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事件话题 > 坐落南极,企鹅为伴,每天像坐海盗船,这种工作你敢尝试吗?

坐落南极,企鹅为伴,每天像坐海盗船,这种工作你敢尝试吗?

时间:2018-08-14 15:50 来源:时尚芭莎

作为年轻的80后科研工作者,站在时代的浪尖潮头,她是与“龙”共舞的人。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中分黑直发,一字肩裙,淡妆,早晨7点刚过,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摄影棚的唐立梅精神焕发,瞬间令我们将她与“最美科技人”、“年度女性榜样”对上了号。


曾随“蛟龙”深潜,又随“雪龙”破冰,唐立梅是中国第一位兼具大洋深潜和极地科考两项经历的女科学家。她的经历既令人敬佩,也令人羡慕。

雪龙带我去南极


随“雪龙号”科考归来3个多月,唐立梅对在南极的点滴记忆犹新。


 “早上直升机把我们运到恩格斯堡岛上,开始一天的采样工作。整个岛被大雪覆盖,每走一步都是一个深深的脚印,其实叫脚印已经不合适了,就是一个个雪窝。岛上除了我们,只有企鹅,根据南极条约的规定,我们必须和它保持15米的距离,但在我们作业的时候,企鹅会‘违规’跑过来看,非常有趣。”


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将在恩格斯堡岛开始建设中国第5个南极考察站,唐立梅的任务是在岛上进行地质考察和样品采集。这个岛还有个名字叫难言岛,源于曾有一批极地探险家受困于此,度过了一个磨难重重难以言表的冬季,因此而得名。


笨重的企鹅服、低温、茫茫雪原反射的格外刺眼的阳光,在这样的条件下采集岩石标本,是个眼光、力气、胆量缺一不可的活计。

金色耳环ESHVI

白色V领外套、白色长裤均为 TAORAY WANG

黑色高跟鞋 GEOX

“主要靠地质锤敲,要找到新鲜露头的地方,岩石形状要有棱有角的最好,这样才好敲。”在雪原上,几米高的小山包爬起来都有着异乎寻常的难度,雪下是湿滑的碎石,上上下下,举步维艰。但唐立梅觉得机会太难得,所以“贪心”地想把所有样品都采到,同去的两名男队员,到了下午,有一名已经累得走不动了。“我们就把他安排在山脚下,先看着已经采到的几十公斤样品,然后我和另一名男队员接着爬山,饿了就吃两个蛋黄派,喝点水。”


一路爬,一路采,直到晚上8点多,夜晚温度开始急剧下降,她才带队返回事先约定的集合地点——绿色的苹果屋(南极国际避难所),搭乘直升机返回大本营。


2017年11月8日,执行第34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的雪龙号从上海出发,约2周后穿越赤道,然后经新西兰前往南极中山站。这次科考为唐立梅又增加了一个新记录:中国第一位兼具大洋深潜和极地科考两项经历的女科学家。


2018年4月21日,雪龙号完成任务顺利返航,唐立梅也满载而归,采集样品按规定入库,在接下来的实验室研究中,这些样本将被一片片打磨、研究,从而一一揭开南极难言岛的岩石成因、构造演化等的神秘面目。

 

蛟龙号上令人难忘的6分钟


蛟龙号科考是公众认识唐立梅的契机,在中国大洋科考史上,她是首位随“蛟龙号”下潜大洋的女科学家,下潜深度为2774米。


“蛟龙号当时前往的西太平洋,恰好是我的研究区域,所以比较顺理成章地就去了。这个深度在蛟龙号上不算特别 ,我们下潜到哪里是根据科学需求来的。像在马里亚纳海沟,下潜到了7062米。我采样的地区是海山区,通俗地说就是海底山脉的斜坡区。”


提前三天接到下潜通知,唐立梅兴奋之余认真地准备着,根据之前下潜的记录,她发现一直没有采集到新鲜玄武岩,这就成为她的重点任务之一。“我们一组三个人,傅文涛是主驾驶员,然后我和叶聪分居左右观察窗,一路前行,按事先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但是一直没有发现玄武岩。”


深潜器里空间有限,一个小小的观察窗很难满足全视角,再加上幽暗的深海环境,是否能寻找到特定的样本,唐立梅心里也没底,科学研究有时候也需要幸运女神的加持。


船上的指令来了,通知深潜器3点半开始上浮,3点24分的时候,一个新鲜的岩层断面终于出现在唐立梅视野里。目测观察,断面很坚硬,唐立梅果断决定——抓取!在主驾驶的操作下,岩石样本顺利采到,根据判断基本可以确定是玄武岩。


金色耳环ESHVI

白色V领外套、白色长裤均为 TAORAY WANG


那天是2013年9月7日,快五年过去了,唐立梅仍然记得那一刻的满足。


从蛟龙号带回来的资料进入中国大洋样品馆统一管理,国内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都可以申请领用。唐立梅的几项研究都已经完成,有一些成果已经发表出来。“比如西太平洋一些海山的形成年代,通过岩石标本已经测得。”


蛟龙号并不是唐立梅首次出海,2012年春天,她已随队在西北印度洋和北大西洋进行了约3个多月的科考,从蛟龙号到雪龙号,唐立梅有一个小小的苦恼——每次都会重新晕船。“我每次出去都会晕船,去南极这次尤为严重,因为我们要穿过魔鬼西风带。”所谓魔鬼西风带是在南纬45度~60度附近因常年受西风气旋影响,而形成的一段气候恶劣的风浪区域。“用重物固定好的行李箱,在房间里滑来滑去,脸盆从盆架上哗啦一下就掉下来了,书也从桌子上摔下来。你坐过海盗船吧?就是那个感受。”


在游乐园坐海盗船,尖叫一会儿就可以落地了。唐立梅这个“海盗船”足足坐了一星期,全靠意志力对抗 。“我们的首席科学家跟我们说,不管怎么吐怎么晕,都得一直坚持着,因为第一次如果认输倒下,后面就再也站不起来了。”雪龙号返程时,唐立梅给1岁多的女儿带回了礼物,是在新西兰买的奶粉和小海豹玩偶。“没有石头,南极除了科考标本,其他的岩石是不可以捡的。”


刚回到家时,上厕所的时候女儿都要守在门口,生怕妈妈再离开。直到两个多月后,她才接受“妈妈今天只是去上班,晚上就会回来”这个事实。

 

透过岩石看地球


科学家的研究工作总是透着种神秘感,而像唐立梅这样做地质研究的,更是令普通人难以想象她在实验室的画风。


 “最基本的工作是把岩石样本的一部分磨成很薄的一片,我们叫它薄片,然后在显微镜下观察结构,构造和矿物组成,这是基础工作。然后进行单矿物的电子探针测试,最后的环节是把岩石破碎研磨成粉末、溶解,在复杂的仪器上做实验,这样可以分析出它所含有的主要元素、微量元素,根据这些元素的组成特征,我们可以获得深部地幔的信息。”简单地说,就是把坚硬的岩石掰开揉碎,从一片小小的样本去溯源地球的形成,窥探这个星球的奥秘所在。


大量的实验室工作只是获得数据,对于科研来说,这只是起步的基础工作。阅读大量的专业论文,参加很多的学术交流,听报告,看文献,处理实验数据,写论文,这都是研究工作的内容,以及最伤脑筋的课题申请:“申请课题其实看的是你的Idea,你要有很创新的想法,突破的科研成果,这个课题才能得到支持,这是很难的。”

金色单只耳环 GIADA

暗红色披肩连衣裙  GIADA

艰苦,枯燥,还有不匹配工作量的低收入。唐立梅毫不讳言年轻科学家的现实生活,但这是她毫不动摇的选择。“因为我们可以去到全球,从太平洋到印度洋,从南极到北极,探索很多的未知,这是不能抵抗的魅力。”


唐立梅讲了一个小故事。“刚到南极的时候,冰上有两只企鹅,特别干净可爱,从水里跃出来,落到冰上,然后匍匐前进,那个样子很可爱。后来,我们去帮助新西兰修复他们的科考遗迹斯科特小屋,在阿黛尔角,那里是阿德利企鹅的聚集地,几千万只叽叽喳喳的,地上还随处可见企鹅的尸体和粪便,我的好感全没有了!”


读小学的时候,和所有小朋友一样,唐立梅就有一个“我将来要成为科学家”的梦想,从小学开始就想读博士了。而下面这段经历听起来带着点逆袭的传奇感——虽然她的理想学校一直是浙大,但高考时候由于过于紧张,唐立梅只考进了一所很普通的二本院校,大四时报考浙大心理学专业,由于跨专业,专业课没有过,就工作了一年,之后辞职考研。最后调剂去了昆明理工大学,读地质工程。”读硕士期间,唐立梅终于考进浙江大学,并且提前一年硕士毕业,到浙大攻读地质学博士,一路曲曲折折,终于到了浙大,到了自己认为应该在的地方。


毕业之后进入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工作。如此一位不走寻常路的科学家, 在2018年夏天,受邀在浙大研究生毕业生典礼上发言,给年轻的学弟学妹们分享心得,最强调的品质就是“自律和执行力”。


 “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就坚持把它做好。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就把当下的事情做好,真正付出了,做好了,它同样会带给你成就感。要永不言弃,坚持自己想要坚持的。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前进的脚步永不停歇。”

 

本文原载于《时尚芭莎》9月上 芭莎式女人

编辑/文冀 

文/厨花君 

摄影/张弘凯 

化妆、发型/李晨逸 

服装造型/范雨阳 

编辑助理/李颖 

场地/时尚联盟摄影棚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