铸了她的无限心血,歌名就是窦佳嫄最喜欢的“星星”。为了配合自己一直喜欢的音乐制作人Deco*27,她要在每个课业繁重的周末,奔赴日本练歌、录音。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她作为音乐人的素养没打任何折扣,每个细节她都格外关心。为了符合《Star》整体的节奏和氛围,MV里她还加进了一段“特别炫酷”的舞蹈。难得的是,尽管喜欢用日文表达、演唱,但窦佳嫄还是为ACG感满满的《Star》写了中文版的歌词,她不想圈定自己的听众群体,希望更多国内的听众可以听到。这不仅是尊重听众,也是探索着走出圈层。

表面上看,窦佳嫄似乎选了一条和摇滚完全不一样的音乐之路,电子音乐,J-pop,K-pop,等等,但摇滚精神里的洒脱与专注却从未离开。她流着这样的血液,注定要为热爱的东西发光发热。没空理会网上的喧嚣,《定慧嫄》里少女空灵的声音随着音乐节奏缓缓流淌,她已经又在路上了。


陆政廷Lil Jet


“他的音乐做到了我们这一代的极致”

和其他几位不同,陆政廷选择致敬的偶像是一位同龄人——JadenSmith。也许很多人对Jaden Smith的印象还停留在好莱坞知名演员Will Smith的儿子,以及那部经典的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但Jaden已经冲进了Hip Hop的世界并且大放光彩。

巧的是,陆政廷选择了Jaden作为自己的icon,而Jaden的歌《Icon》也正是在阐释他心目中的偶像。“我觉得他一直是我的偶像,从小的时候我就会看他演的电影,然后到长大了我开始做说唱之后,发现他也在做,而且他的作品质量非常的高,已经是引领我们这一代人的水平,所以我一直把他当做榜样。”

不是选择一个已然登顶、成为公认标杆的偶像,而是选择一个逐渐长成的同龄人,陆政廷用行动证明了他对同龄人可以达到高度的自信。处在同样的时代,面临相似的困惑,一个朋辈偶像,可以提供灯塔之外,更多的意义。


“humble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Hip Hop一直被认为是带有反叛意味的文化,陆政廷选择走上说唱之路,也跟骨子里的叛逆有关。在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说唱音乐的陆政廷,觉得非常适合自己,他讨厌规矩,憎恶束缚。这一场与众不同的逆行,从逃离学校开始。他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建造了一座属于自己的“Jet School”,“我是个游子往全中国飞行但偶尔也会想家,但是我乐观我把每场演出都当成了课外实践,感谢音乐带给我的一切陪我度过了每个日夜”,虽然有离愁,有担忧,但音乐就是治愈一切的伴侣。

唱着《坏孩子》的他,确实和传统意义中的“好孩子”相去甚远。选择了与大众标准不同的道路,让人们在看待他时,难免会带着有色眼镜。但陆政廷并不在意这些,一把小烟嗓唱出“我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膨胀,骂我的话写下来我贴在门上”。

舞台上的Lil Jet嚣张恣肆仿佛一只小狮子,而舞台下的陆政廷温和内敛,还带着一点忧郁,仿佛一只猫。《坏孩子》里他大声唱着“humble不是我的做事风格”,张扬带刺;而在《守财奴》里又低声叹息“我将会变得一无所有,当我没了名气”,敏感脆弱。这两种特质在他身上交织,矛盾又圆融。

从拒绝00后这个标签,到决定着手做一张跟00后有关的专辑,陆政廷经历了漫长的自我身份的确认。他是中国说唱界最年轻的一批音乐人之一,他被寄予了为Z世代发声的希望。“因为我是一个00后,所以我在选择自己的风格的时候,会更多地去跟从我自己的内心,选择我自己的喜好,而不是去模仿别人,我觉得我自己想到的东西就能够代表最新的潮流。”从迎合市场,到让听众听自己的话,陆政廷在自己的音乐道路上愈来愈坚定了。

陆政廷最新发布的EP《碳酸》是一首偏旋律的情歌,磁性的低音,温柔的节奏,混响制造出的空间感营造出夏日的梦幻氛围,展现出了他另外的一面。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想到谁,我就是谁。”不仅仅是rapper,而是更全面的音乐人。

钱正昊


“他没有那么严肃”

 “他没有那么严肃(很好玩,很喜剧,有时很黑暗)很有胆量,很有想法,很独特,但又很好听,设计方面也很有自己的风格。感觉无法找到他的创作套路,很神奇。”钱正昊这样描述自己喜欢的TylerThe Creator。很难用一两个词或者身份去界定Tyler,他太多面了,他做音乐,演出,做品牌,做节目,玩滑板,画画,甚至还做起了定格黏土动画,他拥有才华,同时并不高高在上、孤芳自赏,他搞怪,他嬉笑,以喜剧化的方式消解掉了天才的严肃感。

要说两个人的相似点,钱正昊觉得有,但相似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对于钱正昊而言,作为iconTyler更像是一个目标,“尽量从他身上学些东西”,学的内容倒不是具体的作品,钱正昊的注意力更多地在Tyler的精神上,譬如Tyler说的自己最大的成就是每天早晨起床后,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听起来很纯粹很简单,但实践起来却并不容易。

“永不往回走”

7岁自学rap12岁就能自己制作伴奏、14岁又自学了钢琴的天才Tyler一样,钱正昊从小就展露出了音乐方面的天赋。13岁的钱正昊就参加了《中国新声代》,年少成名;17岁参加《偶像练习生》,一首《City of Stars》甫一开口就被李荣浩赞为今天唱得最好的18岁的钱正昊在《我是唱作人》中,又凭借自己的原创作品,从不被看好到大放光芒。

他有一副浑厚磁性的好嗓子,英文流利又标准,还有着扎实强大的专业知识基础,在节目里对各种音乐类型轻巧自如地解释阐明,最难得的是,他的音乐创造力。他创作出的音乐作品也许并不完美,却呈现出随性与多面,每一首都不一样,怎么好玩怎么来,完全打破定律、规则。在大多数人选择打安全牌,在自己既定风格的安全区里游走时,这个年轻男孩仿佛一阵不讲道理的清风,扰乱一潭静水,吹皱一池涟漪。在他的个人成年单曲《由我》中,反复唱着“永不往回走”。他还年轻,他还没有定型,他也不想定型,他不想你能用一两个词简单概括他,他是自由的,永远在探索,永远在突破,永远在往前走。

音乐是造梦,不仅是自己的呓语,更是一场勾连起听者的魔术。钱正昊的《Melatonin》里,有一句“用四分钟的音乐依旧能改变你”的歌词,他想表达,更想对话。“特别对象是那些压抑着自己的,本质上喜欢新的但听不进去,却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的人,”在碎片化信息割裂完整时空的今天,在注意力成为稀缺资源的此刻,他想给焦虑的人们一剂Melatonin(褪黑素),用一首歌的时间,送他们一夜安稳好眠。写歌的时候一开始很痛快,然后意识到现实可能不一定会那么理想,那就当是做个梦吧。

然而这样的才华在钱正昊眼中并没什么值得炫耀,一颗平常心走天下。参加过不少选拔类的音乐节目,面对输赢胜负,钱正昊的态度从来都是轻描淡写的,有着超乎想象的洒脱与轻松,“只是做音乐”。如果非要说心态上的变化,那么被更多人关注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原来做音乐也没什么人听,就自己随便做,可能会做的很慢。现在会被催,也有人在关注,所以有压力在。”这压力也带来了高产,专辑《MY ART 0.5》和个人全原创专辑《黄色甲壳虫》、个人单曲《由我》、《我们在夏枝繁茂时再见》、《九州少年游》等等。

他也用实际行动说明了自己目的的纯粹——弟弟已经是顶级音乐学府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新生了。拍摄现场的钱正昊,一点架子也没有,戴着框架镜,有股nerdy的可爱,走路的时候跟着音乐的节拍,不笑的时候有种漫不经心的魅力,笑起来弯弯的眉眼可爱又有感染力。舞台上的张扬和舞台下的呆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音乐领域里专业投入,是绝对王者带动全场节奏;生活日常中天真可爱,是一个录vlog的时候偷偷抱怨作业的小朋友,一本正经地要说清楚:“我难受的不是要做卷子,我难受的是我妈要让我在玩的时候做卷子”。

他在被过度消费的流量怪圈之中突围,适时地沉潜下来。九月,享受完充实暑假的钱正昊已经远赴伯克利求学,像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开始忙忙碌碌的校园生活。抵达学校以后在微博上报平安,整理房间,安装家具,做做饭,逗逗鸽子,至于音乐,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之中,是呼吸心跳一般平常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着急,可以慢慢来,探索、尝试一些“新的、好听的、新审美的音乐”。“将来的话,想像大部分音乐人(比如TylerThe Creator)那样,做音乐的同时,搞一些其他的感兴趣的东西。”

周奇


“他的作品是我接触的第一个音乐剧作品”

提到想致敬的偶像,周奇选择了Bruno Pelletier在《巴黎圣母院》音乐剧中的经典造型。现场循环播放的背景音乐也是Bruno Pelletier的《Le Temps Des Cathedrales》,这首歌是法国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中的第一首歌,被译为《大教堂时代》,演唱者以吟游诗人的口吻,道出宏大的时代背景,歌颂对崇高和伟大不懈的追求。令人好奇的是,出生于千禧年的周奇,竟会被这样稍显沉重的作品吸引。

“我第一次听到《大教堂时代》其实是在高二的时候,它是我接触的第一个音乐剧作品。因为那个时候我在跟我的专业老师上课,有的时候我也想问一下哪些歌好听,还有哪些歌适合我唱,老师就给我推荐了《巴黎圣母院》这部音乐剧。当时我学的是美声,他说虽然这是个音乐剧,但你可以听一听、练一练,然后用美声的唱法去唱,”周奇尝试着还原出第一次听到《大教堂时代》时的情境和心情,“当时心情其实也很简单,就觉得这个旋律特别能让人记住,特别深刻,能引发人的思考。”

天性中对美的靠近,恐怕是最佳解释。在他眼中,经典并不因难以攀登而失去魅力,相反地,进一步有进一步的欢喜。对《巴黎圣母院》音乐剧里的每一件衣服,每一个发型,周奇都如数家珍。等整理好假发、画上标志性的眼妆,周奇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里全是激动的情绪,“老师们真的太厉害了!能还原成这样,和最老版本《巴黎圣母院》里诗人的造型简直一模一样!”重现的经典造型在这个才十八岁的少年心里掀起了波澜,他拨弄着自己鬈曲的长发,没有一点别扭不适,“这种长发造型我觉得是一种美。我尊重音乐剧,尊重角色,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我的热爱”。

当拍摄现场响起《大教堂时代》,背景LED屏幕上灼热火花绽放,周奇仿佛伫立在熊熊火焰之中高歌,将现场的温度烧到了最热。然而在拍摄间隙里,他却显得没那么畅快激昂,也许是联想到了现实之中遭燹的巴黎圣母院。那场称得上惨烈的火灾,让周奇“反而对《大教堂时代》这首歌,还有《巴黎圣母院》这个音乐剧,都更加热爱”。沉痛悲怆并不会消解热爱,相反,加深了它的质感。“美和艺术的价值是永恒的,永远存在,我还是希望有机会能亲眼去看一下巴黎圣母院。”

爱唱音乐剧的“方一凡”

在拍摄现场的周奇,穿着熨烫规整的大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努力表现出严肃和成熟,却在咔嚓的快门声间隙,流露出孩子一样调皮的小表情,让人意识到他也不过是一个成年不久的大男孩,虽然他在演艺方面的表现绝不青涩。

在电视剧《小欢喜》里,他扮演鬼马调皮的方一凡,把一个皮猴儿演得活灵活现;在《声入人心2》中,他又摇身一变成为男中音,和刘岩并肩共唱音乐剧《王二的长征》中的唱段《疼》。无论是和经验丰富的老戏骨们飙戏,还是和业内知名的老师对唱,周奇都不见怯意,对艺术的热爱深植于他的心底。角色的切换对于周奇来说并非难事,唱歌,演戏,对他来说都是喜欢的事,“技多不压身”是他豁达的想法。

音乐剧和剧组拍戏同样都有表演的成分,但讲究起来,“大可弟弟”周奇分得细致,绝不含糊。“最本质的区别是一个在舞台上,一个在镜头前;其次,音乐剧不单单包含了表演的成分,还有歌唱的部分,所以有的时候说演音乐剧,有的时候说唱音乐剧,它是演和唱的集合体。至于剧组拍戏,讲究的东西就更复杂了,不光是镜头前的表演,比如尺度、对角色的拿捏,还有收放自如的程度,过了不好,少了也不好,所以这个度很难把握。”虽然难,但喜欢文艺作品的周奇觉得,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都了解了之后才能互相借鉴,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才能更好地掌握“武功秘籍”。

至于以后究竟要选哪一条路继续精进,一向嬉笑可爱的大可弟弟变得格外严肃认真起来。“音乐剧也不能算是我的主攻专业。表演、唱歌、美声、音乐剧,这些都是我的爱好,每一个专业我都很喜欢,但是我没有给自己定一个特别准确的、明确的方向,去限定未来一定从事某一个专业,现在我只希望自己在这几个专业上都多下点功夫,努力去学习,努力去尝试。”

他才不管成年人那套“专一”的标准,在Z世代的周奇眼里,“我全都要”绝不是贪心的空话,而是浸透努力汗水的觉悟。

张钰琪


“他的作品可以跨越时代”

提到最喜欢的列侬的歌,张钰琪唱出了《imagine》里的那一句“You may say I’m a dreamerbut I’m not the onlyone”。穿着男装,抱着吉他,一幅黑色墨镜的她,仿佛正沉浸在想象之中,就连表情都极其肖似。重现列侬经典造型的她看起来非常兴奋:“我再次感到他很帅气,同时感觉我很帅气,这个造型有很重要的意义,穿衣服的时间比较短,就要好好珍惜。”

在张钰琪的眼中,约翰·列侬不仅是一个唱歌好听的歌手,更迷人的地方在于“很像一个浪漫的哲学家”,音乐是他的表达方式,是他的表述语言,“他可以在音乐中描述很小的事情但引起所有人的共鸣”,这种让作品可以跨越时代而永恒存在的力量,是张钰琪向往的。在她看来,力量的源头,就是爱。这个“浪漫的哲学家”最迷人的特质,就是“在自己的世界中充满爱”。

爱,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枯骨可再生,朽木也能萌芽。张钰琪也是一个充满爱的温柔女孩,并且将这份热爱寄托在了音乐上,投射向广袤的人群。

具有音乐使命感的自由歌者

今夏刚收官的《明日之子·水晶时代》中,00后张钰琪突破重围,拿下了最强厂牌,用成绩证明了实力与年龄无关。孙燕姿赞她是“引领一个时代的人”,李宗盛称她将是“明日天后”,不过十八岁的张钰琪,外表并不特别抓人,文文静静,在盛大的赞美声中逐渐现身,但其实她站上舞台已久。

从十二岁时参加《中国新声代》开始,张钰琪就再没走下音乐的舞台,《明日之子·水晶时代》中,张家有女初长成,她如同被剖开的璞玉,光华大盛。在聚光灯下长大的经历,让她对名利场的荣光免疫,溢美之词就仿佛一层轻飘飘的纱衣,可以随时拂去。一首《Outside》,让她在节目中stand out。当同龄女孩还在纠结于情爱时,她的目光已经远远越过眼前有限,抵达了更加浩渺深邃的宇宙。极光,飞行,抛开凡庸生活的辽阔想象,都被“小船长”张钰琪铺在眼前。

比起拿一个好名次、获得声量等等这些功利的考量,张钰琪的冷静理性也许来自纯粹的对音乐的热爱。她缺少杂念,非常专注,带着一种超乎想象的理性。《明日之子·水晶时代》这场生存战,在她眼里不过是唱歌,“唱歌对于我来说一直都一样,每场每首歌都要认真去唱。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把几首原创都唱完就很开心了。”看起来老练成熟,其实最是单纯。这种理性绝不是没有感情的。相反,张钰琪所表达出的感情,格局更加宏大,无论是《回答》,还是《another》。她想让音乐变得有使命感,通过音乐去表达更多隐微的命题。

这一次,她罕见地表露出了欲望,坦诚地承认了想要拿到最强厂牌。但拿到之后,普通人想象中的沉溺与狂喜,在她身上并未发生。谈起这一胜利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女孩显得有点沮丧,“少了很多自我放空的时间”,也“没有太多时间去享受生活”,忙碌的工作紧随着赞美与掌声接踵而至,她清醒如初。

“因为我是一个不太善于用语言交流的人,我希望用音乐跟大家交流。”只有提到新EP,她才显得神采奕奕了起来。音乐,永远是打开张钰琪话匣子的钥匙。谈到创作的灵感,少女言语间充满了玫瑰色的浪漫气息:“我是一个很喜欢幻想的人,经常会想象很多场景与画面,这些东西在我心里就是美的事物,当我想到美,第一反应就是这些画面。”那些关于音乐瑰丽的想象,仿佛流水一样淌过少女青春中的每一个日夜,随处摭拾就是灵感闪现,自然而然,无需捕捉,毫无匠气。

她把音乐作为表达想法的出口,将幻想、宇宙、情怀纳入音乐的内涵之中,呈现出使命的厚重。张钰琪自己定义的音乐人是喜欢音乐的人,没有标准要求,也没有条框限制,简单而纯粹,折射出她纯粹、简单的底色,充满爱就好。

00后,不仅是年龄分野,更是最年轻的一代人的共同身份。它容纳着诸多解释的可能,他们的才华,他们的态度,他们的缺陷。

上一代人企图用这样的方式去归纳、认识、收编年轻的一代,而这种方式注定是要失败的。他们身上体现出的多元与差异,远远超出了可以概括整理的范围。

在梦想与努力的永恒命题下,Z世代的音乐人们早已衍生出各自不同的故事,高歌着一路向前。

致敬经典与表达自我并不矛盾,Z世代的音乐故事里复古与新潮碰撞出了别样的火花。本期《CHANNEL BAZAAR - Z Generation Musicals》邀请了六位音乐人轮流打榜,他们在偶像的经典装束之中自由表达Z世代的音乐感受,种种不同的声音奇妙地融汇在一起,新鲜的视听体验,即将展开。


出品:时尚芭莎
出品人:沙小荔
制片人/策划:Angela、高冷
摄影师:何禹初
导演:Gabrielle
摄像:Gabrielle、D-IndulGe
采访/撰文:詹婧
造型:猪GK
发型:泽南
化妆:Noriko
统筹:肖珊、詹婧、贺静怡
执行制片:Jenny
服装统筹:郭亚舒、陈譞、梓子
服装助理:李溢懿、韦成芸、Neil、土土
设计(视频):大魔王DemonMiki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