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影剧综艺 > 胡歌谭卓同台,许晴真实颠倒众生,这部剧一票难求凭什么!

胡歌谭卓同台,许晴真实颠倒众生,这部剧一票难求凭什么!

时间:2018-12-24 18:05 来源:时尚芭莎

昨天,一年一度的话剧史诗《如梦之梦》2018北京场正式开演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一场跨越70余年的剧目,几个或跨越时间,或跨越海峡,或越过大洋的故事


卢燕,孙强,胡歌,许晴,谭卓,翟天临,孙坚等等这样的全明星阵容——共同演绎这个赖声川导演最知名的话剧史诗


一场长达8个小时的人间悲喜结束,无数的震撼层层叠叠,让你总觉得自己透过了时空的界限,戏里戏外的间隔


跟着实习医生,五号病人,顾香兰,甚至巴黎偷渡客姜红,甚至伯爵亨利,在别人的梦里,隐约窥见了自己的人生


大时代的隐痛被投射进了一个个小人物的命运——别的你倒是都很难说得清楚,比如那些未竟的遗憾,比如爱恨与生命,比如战争与和平


一千个读者心里自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话剧的世界,各有感知,各有温柔,反倒才是一种对艺术的最好解读与尊重


但那种看着舞台上的演员完全忘我,8个小时零字幕,8个小时从四方戏台演去台北巴黎,新旧上海,从20世纪30年代演去千禧年所产生长长久久的震撼却持续回荡


当你第一次忘了台上的是胡歌,是许晴,是高贵妃,是各种闪耀的明星,只为他们的故事沉迷

——这才是赖声川的无双才气,是《如梦之梦》的魅力。


你能想象到关于“风华绝代”最好的解读是什么呢?

戏里,是顾香兰;戏外,还是“顾香兰”

大抵打从我们知道《如梦之梦》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故事里,那个许晴饰演的顾香兰

你还没等真的看过那个故事,但你无数次,在各种不经意的场合,“遇见”过那个摇曳生姿的女人:


她或穿着旗袍,卷着那个时代时兴的卷发,眉眼低垂,一个定格就好像已经讲了一个漫长的故事;

或穿着性感的睡衣,双手抱在胸口,含着泪,咬着牙,让你既觉得性感非常,又隐隐地,仿若能从画报里读出她的伤心;或干干脆脆只留给海报一场侧影,冷漠的下颌线,多情的一双眼——你还不知道她的故事,但每次看到这样的海报你总会忍不住驻足,忍不住去猜想:她是谁,她究竟过了怎样的一生?

直到舞台上大幕拉开,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从遥远的故事里走到了你的眼前:

东方女人的极致妖娆身韵被旗袍紧紧包裹,细细描摹,旗袍下,丰腴纤细奇妙地和谐并存的身体在台上款款经行

女人精致的卷发,高傲却含情的眉眼,经过时带起一阵香风

——在整场话剧的前1/2里,似乎都并没有顾香兰这个人什么台词,她的故事是在别人的故事,别人的谜题里被一点点抽丝剥茧

但就是这个前半场没有台词的女人,她每一次经过都会引起一片目光的追随:她的故事早就从她每一处眼波流动,每一处行走与短暂停留,每一处举手抬眸里被一点点泄漏

直到故事转到老上海最知名的“销金窟”天仙阁,转到那个关于“顾香兰”这个名字的传说:无数男人一掷千金盼她赠予一场关于“真情”的美梦,无数男人散尽家财,等美人一个回顾

那些最有钱,最见过世面,最没真心,最游戏人间的男人们等了顾香兰多少天,不耐烦和怒气开始顺着台词弥漫顺延——直到许晴饰演的顾香兰出现

轻轻巧巧一句“对不起”

你不曾想过,这三个字顺着她的唇齿竟然可以拥有这样百转千回的蜿蜒,可以有这样酥了人骨头的魔力——彼时,全场都是“钱老板”,谁能不爱顾香兰?

如果说,这一场8个小时的长戏,有哪一刻我大概往后这一年都会时时想起,时时沉迷,那我想,它一定是当顾香兰被亨利伯爵赎出天仙阁的时候:

高贵妃谭卓饰演的青年顾香兰哭着脱去了自己的外袍,摘掉了自己的首饰,像每一个离开花楼开始新人生的女人一样,要“干干净净”地走


她一步步踏过长路,离开这个自己自小长大的地方,去跟一个还很陌生,甚至连语言也不通的人,漂洋过海,去一个她只在报纸里看过的地方——她往前走,等走到路的尽头,与等在那里的,许晴饰演的顾香兰重叠交换,重新人生

彼时,我就坐在长路的这一头,许晴的脚边,我想我大抵是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刻:

在另一个顾香兰迈出了离开“天仙阁”的第一步的那一秒,灯光尽数投在舞台的另一端

可就在微弱的光中,我清楚看见许晴眼角一滴泪滑出眼眶,滑落脸颊

——不知怎么的,只这一瞬间,我和许多人一起突然泪崩,莫名的伤心无法掩藏,顾香兰那种对未来的茫然无措,与告别故土故人可能一生不再见的撕裂从这一滴泪迅速蔓延开来

然后许晴袅袅婷婷,不回头地往远方一直走去

舞台的幕布落下,穿着旗袍摇曳前行女人的背影被灯光无限放大——美和故事在此刻融为一体,成为了一种会传染的情绪

许晴和她的顾香兰迅速的网住了所有的人:你瞬间能理解王德宝为她家破人残,能理解亨利为她抛妻弃子,能理解为什么一个这样“低贱”的女人,竟然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所求。

再后来,许晴和她的顾香兰在大洋的另一端开始了她的另一番传奇,这个女人的复杂与天真在此时见了真章:初到异国,纵然欢场出身,依旧藏不住顾香兰东方女人的那种优雅和矜持

纵然与一切格格不入,但依旧要撑着自己的那一点点尊严

——对,许晴的顾香兰,身子是软的,骨头是硬的,脖子永远昂的高高的,脊骨永远挺得直直的,哪怕被排挤,哪怕被伤害

到学了画画,接触了那个时代那些思想解放的年轻人和艺术家,你清清楚楚地感受得到,这个女人“活了”,她细胞的跃动,她看着周围的新奇,透过眼神透过动作开始飞快传递

初见的拘谨,反抗过伯爵,大喊“喝酒”时的豪迈

脱下旗袍,换一身红裙,妖娆尽数绽放的一抹招展,烟视媚行里藏着的不屑开始肆意——她玩弄所有,她偏爱所有,她经历所有,她不屑所有

那个顾香兰像飞出笼子的小鸟,她的光和热第一次不依托别的什么绽放

——直到亨利为她办的那一次画展,直到那个男人清清楚楚地告诉她“你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从未把你当成跟我平等的人”


她又枯萎了,像坐在那个传说能“看见自己”的湖水前呆呆凝望时的她

她最后的燃烧,是枯萎前的挣扎——再后来,她的丈夫“死去”,带走了她的钱,带走了她的所有

像当初离开天仙阁一样,她把自己最后得到的那一点点“补偿”,给了真心待自己的仆人,然后再一次脱下外袍,流着泪,咬着牙走进冰天雪地里,走向未来未知的人生

铿锵有力地说着“我会活得很好。”

除了许晴,一时间我竟想不起什么人,能同时把女人的至柔至弱和女人骨子里的勇敢飒利结合地这样好

你看着她就觉得:她会活下去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活下去,并且,活得很好。

舞台上,顾香兰此后的十几年过得是那样落魄又潦倒的,但有些东西总是不会变的:比如,她扔下画家施舍一般给的几枚硬币时满眼的骄傲;


比如她对自己为之工作的主人家的真心与仗义;


再比如,当王德宝找来时,她看着他的眼神——爱过的痕迹如此深刻,这个女人对爱的天真总是那样清晰明了

而最后的最后,她给那个践踏她,抛弃她,害她流落异乡,悲惨至此的亨利的报复又是那样带着“顾香兰式层次”:

她只是精致美艳,摇曳生姿得一如当年地走到已经病入膏肓的他面前高高扬起头,告诉他,我要回去了,我要跟那个一直爱我的人回去了——你看,我依然美丽,依然被爱,依然是顾香兰


却不是“你的”顾香兰,从不是,你的顾香兰。

身在欢场,却骨子里满满仗义与侠气;被踩进泥泞依然能自顾自地开出一朵花

最复杂,最天真,最固执,最柔软——许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颠倒众生的顾香兰

没有人会不爱她的顾香兰。

8小时零字幕,在别人的人生里讲自己的故事

话剧史诗,《如梦之梦》当得起

用8个小时看一场话剧,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就是这场8小时的戏,却每一年都一票难求,所有爱话剧的人几乎都要去朝一次圣——这听起来更是让人意外


——而偏偏《如梦之梦》就是这样一部充满的神奇的故事

在无数文章里,笔者都把它称作“史诗”——话剧史诗


因为这个故事像一个谜题,一环套着一环,一个故事套着另一个故事,故事从实习女医生去听五号病人讲故事说起

说到五号病人在台北跟他妻子的爱情,他孩子的死去,他妻子的离开,他开始生的那一场漫长且无解的怪病

讲去他努力寻找病的根源,去巴黎,去诺曼底,去知道了那个叫顾香兰的女人

然后他又去了上海,去见了那个老去的顾香兰,再听她诉说她的一生····


许多人的生命和故事在这里交错纵横——8小时看起来很长,在这部戏里却又觉得短,许多人的一生在这里被细细说来,8小时又实在太短了


看过了胡歌的李逍遥,梅长苏,郑秋冬等等角色,你本来觉得跟他熟悉的就像一起长大的朋友


可在《如梦之梦》的舞台上,当他变成那个青年版的五号病人:沉稳有力也余韵悠长的台词功底,加上长达几个小时大喜大悲,大痛大怒的戏剧性演绎


从一个痛失孩子的父亲

失去妻子的丈夫

病入膏肓的病人

到一个讲述者,倾听者,寻找者


胡歌在舞台上,前所未有的“颓废”,前所未有的“潦倒”,却也更加沉稳帅气——舞台给一个演员的磨练和经历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高贵妃”谭卓饰演的青年顾香兰:不再带有《延禧宫略》里的婉转戏腔,她甜腻又冷傲,把一个倾城尤物的姿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告别花楼,跟亨利伯爵远走时

她脱下自己的旗袍,穿单薄的睡裙走出天仙阁的一刻——撕裂与告别,茫然与希望都在她的泪水里


而老戏骨卢燕孙强

承担了全剧最多的台词:几乎长达一半的独白,旁白,自述

完全没有提词器的话剧舞台——一个演员,几十年的功力全在其间


在这一场里,芭姐就坐在台下赖声川导演的对面:这部已经演了整整6年的戏,这部已经对他而言熟悉得几乎等同根植骨血的戏


他却还是认认真真地看着每一个起承转合,每一处举手投足

然后拿着笔和纸,不断的写写画画——大戏落幕,他理理衣服走上台,牵着演员们向观众深深鞠躬


话剧所带来的那种信念感,故事感,仪式感让人实在动容

像《如梦之梦》结尾那句话说的一样“人的一生就像一出戏,戏里的故事和人都是编的。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也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现在戏演完了,落幕了,我们也该走出剧场了”


当浮生一梦到了尽了的时候,芭姐带着《如梦之梦》余韵漫长的震撼走出剧场

夜色之中,才在台上演完老去的五号病人一生的孙强老前辈换了常服走出剧场,像是所有最普通的观众一样,步履匆匆,很快融入夜色

我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戏里演绎传奇的人生,戏外只活想要的自己

——这是一个演员的通透与伟大,这是一群演员的伟大。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