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事件话题 > 曾经抑郁的岁月,感谢它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

曾经抑郁的岁月,感谢它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

时间:2018-08-17 16:41 来源:时尚芭莎

在这个喧嚣浮躁的年代,抑郁不知道从何时起成了一个流行词。“郁闷”、“不开心”、“压力山大”更是白领一族们挂在嘴边的口头语。当生活和工作中的不如意伴随着各种压力同时袭来,我们精神出现超负荷的低谷状态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事实上,不仅仅是都市职业族群有可能出现情绪问题,很多伟大人物也都有着某种程度的情绪低落和反常——英国的铁腕首相丘吉尔就曾长期罹患忧郁症,他称忧郁症叫做“黑狗”。也正因为他终其一生都在跟自己的绝望战斗,因此只有他才能告诉别人,绝望是可以战胜的。


黑色长裙 MaxMara

手套 MONI15


在大人物中,饱受忧郁症折磨的,丘吉尔并非唯一。牛顿、卡夫卡、雨果、伍尔夫、马丁•路德和托尔斯泰等等这些在历史上金光闪闪的名字也都是抑郁者。精神分析专家认为:非凡成就与忧郁性格之间的关系仍有待于深入探讨,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对某些人来说,忧郁症就有如一条鞭子。


如果说情绪是一种能量的话,那么如果善加利用,让这股力量释放在一个正确的方向上,它也可以成为一种成就成功人生的力量源泉。从积极一点的角度来观察心理忧郁的现象,心理学家们发现了许多大人物的忧郁心理与非凡成就之间的关系。


《丘吉尔的黑狗》一书作者斯托尔对抑郁的卡夫卡的分析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卡夫卡的著名作品《城堡》与《审判》,这两部作品的主题都围绕着无法预料与反复无常,那梦魇般的情节,其实来自于一个无法实现自我认同的大脑。这些病蚌成珠的案例都说明:心灵经受煎熬,未必导向自我毁灭,也可能催生非凡的成就。


身为一个抑郁症患者,李兰妮在《旷野无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精神档案》中写道:“常有人问:你在写什么?什么也不写。那你每天干什么?不干什么。心说,我在竭尽全力——活啊。”我们很难体会,也永远不知道她活得如此艰难。


著名歌手许巍通过服药以及不停地锻炼身体和阅读心理学书籍来帮助自己战胜情绪问题。香港歌手郑秀文、范晓萱都曾经出书分享自己如何战胜抑郁症的故事,他们敞开自己内心的分享给粉丝们带来了有价值的精神帮助,也让他们的歌唱事业迎来了另外一个巅峰时代。


由此可见,抑郁并不是什么可怕的疾病,正被“精神感冒”所困的你也并不孤单。只要积极面对,尽快就医治疗,就有希望尽快从这场“精神感冒”中痊愈。

曾经抑郁的岁月

感谢它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

女主角:AMY 45岁 某连锁餐厅创始人

我来自一个携带抑郁基因的家族,妈妈曾经患上过抑郁症,一贯要强又有点完美主义的我遇到离婚这样的人生变故,情绪一下子滑入低谷,任自己在痛苦中沉沦过一段时间后,除了积极自救,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情绪的波动对于女人来说司空见惯,但1997年发生在我身上的那次“情绪感冒”绝对非同一般。当时只有25岁的我经历了突然的离婚、事业归零等生活巨变,临近30岁时情绪也一度跌入谷底。


作为一个始终优秀凡事尽心尽力有点完美主义的处女座,情感生活中的“被抛弃感”让我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逃离到北京这座陌生的城市。我不怕流汗流泪,但是我怕周围人评判的眼光。那时候离婚在一个三四线城市还不是很多见的事。我受不了那种压力,我选择来到北京,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的地方,尽情痛苦,无问西东。

到达北京后的日子是从疯狂工作开始的。曾经是英语老师的我顺利转行,在知名媒体做运营总监。每个白天,我把自己百分百交给工作,晚上很晚一个人回到住处只做两件事---流泪和睡眠。那时候的我纠结于命运的不公,“我犯了什么错被男人抛弃”的念头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大脑里盘旋,它折磨着我,使得我不得不在第二天把自己更大负荷地交给工作。


就这样,我闷头工作闷头痛苦地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一个额外的收获是我在事业上风生水起,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北京当年某著名房地产销售项目销售总监的位置上。我在职场上收获了同行们的尊敬,但没人知道我一个人时面对的是怎样昏天黑地的痛苦。

我厌食,但是工作需要体力,我需要食物支撑体力。但是我真的吃不下东西,无论吃点什么都会立即呕吐,而且是那种完全不受控制的喷射状呕吐。有一段时间我不得不睡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因为呕吐会随时发生,根本没办法在卧室入睡。


那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患上了抑郁症,而我的怀疑是有原因的:我的家庭有抑郁基因。我听亲戚说妈妈在生下姐姐后整个人都是痴傻的状态,后来生我的时候也一样。


现在看来,妈妈当年是典型的产后抑郁症。我们家族中的女性,情绪方面天生格外脆弱。所以,我很可能也是抑郁症。


正在我纠结是否要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的时候,机缘巧合,当时的一个朋友正在做心理学的集体疗愈课程。一方面是为了帮衬朋友,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的业余生活填充一点正能量的内容,我报名参加了萨提亚的家庭治疗课程。


在参加心理学集体课的体验中,我这个曾经那么看重面子的女人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宣泄了自己。我压抑在内心的所有的委屈、不平都倾诉了出来,内心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释放和酣畅感。


我觉得比起自己一个人偷偷去看心理医生,集体治疗有一点最明显的好处,就是大家都充分在彼此面前打开自己,没有掩饰,特别真诚。另外,在倾听别人的故事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人生中遇到的这一点点挫折比起人家经历的重大苦难简直不值一提。


从那开始,我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我大学是学习外语专业的,于是我开始大量阅读英文原版心理学书籍,那时候很多“SELF HELP”类的书籍还没有大规模被引进中文版权。我还积极参加了很多心理治疗工作坊。通过学习心理学知识,我彻底打开了自己,我告诉自己不用掩饰、不再逃避。我愿意将自己曾经经历的情绪低谷的真实故事分享给和我一样面临精神苦难的人。



我的个人体会是:精神方面的痛苦,无论大小,对于当事人来说都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所以,所有情绪失常的人都需要经历一个从抗拒到看清到接受再到放下直到彻底疗愈的过程。这个过程,我们需要专业人士(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咨询师和治疗师)的帮助,也需要积极学习,真正地认清自己,才能达到彻底疗愈的目的。


后来我遇到了新的爱情,他是一个美国知识分子,我们默契地建立了一种崭新的相处秩序,各自独立又彼此支持。另外,因为自己曾经抑郁、周围也有家人和朋友深受精神问题的困扰,我对心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后来的几年中攻下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学位。


现在的我,作为一个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的人,情绪偶尔还是会遇到UP AND DOWN,但是我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看待曾经的过往,对于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已经懂得跳脱出来,从另外一个维度上面审视自己。通过心理学的学习,我不仅治愈了自己,还成为了其他人的心灵导师。感谢曾经遭遇低谷的人生岁月,我的人生已经在痛苦中得到升华,进入到充满喜悦的新阶段。

 

AMY说自己特别珍惜当下的每一天,“我觉得承认自己的情绪出现了问题,之后积极求助和自救都是非常必要的。”抑郁或许某天还会不期而至,但是通过学习和控制,她已经不会再因此感到无助和害怕,因为她已经看清了抑郁的本来面目。低落也是人的一种正常情绪,要从心理上允许自己有偶尔LOW的时刻。毕竟人生本来就是这样,有HIGH的时候也有LOW的时候,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BAZAAR对话专家郭小兵


Q:抑郁情绪和抑郁症如何区别?抑郁症是如何发生的?

A: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一生中都会遭遇情绪低落期。所以,抑郁情绪比较普遍,但是抑郁症则属于疾病范畴,有严格的临床诊断标准。生活中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件,例如夫妻吵架、被领导批评、家人去世等等,这些会造成情绪波动但不一定是抑郁症。抑郁症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根据研究发现遗传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另外,也和个体的神经发育状况有关。也可能是神经生化的原因。例如本身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分泌不足都会大致抑郁症的发生。最后才是社会心理因素,例如情感失败、事业不顺以及患者严重疾病等。幼年时的经历、怀孕期是否受到过伤害等都可能是抑郁症发病的原因。所以,确诊是否患上了抑郁症需要精神科专业医生的问诊,不要自己轻易下结论。

Q:如果发现自己有抑郁的问题,应该如何自救?

A:一定要先求助专业人士。诊断是否患上抑郁症,如果是严重的抑郁症一定要遵医嘱服药治疗。另外,建议情绪低落的人一定要说服自己做运动。因为运动会产生快乐激素多巴胺,是一种自然疗愈法,是任何药物都替代不了的。除此以外,如果你发现自己换上了“精神感冒”,最好多参与一些群体性运动活动,例如打羽毛球、网球、排球等,到人群中和集体中去寻找正能量,会缓解你的低落情绪。积极自救的方式还包括建立自己的心理支持系统,例如要有自己的好朋友和闺蜜党,大家要经常定期见面互相做彼此的心理后援,这样即使发生抑郁也没那么孤单了。

 

Q:除了遗传、社会因素等原因导致的抑郁外,还有哪些时段比较容易抑郁?

A:临床发现,女性确实从总体上比男性更容易出现情绪问题,具体来说,抑郁症的男女发病比例大约是1:2。这个差别可能与雌激素等激素水平的降低或升高有关。21世纪被科学家们称为“脑的世纪”,我们大脑中发生的很多微妙变化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幸福指数。研究发现女性在月经前、分娩后以及更年期都更容易出现抑郁。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9月上 专辑

编辑、策划/文冀 

摄影/daiifr、张弘凯

特约撰稿/奥黛丽汤

制片美术/李菲菲

化妆/亚东Adam(The Fur)

发型/泽南

模特/杨晓阳、崔丁月(龙腾精英)、朱茵琪(天星君创)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