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或怂或勇,杨幂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女主

或怂或勇,杨幂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女主

时间:2019-02-03 20:51 来源:时尚芭莎

最近一年杨幂投入的两部戏中,一个角色疯狂且酷,一个角色热血且勇。那是当下她眼中的“最喜欢”与“最合适”。十年舆论风刀刮骨而过,十年起伏辗转时间消磨,虽然也学会了适时地“认怂”与“认命”,学会“接受一切结果”,但杨幂骨子里还一直笃信着十年前自己讲过那句“在人之上,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把自己当人”的旧话。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见过时代的疯狂与暴戾,也曾与最大程度的善意和恶意短兵相接,没有空手接白刃的功力,却敢拿一身血肉直扛现实。杨幂嘴上说着怂,却一身都是勇。

蝴蝶结饰皮衣外套、短裤、高跟鞋均为 Miu Miu

每逢杨幂的拍摄总让人省心:

她来得往往比约定时间早;只有两三个工作人员随行;即使这天凌晨三点才刚刚结束北京卫视春晚录制,也很难在她身上看到疲态。

麻利进棚,麻溜儿妆发,这么多年过去,杨幂做起事儿一直都是风风火火的北京大妞性子,不愿意虚头八脑走什么过场,一坐进化妆间就开始干活儿:

自己还总是闲不住,能刷个睫毛就上把手,能订个外卖也千万自己来。

说起外卖,化名“X先生”纵横外卖平台的她一早又干了一件很杨幂式蒙圈的事:

早起订一杯苹果汁和一杯热咖啡,等袋子拎进来,由于苹果汁已经氧化分层,加上“X先生”本人顺利忘记自己点过苹果汁这件事儿,杨幂还觉得卖家真奇怪,要个热咖啡,还非得赠个冰咖啡,直到工作伙伴问起“你订的苹果汁呢”时才一秒恍然。


时尚芭莎三月上杨幂创意视频

“X先生忘了X先生点了苹果汁。”

杨幂嘟囔着。

这个工作上较真儿、生活里心大的姑娘,好像十年过去任尔时间如何消磨,她自岿然不改不动,还是爱八卦,爱全网找表情包,爱做朋友圈里的好笑段子传播者,爱生活,也爱工作——非官方,很正经,她是真实地爱着自己作为一个“演员”的身份与工作。

从来没野心,永远有欲望

“对角色的选择更多的是看自己眼下正处于的阶段和是不是真的喜欢,角色是不是非常吸引我。她不一定非要跟自己的人生和经历契合,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非常喜欢。”

杨幂说起接《巨匠》和《刺杀小说家》的理由时特别简单又笃定,“大家肯定没看过我这样儿,一个非常励志、一个特别酷,我很喜欢,也实在想去尝试一些没有尝试过的角色类型。”

杨幂一向不喜欢跟人讲她怎么吃苦、怎么努力,即使最近几部戏拍摄中发生的小事也得以“群口儿相声”的形式被提醒与发掘。

廓形 PVC 连身裙 Jean Paul Gaultier

盛夏时拍《巨匠》,有一场在水中找东西的戏份,需要她下到一方死水池里——剧组原也没想过到拍摄时现场会是那么个状态:

死水潭里不可言喻的臭气和腥气源源不断地扑面,从上往下看去,池水墨绿。那天,剧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里写:

“当时的环境,演员直接说换一个地方拍或实在不能下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杨幂就那么直接走下去了,连抱怨都没有一句。”

杨幂身边的工作伙伴至今都记着当时的“惨状”:

杨幂一步步走进池子,原本墨绿色的池水在脚踏进去那刻从底下开始往上泛起黑色不明物,一层层源源不断地反上来。

“对对对,当时水差不多淹到胸口那么高吧,我站在那儿就觉得全是臭气。”

杨幂回头补充,她这才想起来拍摄中这件“印象深刻的事”:

“你们知道吗,那天泡里面40分钟,出来我都要腌入味儿了!现场赶紧冲一下裹着毛巾回住的地方,一路我就觉得全身疯狂的痒。”

大半年过去,回忆起那个瞬间是否该有犹豫,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

“想没想到你也得下去,这是工作啊。”

除了跳臭水池,《巨匠》傅函君的建筑师角色设定也让杨幂再次挑战了背词难度。

“拍摄中难的是背跟建筑相关的专业台词,而比‘背词儿’更难的是说出台词的时候要真的相信自己是个建筑设计师,要能说得非常从容自信,有自己的信仰和底气,要让屏幕前的人产生认同,而不仅仅是在背诵稿子。”

为了能让那些有大段台词的戏份也能一遍过,杨幂从进组第一天就开始为这些戏份做准备。

皮衣外套 Miu Miu

“每天睡觉前看一遍台词,车上再看看,万一哪天突然就提前拍这些戏份也不至于现场背不下来。”杨幂说,“要把那些东西变成自己的,关键时刻才不会发慌。”

而《刺杀小说家》,杨幂最初只觉得这个角色实在很酷,“我抽烟、我喝酒、我武功很强会打人,但我是个好女孩儿”

类型的角色她这么多年从没接过,生活里她也只在年少时偷偷想象过这种“炫酷女生”,自己却从没有过一点儿机会也这么自我放飞式长大一回。

“我觉得很酷,非常酷,大家肯定没见过我那样儿。我生活里不会这么极端,屠灵实在是挺厉害一女的。以前没有人找我演这样的角色,所以还挺带感的。”

对杨幂来说,《刺杀小说家》的剧组成员还都是“大熟张儿”,合作起来更容易“出好戏”。

“熟人很好啊,没有那么多废话,可以节约很多沟通成本。大家的心思都在专业上,没有人会去比谁带的人多、谁的团队事儿比较多,这样真的就很好。”

这样的剧组实在是对了最怕“场面活儿”的杨幂的胃口,“带着热爱去高高兴兴干一件喜欢的事儿”,这样的工作更像是享受。

《绣春刀Ⅱ:修罗战场》之后再次与“熟张儿”路阳合作,杨幂忍不住跟他调侃“砍桥梗”,进《刺杀小说家》剧组第一天,她见到导演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去追问:

“导演砍桥吗?”

导演也开着玩笑怼回来:

“你能不提桥这事儿了吗,我现在看着桥就想砍。”

但调侃的底色是一种坚定的相互信任:

她信他是一个认真且有想法的优秀导演,他信她是一个靠谱又有能力的好演员。

遇见信任本身就已经是难得的幸运,而彼此承担得起,也确认不辜负这种信任则更是难得的勇气与默契——这是属于所有热血且努力的人共同的默契。

“对演员而言,最直接有趣的褒奖,就是在片场把导演演哭了,而最大的打击就是在现场被导演反复说‘重来’,自己却还不知道问题在哪儿。能想到,但能力还没到,那是演员觉得最茫然的时候。”

上一次她真正把导演“演哭”的时候还是在拍《宝贝儿》,某场戏拍完,有工作人员偷偷来告诉她:

“刘杰导演刚才哭了。”

最直观,最明白,最不作假。

上衣 Prada

腰带、百褶长裙 Valentino

提起这部以“弃婴”为题的纪实类文艺片《宝贝儿》公映时遇冷,杨幂显得很淡然:

“每个电影都有自己的命数。电影的意义大于电影本身。拍的时候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到这个群体,剩下的就没那么重要了。”因为不是为了“大家怎么看”才去做这事儿,所以也接受所有结果。“你觉得这事儿对你有意义就去做,先做最重要。”

从很多年前《武状元苏乞儿》里的惊鸿一瞥,到今天在圈里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经验积攒,杨幂心里自有一套自己的工作哲学:

事情可以不做,可做了就一定得做到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最好;工作可以不接,接了就要对自己的所有部分负全责——喜欢最重要,认真负责最重要。

“如果有戏自己很喜欢,能争取就争取到最后一秒,不能的话也学着顺其自然,任何结果都接受。”

杨幂会让人很清楚地开始明白,“成熟”与“少女心”其实是两个全然不矛盾的词,昔日爱打抱不平的姑娘拥有了“任何结果都接受”的平和,可该跟工作拧巴较真儿时也全然不怕。

该放过时放过,该紧握时紧握,越长大越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这是杨幂的假中庸与真聪明。

一路走到现在,她实在被贴了太多的标签,其中“野心”和“欲望”的相关词在近十年里都占领着她的“大众印象词”榜首的位置,可在她自己看来,她是“从来没有野心,但对于创作永远有欲望”。

不善于计划未来,日子只过当下,杨幂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野心。但对于她爱的事,她又觉得“欲望”实在是个褒义词:

“这说明自己有想要的东西和追求的东西,是积极的。”

在没有定数的人生中,她确实是十年如一日地积极且正向,一直专注地求己所求,这种灼灼燃烧的欲望持续沸腾着她的热血,所以即使真的十年舆论刮骨、江湖饮冰,她也始终热血难凉,坚持自己。

“如果做个表演艺术家很难的话,那就做个好演员吧。”

她这样说,也努力这样做。

猫肥家润 踏实就好

拍摄前一晚,杨幂参加了北京台的春晚录制。作为一个“老北京”,打从北京卫视春晚官宣代言人发布会时她的京片子模式就自动启动并一路狂奔:

平时还觉得自己说话挺标准,结果跟主持人站在一起不到三分钟,就基本回到了过年瘫家里跟爸妈亲戚说话的状态。

廓形 PVC 连身裙、袜靴 Jean Paul Gaultier

 

虽然工作多年,但每一年的大年三十儿杨幂几乎都是在家里跟爸妈一起过的,小林哥每逢除夕露一手,即使家里有“乌泱泱一群夕阳红”各种七大姑八大姨三十儿常住也全然不怕。

在外面儿订只烤鸭,大家愿意的话再各自帮把手搭几个菜、包点儿饺子——虽然从小到大妄图掺和包饺子大业的杨幂屡战屡败,包的饺子十年如一日皮儿馅儿分明,可在她心里,这就是哪儿也不如的从小就熟悉的年味儿。

小时候过年,她最期待的一定是去庙会,可以买一堆小玩意儿回来。

“庙会上买的东西回来基本都不会用吧,但特别享受那个买小玩意儿的过程。”

可现在一想起到处乌泱泱,她又不喜欢凑热闹,就只想“待在家里看春晚,刷微博,宅到死”,相对于被挤成沙丁鱼罐头逛庙会,在家里瘫着看看春晚吐槽、搜集段子撸撸猫才是她心里春节的正确打开方式。

提起树杈儿和大仓,杨幂就急于拿出手机展示和交流特意去搜的“狸花猫的性格”。

“树杈儿它怎么这么不友好呢……我昨天还被它给挠了呢。前一秒还在那儿被我揉得可舒服了,眯着眼睛,结果一回身儿,‘啪’就把我给挠了,我说你怎么这样呢,翻脸不认人。

我那天被挠完就去网上搜索狸花猫的性格,发现它真的就是爱嫉妒,小心眼儿,必须跟别人待遇不一样,嫉妒心特别强——怪不得它跟大仓就完全不能搁在一起。它来我家这么久,虽然很野性,但它真的是特别清楚我们家什么能挠什么不能挠。

它把我们家便宜椅子都挠穿了,贵的沙发碰都不碰。我觉得这点特别牛,之所以没被我妈扔出去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吐槽完再补个刀:

“你说就这么点儿个小脑袋,心思还挺活泛的。”

别看背后吐槽起家里两只猫的杨幂滔滔不绝,可在工作伙伴的实名揭发里,她却是“一秒怂”的标准猫奴:

“不打不骂不掐架,养猫都是猫凶她怂。”走到哪儿都记挂着家里那两只爱上树、战斗力满满的肥猫,杨幂把这些统称为“家的味儿”:

真实又琐碎,温暖又踏实。

她能记得最长离开家的时间大抵有三到五个月,最想家的时候想念的也是爸爸做的炸酱面和打卤面。她说,她从不是个恋家的人,即使离开家很久,也并不会产生“想家”的情绪。

漆皮外套 Gareth Pugh

袜靴 Jean Paul Gaultier

“那个地儿是让你非常踏实的地方,不会说你特别恋家。干活儿就把活儿干好,休息就休息好。”

心里知道有一个永远向你敞开门的地方,有一盏永远为你亮着的灯,有一群过年欢欢乐乐等着你进门的人——这是“家”在杨幂心里的意义:

想到就温暖,念及就踏实,放在心里,不在嘴边。

或怂或勇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大女主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大女主啊,没必要活成别人标准意义上的大女主:作也能作成自己的大女主;精致也能精致成自己的大女主,怂也能怂成自己的大女主,没有一个标准。”

总会有人觉得杨幂的人生像闯关游戏胜过像一个大女主传奇,如果真的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的日常,总会发现,她跟那些运气值满点、技能buff加满,动辄就有上天入地的传奇本事和刀枪不入的神技加持的女主角们全然不同。

没有特别旺盛的野心和追求,满心搞明白自己面前的一亩三分地就很不错,日常想瘫着,想撸猫,到处找有趣的表情包,发完家人发朋友,发完朋友发公司群,致力于分享生活里所有有意思的小事情。

许多事情,做,要不因为喜欢,要不因为不得不做,她从没什么十年大计划、人生大统筹,相反的是,她只以“什么时候什么戏杀青”来判断下一年自己要做什么和已经做了什么。

这个到现在还拿着美少女战士手机壳,有时间就蹲在一边搜表情包的杨幂实在是个太不按套路出牌的女演员。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杨幂身上也明明白白显露着北京姑娘的统一特质:

怂、爽、仗义。

“怂是真的怂,还喜欢认怂。就是见面儿你给我跪下我就能给你趴下那种——见面没事儿先磕仨头。”

讲着讲着,她甚至还得神来一笔:

“怂这个字,我担得起!”

语气里全是骄傲。

蝴蝶结饰皮衣外套、短裤、高跟鞋 均为 Miu Miu

在她眼里,除了专业,别的没什么不能认怂的,还得是那种“你跟我比怂我准比你还怂,你跪地上,我趴地上;你也趴地上,我先挖一坑把自己埋里面,我掘地三尺,先躺为敬”,就怕被人撂在哪个不相干的高地上,比较一堆没用的事情,累且没意义。

唯一不认怂的,大概就是“上班儿”那点事儿,不管怎么样,也是老老实实演了十多年戏,专业上认怂万万不能。

“爽”在她这儿就是“够爽快,利索,没那么事儿,任何形式上的事儿都不喜欢”。

她从不觉得拍戏是形式上的东西,所以她也不会反驳别人对她演技的好坏评判。

“真的做好了,有一天自然会得到肯定;没做好,天天说自己努力了也没什么用。就像不是我天天要背一百个单词,背完了我要把它发在朋友圈儿才算。而是我下次说这个英文单词时,我争取把它说出来,说好听,说准确。对于我来说,想做一件事儿随时都能做,不是说我非要留出一段时间特意来做这件事儿。

比如看书,坐飞机也能看书,睡觉前也能看书,不是非得到图书馆里才叫看书。很多事儿都是不经意间做出的,不理解声势浩大地去干个什么,跟我没关系,我不会那样做。”

讨厌声势浩大,拒绝一切尴尬,也不喜欢跟有九曲十八弯肠子的人交往——在杨幂的字典里,“直爽”不是她评价一个人的标准,却是她寻找同类的一种方式,她懒得声势浩大,希望你也直得坦率爽朗。

“仗义”这个词儿不能自己说,只能自我要求。

“在人之上,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把自己当人。”

十年前她把这句话写在自己博客里,十年后她还笃信这句话。

“虽然我也忘了小时候是从哪儿看到的,但我一直觉得它非常有道理,所以十几年也没更新。”

说着,她笑出了漂亮的小笑眼,恍惚间,让人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听见她说这句话时的场景:

年轻的姑娘当时还顶着“北电校花”的名号,刚刚因为一部剧火到女孩儿们都在讨论着有关她的八卦和剧情,质疑谣言也顺势而来……

彼时,她坐在访谈节目的沙发上,目光灼灼地说着这句话,三分年轻气盛的桀骜,三分忿然不甘的意难平,剩下的,是满眼的坚持和笃定。

十几年后,再听到她说这句话,眼里是一个姑娘风雨过尽、江湖搏杀后的淡定平和。

同样的话,再由她说,是十乘十的笃定——很多事,她已经不想再拼命证明给别人看,她知道,懂的人自然懂,自己觉得对的,怎样都该坚持。

至于终会有一天观众不再那么频繁地在影视剧中看到自己,杨幂知道,那是一个“一定会发生且顺其自然的事情”。

钉珠装饰外套、长裤 ANNAKIKI

“到那时,自然会有那个阶段我应该要做的事,我从来不会给自己人生规划,我从来不做任何设想和未来多少年的规划。我觉得没有必要,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剧本,到那个阶段一定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混不吝的少女历经岁月,有了自己的圆润通透,骨子里却全然还细细包裹保护着自己的棱角和不妥协,她有把自己扔进泥里摔打的“勇”,也有因爱惜自己的羽毛而生出的“怂”,她就是一个血肉之躯,在这个最理性,也最疯狂、最真实、最荒诞的时代里认真活出自己。

面对“如果能像《刺杀小说家》里的剧情,写一本会成真的小说,你会希望自己在其中有怎样的故事”的问题,杨幂的眼神游走开来,跳到镜子,再到天花板,游离出小小的化妆间:

“我希望可以躺在家里柔软的沙发上,数星星。呃……最好在大豪宅里,天花板是透明的——工作已经非常累了,干吗还给自己写进一个更累的故事里呢?谁不想每天早上睁眼了,发现还有好几个小时可以睡;睡醒了以后发现:

哎呀,今天不用挣钱也有钱;哎呀,可以躺在沙发上数星星;哎呀,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也不会长胖,有猫可以撸,猫还非常依赖我,它还上完厕所自己给自己铲屎,最好还有全自动洗猫机带烘干的那种,而我自己什么也不用抹就有吹弹可破的皮肤,无妆胜有妆!”

说完,她满眼是小星星地回头看看:

“这样的日子,有一天也是好的呀。” 

镜头下的杨幂,红唇黑发,眸光粲然。她像个战士胜过一个公主,人生跌宕,剧情辗转,她接受了自己的剧本,也一并接受了其中的所有灿烂和艰难。

一路看来,杨幂真实走过的媒体鼎盛、网络迅猛发展、粉丝经济疯狂增长的这十年,更像是一场漫长的胡同大妞与这个时代的贴身肉搏:

违背时代给女性的所有弱势设定,有能当傻白甜的命,偏偏没得傻白甜的病,深谙这世界的游戏规则,却坚持真实地做着自己。

高处不胜寒,但也不寒不高处。

没能有空手接白刃的功力,但生生敢直拿着血肉迎上现实——这是杨幂的怂与勇,这是杨幂的胜固欣喜,败也从容。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三月上 封面故事

摄影/梅远贵

策划/本刊编辑部

视觉策划/卫甜

造型/于昆K’ 

编辑/徐晓倩

采访&文/李知励、徐晓倩

化妆/扑克

发型/张骁

美甲/粒子

制片/梁华开

时装统筹/雨析、包子

时装助理/柯基

助理/贾依凡

微信编辑/汤汤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