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娱乐 > 娱乐新闻 > 刘雯第九年登Met Gala又赢了吗?布莱克的裙子耗时600多小时长什么样?

刘雯第九年登Met Gala又赢了吗?布莱克的裙子耗时600多小时长什么样?

时间:2018-05-08 17:09 来源:时尚芭莎

美国时间5月7日19点(北京时间5月8日7点),从去年就开始千呼万唤的第70届Met Gala终于使出来了,虽然以“天体秀:时尚与天主教的想象”为主题的Met Gala从一开始就饱受争议,但大家都相信这将会是礼服最为华丽的一次。Well,事实上是否填饱了全世界的期待呢,跟芭姐一睹2018时尚界奥斯卡的真容吧...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夜的最佳镜头全是你们的

Amal Clooney绝对是本届最受关注的重要人物之一,此前她只参加过一次Met Gala,而第二次亮相就是以联合主席的身份,可以说是被时尚界宠溺的女子没错了。

Amal Clooney 和George Clooney

今天她和丈夫是第一个到达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明星,一身Richard Quinn花朵礼服的Clooney内搭紫色裤装,锡纸银的抹胸上衣令光芒低调却并不收敛。Richard Quinn就是那位让英国女王屈驾看秀的新秀设计师,他现在专为好莱坞精英造型。

Amal Clooney in Richard Quinn

同样担任联合主席的Rihanna 身穿Maison Margiela 是对“Heavenly Bodies”最重量级的诠释了,镶嵌满珠宝的奶油白礼服尽显天主教法衣的宏美。

Rihanna in Maison Margiela 


Rihanna 头顶镶满珠宝的白色帽子,设计干来源于天主教的主角冠冕,其韵十足!

Rihanna

另一位联合主席Donatella Versace自不必多说,她是Met Gala的常客,作为赞助商Versace用同名品牌的垫肩刺绣短裙配以塔夫绸的“围裙”,标志性的腰带和长靴淋漓尽致地挥洒其擅长的巴洛克风。

Donatella Versace in Versace

连踏八年 Met Gala 红毯的天使刘雯又被邀请参加赴会了,并在出发前试衣。

刘雯

刘雯 in CHANEL臻品珠宝Lion Vénitien18K金镶钻耳环

臻品珠宝Pluie de Camélia18K金镶钻及珍珠戒指

高级珠宝Camélia系列白18K金镶钻戒指

高级珠宝Plume de CHANEL系列白18K金镶钻及珍珠戒指,


设计师 Michael 先生特别为超模刘雯量身定制Met Gala 红色抹胸刺绣礼服搭配蝴蝶结细腰带金色手包与礼服刺绣相映衬身后一席红色裙摆格外迷人。

刘雯 in Michael kors

刘雯2010年-2017年 Met Gala 红毯合集

时隔四年,Tory Burch再度携手国际超模孙菲菲一同出席2018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

孙菲菲


这是Tory Burch和孙菲菲二度合作Met Gala的战袍

孙菲菲

红毯上孙菲菲身穿一袭定制黑色尚蒂伊(Chantilly)蕾丝及真丝欧根纱拼接礼服长裙现身。裙背深V勾勒出性感线条优雅蕾丝衬托曼妙身姿举手投足间尽显大气优雅。

孙菲菲 in Tory Burch

身着一袭Prabal Gurung粉色长裙,裙尾拖地,出席 MET GALA 长坠耳环拉长颈部线条,镂空设计别具一格,整体的粉色显得少女十足。

奚梦瑶 in Prabal Gurung


Blake Lively在四月份的时候就曾在ins上说裙子制作已经超过600个小时还没有完成(这比杨幂2017 Met Gala制作了500个小时的礼服耗时还要长),今天一睹芳容的芭姐果然没有失望。遍布全身的玫瑰茎刺绣酒红色长裙与香槟色相撞衬托腰线一身优雅呼之欲出。

Blake Lively in Versace


Bella Hadid 身穿 Chrome Hearts 黑色套装,漆皮抹胸搭上轮廓型皮外套和双手的黑皮手套相称,下装套上黑色丝裙,颈部搭上金色十字项链,整体看起来霸气十足,收揽全场聚光灯!

Bella Hadid


Bella Hadid in Chrome Hearts

Madonna 头戴十字架头饰搭配黑色渔网面纱,身穿黑色蕾丝长裙,上衣中缝镂空,手持黑色玫瑰,看起来天主教味十足,别具一格。

Madonna


Katy Perry 身穿紧身 mini 短裙下套金色长靴,背部贴合夸张的天使翅膀,转身一副金发天使宝贝视感。

Katy Perry

Katy Perry

说到羽毛,Evan Rachel Wood 身穿一袭金色羽毛长裙,V 领尽显颈部线条纤长。

Evan Rachel Wood


Kate Bosworth 身穿 Oscar de la Renta 白色纱裙上洒满钵金,轻薄的头纱边缘镶嵌着白色珍珠,脚踩细高跟,尽显华丽的天主视感。

Kate Bosworth in Oscar de la Renta

Sarah Paulson 身穿一袭白金镶嵌长裙,脖子上紧系拉夫领,还原维多利亚时期的天主教风。

Sarah Paulson

Alessandro Michele, Lana Del Rey 和 Jared Leto 身穿 Gucci 套装,发饰夸张,仿佛走入天主教壁画之中。

Alessandro Michele, Lana Del Rey and Jared Leto in Gucci

Cardi B 身穿 Moschino 套装,镶嵌珠宝的头饰和拼贴式的长裙,还有副加两侧乳白色的披风,整体看上去神韵十足!

Cardi B in Moschino


Olivia Munn 头戴渔网头饰,穿着 H&M 轻薄的金色贴身长裙,隐约的透视尽显曼妙身材。

Olivia Munn in H&M


Priyanka Chopra 的这身 Ralph Lauren 定制礼裙配搭包头的金色水晶头饰夹带着印度风情,酒红色的丝绒加上后摆的百褶细节彰显高雅气质。

Priyanka Chopra in Ralph Lauren

“Heavenly Bodies”式花冠

Anne Hathaway 身着一袭 Valentino 红裙赴会 ,胸前的小开衩和背部镂空显露腰身。

Anne Hathaway in Valentino

头饰的灵感来源于圣母玛丽亚的光环,与整套着装契合紧密。

Anne Hathaway

Kate Bosworth 身穿 Givenchy 2018春夏高定,头戴 Cartier 发饰,全身的黑白的设计恍惚有一丝丝修女的气韵。

Kate Boswort in Givenchy

Rosie Huntington-Whiteley 身着Ralph Lauren定制礼裙超过300000颗水晶镶嵌在礼服上轻盈梦幻尽显曼妙线条。

Rosie Huntington-Whiteley in Ralph Lauren

Diane Kruger 面部围绕白色天主教风玫瑰茎面纱,和蓝色连身短裙上的玫瑰茎相印称。双臂上的气泡袖显得臂膀纤细。整体尽显韵味。

Diane Kruger

Amber Heard 身穿 Carolina Herrera 红色高领贴身长裙,裙角拖地,头戴圣母玛丽亚头冠,仙气十足。

Amber Heard in Carolina Herrera

Jill Kargman 头戴黑色圣母玛利亚光环,身穿镶嵌着珠宝的蝴蝶结黑白长裙,肩臂上的黑色披风垂落在地,天主教风味尽存。

Jill Kargman

Rita Ora 身穿黑色一字领碎花长裙,尽显天鹅颈,头顶黑色花冠,气场十足。

Rita Ora

Lynda Carter 身穿墨绿套装,头戴金色皇冠及金色首饰,与墨绿色的衣服相互印称。

Lynda Carter

Mindy Kaling 身穿 Vassilis Zoulias 白色长裙,手戴深蓝色首套,头顶蓝宝石头冠,神似女王。

Mindy Kaling

Lewis Hamilton 身穿 Tommy Hilfiger 玫瑰茎花纹白色套装,披风上吊挂天主教金色十字架,脚踩金色皮鞋,看起来别有天主韵味。

Lewis Hamilton wearing Tommy Hilfiger. 

Rooney Mara的修道服领非常“虔诚”,孑然一身的线条几乎能让人想安静下来,没有过度雕琢的刺绣或珠宝,如雨滴坠落又像是流星扫尾。

Rooney Mara

Andreea Diaconu看似太过于低调,却气场却相当符合主题。全身被黑色鳞片包裹闪耀光洁,一枚十字架项链契合本次主题,配以一丝不苟的发型令人不可触犯。

Andreea Diaconu

题是什么?我只是负责来随便美一美的!

题会做错,但是美就怎么都不会有大过。比如Kendall裹纱的裤装,缠云绕雾般地干净。

Kendall in Off-White

KK和Kendall可以凑一对高级版的“黑白无常”,过肩的一字领和腰部的几何切割利落得毫不留情。

Karlie Kloss in Brandon Maxwell

石头姐嘛就不太按常理出牌了,比起往年的大裙纸,这身剪裁立体的军装礼裙还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

Emma Stone in Louis Vuitton

割麦子这次的妆容让芭姐有点难以下咽,裙子倒是冒着仙气顺便也很适合度假。

Selena Gomez in Coach


Gomez还放出了一张裙摆铺开的样子,美到让人晕眩。

Amanda Seyfried 的单肩褶皱裙卷着海风的味道,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去赶场戛纳电影节。

Amanda Seyfried in Prada

上一次Met Gala的“优等生”这次却没有刻意去抓题,套上Valentino的花瓣裙一个劲地少女起来。

Bee Shaffer in Valentino

让芭姐非常意外的是Miley Cyrus,竟然低调得如此清淡,开到肚脐的挂脖深V几乎没有半丝点缀。

Miley Cyrus

Dakota Fanning,嗯,海之女的风格深入骨髓,戛纳电影节等着你。

Dakota Fanning

Brooke Shields 一套抹胸宝蓝色礼裙,佩戴上闪亮的珠宝,尽显天鹅颈,但还是没有把天主教的韵味融入其中呀。

Brooke Shields

吉娘娘穿上最爱的丝绸,让绝美的身躯展露无遗,可能她想表达的就是本人就是“天赐之体”本体了。

Gisele Bündchen


Shawn Mendes 和 Hailey Baldwin 看起来像是参加酒会一般, Hailey Baldwin一袭白色长裙,腿部高开衩,尽显大长腿。

Shawn Mendes and Hailey Baldwin

Uma Thurman 穿着 Gabriela Hearst 的一字领白色长裙,看起来温柔典雅,可还是却少一些点睛之笔。

Uma Thurman 

力过猛,看得出你们真的很拼了

每年总有几位会使出全身解数吸引目光, Frances McDormand选择了Valentino最新一季的高定礼服,美轮美奂是有了,但里面配黄色是几个意思?和天主教到底有几毛钱关系呢?

Nicki Minaj 也“不负众望”地遵循一如既往的规则,头饰可以说很哈利路亚了,但这一袭渐变的红色长裙让她看起来像是待醒的红酒瓶。

Nicki Minaj

Janelle Monae的大片即视感可以说让芭姐非常难忘了,不过您从哪个教来请回哪个教去吧。

Janelle Monae in Marc Jacobs

Charles Sykes的彩虹斗篷披肩,恕芭姐一言难尽。

Charles Sykes

而Jasmine Sanders和Solange Knowles是不是记错了年份,这更像是去年“川久保玲”的主题才对吧?

Jasmine Sanders in H&M 

Solange Knowles in Iris van Herpe

“各位对天主教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不是说这些长裙有多不好,而是小姐姐们的阅读理解能力堪忧呀。选择的礼服稍显中庸,更关键的是和主题毫无关联。

Ruby Rose 

从颜色的渲染上看,裙子还是很仙的,但是注意,请点题!

Doutzen Kroes in Sies Marjan

这条裙子可以穿去参加任何的晚会,没有任何看点和新意。

Kesha Ward and Chainz

还有一些嘉宾选择在天主教元素的头饰上扳回一城,可惜并没有为造型加分,反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Joan Smalls

可能是裙撑过于蓬松的关系,头饰体积也大,从平面看整个人都好圆润。

SZA in Versace

还有一些嘉宾在选择服装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自己的身材,所以臃肿的感觉反而更明显。

Corey Gamble and Kris Jenner

或许是取材于中世纪士兵盔甲的制服,这条短裙皮质锃亮,凌冽感十足。但是上身效果实在太显胖了,高领的设计更是不讨喜。

Shailene Woodley


小姐姐身材是很好的,但是在这里好像too much,裙子也没有彰显出任何宗教元素。

Ashley Graham

这条应该不是裙子吧,好像只是一块布加两个蝴蝶结而已。为她捏一把汗,要怎么在这么多相机洗礼下保护自己,是个谜……

Zoë Kravitz in Saint Laurent

嗯,你们懂得,piercing有时候是很好看,但在这里,眉毛部分的设计已经是重点了,结果,鼻钉,耳钉,白色染发……芭姐已经不知道应该看哪里。

Cynthia Erivo

2018年美国大都会天主教的时尚幻想!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Met Gala的主题是:天堂赋形:时尚与天主印象。由于只涉及到了一个宗教,在美国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但是馆长Andrew Bolton本人却说这是他深思熟虑过后的决定。过去的五年里,Bolton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更好地向大众展示他对宗教和时尚的研究。一开始,除了天主教,他也准备加入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和犹太教的服饰元素,但考虑到对于一场秀来说,横跨不同宗教类别,宽度过广,最终才确定聚焦在了天主教上。当然,这也避免了名人们可能会错误挪用一些敏感服饰的情况的发生。

并且从五月十日开始,大都会博物馆还会揭幕同主题的艺术展览。为了同时呼应天主教和时尚两个主题,这次展览除了展示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的四十件珍品之外,还会同时融入各大时装品牌经典的巴洛克风格礼服。

迪奥的这件礼服初次登场是在2000年秋季伸展台上,设计师为了探索物神崇拜,设计了这件以天主教祭司为原型的礼服。

Christian Lacroix可以说是将宗教元素应用于时装设计的先驱。在2009年,秋冬高定秀中,神圣感和仪式感更是得到了进一步延伸。

博物馆馆长在提到Jean Paul Gaultier这件礼服时,认为这是在用极简主义表达天主教修道院的印记。

而这件Thom Browne礼服,白似雪,滑似稠,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宗教痕迹,却能静静地融入教堂气氛,无声地向主倾诉。

这些年大师们为天主教做过的“天衣”!

其实,T台上对于天主教的诠释由来已久。早在1988年, Christian Lacroix就承认自己的灵感来源于教堂十字架和染色玻璃的印纹。

Christian Lacroix 1988 秋冬

随后,在1996年,设计师直接把Alxendar McQueen的伸展台设在了伦敦的一个教堂里,并且运用了黑丝蕾丝面纱和耶稣十字架受难面具。

Alxendar McQueen 1996 秋冬

1997年7月, 就在Gianni Versace去世的前一周,范思哲的高定大秀上将十字架元素发挥到了极致。

Versace 1997 秋冬

2007年,Jean Paul Gaultie将每一个模特都装扮成天主教堂里失落的雕塑,大胆用于教堂中彩色玻璃印花的短裙引人注目。

Jean Paul Gaultie 2007 春夏

而Chanel对这一主题的解释多在于细节,玫瑰茎衣服缠绕于身,致敬天主印记。

Chanel 2009 秋冬

到了2012年,范思哲在新设计师的带领下重新诠释天主教十字架元素,更被看作是对1997年Gianni Versace最后的系列的延续。

Versace 2012 秋冬

Thom Browne在2014年秋冬的设计则彰显着教堂里最尖锐的一对矛盾:宗教管理中,人性地流淌与体制地束缚。默默怜悯不为人知的少数人,所以黯淡;时刻自我满足精神的世界,所以绚烂。从服饰与发型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出或许就是禁锢与自由的碰撞。

Thom Browne 2014 秋冬

2017年,Valentino的设计师在仔细研究红衣主教和修女的画像后,设计了这款与祭司的长袍相似的披风。

Valentino 2017 秋冬

天主教元素在Gucci的运用,总是悄无声息的。裙沿的印花,小猫头部后方的光圈,你有没有注意到!

Gucci 2017 Cruise

最后,Dolce & Gabbana几乎在每一场秀都会肆无忌惮地华丽和复古。天主教元素更是渗透在每一款衣服里。

Dolce & Gabbana 2018 秋冬


责编/Ankey

文字协助/小铜、思仪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